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莎士比亞全集 《暴風雨》    P 8

作者:莎士比亞
頁數:8 / 30
類別:文學

 

腓迪南:天啊!她說著和我同樣的言語!唉!要是我在我的本國,在說這種言語的人們中間,我要算是最尊貴的人。
普洛斯彼羅:什麼!最尊貴的?假如給那不勒斯的國王聽見了,他將怎麼說呢?請問你將成為何等樣的人?

腓迪南:我是一個孤獨的人,如同你現在所看見的,但聽你說起那不勒斯,我感到驚異。我的話,那不勒斯的國王已經聽見了;就因為給他聽見了,①我才要哭;因為我正是那不勒斯的國王,親眼看見我的父親隨船覆溺;我的眼淚到現在還不曾幹過。
米蘭達:唉,可憐!
腓迪南:是的,溺死的還有他的一切大臣,其中有兩人是米蘭的公爵和他的卓越的兒子。
普洛斯彼羅:(旁白)假如現在是適當的時機,米蘭的公爵和他的更卓越的女兒就可以把你駁倒了,才第一次見面他們便已在眉目傳情了。可愛的愛麗兒!為著這我要使你自由。(向腓迪南)且慢,老兄,我覺得你有些轉錯了念頭!我有話跟你說。
米蘭達:(旁白)為什麼我的父親說得這樣暴戾?這是我一生中所見到的第三個人;而且是第一個我為他嘆息的人。但願憐憫激動我父親的心,使他也和我抱同樣的感覺才好!
腓迪南:(旁白)啊!假如你是個還沒有愛上別人的閨女,我願意立你做那不勒斯的王後。
普洛斯彼羅:且慢,老兄,有話跟你講。(旁自)他們已經彼此情絲互縛了,但是這樣順利的事兒我需要給他們一點障礙,因為恐怕太不費力的獲得會使人看不起他的追求的對象。(向腓迪南)一句話,我命令你用心聽好。你在這裡僭竊著不屬於你的名號,到這島上來做密探,想要從我——這海島的主人——手裡盜取海島,是不是?
腓迪南:憑著堂堂男子的名義,我否認。

①「那不勒斯的國王已經聽見了」、「給他聽見了」都是腓迪南指自己而言,
意即我聽見了自己的話。腓迪南以為父親已死,故以「那不勒斯的國王」
自稱。
米蘭達:這樣一座殿堂墾是不會容留邪惡的;要是邪惡的精
神佔有這麼美好的一所宅屋,善良的美德也必定會努力
住進去的。
普洛斯彼羅:(向腓迪南)跟我來。(向米蘭達)不許幫他說話;他是 個奸細。(向腓迪南)來,我要把你的頭頸和腳枷鎖在廣起; 給你喝海水,把淡水河中的貝蛤、乾枯的樹根和橡果的皮 殻給你做食物。跟我來。
腓迪南:不,我要抗拒這樣的待遇,除非我的敵人有更大的威力。(拔劍,但為魔法所制不能動。)
米蘭達:親愛的父親啊!不要太折磨他,因為他很和藹,並不可怕。
普洛斯彼羅:什麼!小孩子倒管教起老人家來了不成?——放下你的劍,奸細!你只會裝腔作勢,但是不敢動手,因為你的良心中充滿了罪惡。來,不要再裝出那副鬥劍的架式了,因為我能用這根杖的力量叫你的武器落地。
米蘭達:我請求你,父親!
普洛斯彼羅:走開,不要拉住我的衣服!
米蘭達:父親,發發慈悲吧!我願意做他的保人。
普洛斯彼羅:不許說話!再多嘴,我不恨你也要罵你了。什麼!幫一個騙子說話嗎?噓!你以為世上沒有和他一樣的人,因為你除了他和凱列班之外不曾見過別的人;傻丫頭!和大部分人比較起來,他不過是個凱列班,他們都是天使哩!
米蘭達:真是這樣的話,我的愛情的願望是極其卑微的;我並不想看見一個更美好的人。
普洛斯彼羅:(腓迪南)來,來,服從吧;你已經軟弱得完全像一個小孩子一樣,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