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莎士比亞全集 《暴風雨》    P 9


作者:莎士比亞
頁數:9 / 30
類別:文學

 

莎士比亞全集 《暴風雨》

作者:莎士比亞
第9,共30。
腓迫南:正是這樣,我的精神好像在夢裡似的,全然被束縛住了。我的父親的死亡、我自己所感覺到的軟弱無力、我的一切朋友們的喪失,以及這個將我屈服的人對我的恫嚇,對於我全然不算什麼,只要我能在我的囚牢中每天一次看見這位女郎。這地球的每個角落讓自由的人們去受用吧,我在這樣一個牢獄中已經覺得很寬廣的了。
普洛斯彼羅:(旁白)事情進行得很順利。(向腓迪南)走來!——你乾得很好,好愛麗兒!向腓迪南跟我來!(向愛麗兒)聽我吩咐你此外應該做的工作。
米蘭達:寬心吧,先生!我父親的性格不像他的說話那樣壞,他向來不是這樣的。
普洛斯彼羅:你將像山上的風一樣自由,但你必須先執行我所吩咐你的一切。

愛麗兒:一個字都不會弄錯。
普洛斯彼羅:(向腓迪南)來,跟著我。(向米蘭達)不要為他說情。
(同下。)
第二幕
第一場 島上的另一處
阿隆佐、西巴斯辛、安東尼奧、貢柴羅、阿德里安、弗蘭西斯科及餘人等上。
貢柴羅:大王,請不要悲傷了吧!您跟我們大家都有應該高興的理由;因為把我們的脫險和我們的損失較量起來,我們是十分幸運的。我們所逢的不幸是極平常的事,每天都有一些航海者的妻子、商船的主人和託運貨物的商人,遭到和我們同樣的逆運,但是像我們這次安然無恙的奇蹟,卻是一百萬個人中間也難得有一個人碰到過的。所以,陛下,情您平心靜氣地把我們的一悲一喜稱量一下吧。
阿隆佐:請你不要講話。
西巴斯辛:他厭棄安慰好你厭棄一碗冷粥一樣。
安東尼奧:可是那位善心的人卻不肯就此甘休。
西巴斯辛:瞧吧,他在旋轉著他那嘴巴子裡的發條,不久他那 口鐘又要敲起來啦。
貢柴羅:大王——
西巴斯辛:鐘鳴一下:數好。
貢柴羅:人如果把每一種臨到他身上的憂愁都容納進他的心裡,那他可就大大的——
西巴斯辛:大大的有賞。

貢柴羅:大大的把身子傷了;可不,你講的比你想的更有道理些。
西巴斯辛:想不到你一介面,我的話也就聰明起來了。
貢柴羅:所以,大王——
安東尼奧:咄!他多麼浪費他的唇舌!
阿隆佐:請你把你的言語節省點兒吧。
貢柴羅:好,我已經說完了;不過——
西巴斯辛:他還要講下去。
安東尼奧:我們來打賭一下,他跟阿德里安兩個人,這回誰先 開口?
西巴斯辛:那只老公鷄。
安東尼奧:我說是那只小鷄兒。
西巴斯辛:好,賭些什麼?
安東尼奧:輸者大笑三聲。
西巴斯辛:算數。
阿德里安:雖然這島上似乎很荒涼——
西巴斯辛:哈!哈!哈!你贏了。
阿德里安:不能居住,而且差不多無路可通——
西巴斯辛:然而——
阿德里安:然而——
安東尼奧:這兩個字是他缺少不了的得意之筆。
阿德里安:然而氣候一定是很美好、很溫和、很可愛的。
安東尼奧:氣候是一個可愛的姑娘。
西巴斯辛:而且很溫和哩,照他那樣文質彬彬的說法。
阿德里安:吹氣如蘭的香風飄拂到我們的臉上。
西巴斯辛:彷彿風也有呼吸器官,而且還是腐爛的呼吸器官。
安東尼奧:或者說彷彿沼澤地會散髮出香氣,熏得風都變香 了。
貢柴羅:這裡具有一切對人生有益的條件。
安東尼奧:不錯,除了生活的必需品之外。
西巴斯辛:那簡直是沒有,或者非常之少。
貢柴羅:草兒望上去多麼茂盛而蓬勃!多麼青蔥!
安東尼奧:地面實在只是一片黃土色。
西巴斯辛:加上一點點的綠。
安東尼奧:他的話說得不算十分錯。
西巴斯辛:錯是不算十分錯,只不過完全不對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