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莎士比亞全集 《暴風雨》    P 10

作者:莎士比亞
頁數:10 / 30
類別:文學

 

貢柴羅:但最奇怪的是,那簡直叫人不敢相信——
西巴斯辛:無論是誰誇張起來總是這麼說。

貢柴羅:我們的衣服在水裡浸過之後,卻是照舊乾淨而有光彩;不但不因鹹水而褪色,反而像是新染過的一樣。
安東尼奧:假如他有一隻衣袋會說話,它會不會說他撒謊呢?
西巴斯辛:嗯,但也許會很不老實地把他的謡言包得好好的。
貢柴羅:克拉莉貝爾公主跟突尼斯王大婚的時候,我們在非洲第一次穿上這身衣服;我覺得它們現在正就和那時一樣新。
西巴斯辛:那真是一樁美滿的婚姻,我們的歸航也順利得很 呢。
阿德里安:突尼斯從來沒有娶過這樣一位絶世的王後。
貢柴羅:自從狄多寡婦①之後,他們的確不曾有過這樣一位王後。
安東尼奧:寡婦!該死!怎樣攙進一個寡婦來了呢?狄多寡 婦,嘿!
西巴斯辛:也許他還要說出鰥夫埃涅阿斯來了呢。大王,您 能夠容忍他這樣胡說八道嗎?
阿德里安:你說狄多寡婦嗎?照我考查起來,她是迦太基的。 不是突尼斯的。
貢柴羅:這個突尼斯,足下,就是迦太基。
阿德里安:迦太基?

貢柴羅:確實告訴你,它便是迦太基。
安東尼奧:他的說話簡直比神話中所說的豎琴②還神奇。
西巴斯辛:居然把城牆跟房子一起搬了地方啦。
安東尼奧:他還要行些什麼不可能的奇蹟呢?
西巴斯辛:我想他也許要想把這個島裝在口袋裏,帶國家去 賞給他的兒子,就像賞給他一隻蘋果一樣。
①狄多(Dido),古代迦太基女王,熱戀特洛亞英雄埃涅阿斯,後埃涅阿斯
乘船逃走,狄多自焚而死。
②希臘神話中安菲翁(Amphion)彈琴而築成忒拜城。
安東尼奧:再把這蘋果核種在海裡,於是又有許多島長起來 啦。
貢柴羅:呃?
安東尼奧:呃,不消多少時候。
貢柴羅:(向阿隆佐)大人,我們剛纔說的是我們現在穿著的衣服新得跟我們在突尼斯參加公主的婚禮時一樣;公主現在已經是一位王後了。
安東尼奧:而且是那裡從來不曾有過的第一位出色的王後。
西巴斯辛:除了狄多寡婦之外,我得請你記住。
安東尼奧:啊!狄多寡婦;對了,還有狄多寡婦。
貢柴羅:我的緊身衣,大人,不是跟第一天穿上去的時候一樣新嗎,我的意思是說有幾分差不多新。
安東尼奧:那「幾分」你補充得很周到。
貢柴羅:不是嗎,當我在公主大婚時穿著它的時候?
阿隆佐:你嘮嘮叨叨地把這種活塞進我的耳朵裡,把我的胃口都倒盡了。我真希望我不曾把女兒嫁到那裡!因為從那邊動身回來,我的兒子便失去了,在我的感覺中,她也同樣已經失去,因為她離意大利這麼遠,我將永遠不能再見她一面。唉,我的兒子,那不勒斯和米蘭的儲君!你葬身在哪一頭魚腹中呢?
弗蘭西斯科:大王,他也許還活著。我看見他擊著波浪,將身體聳出在水面上,不顧浪濤怎樣和他作對,他淩波而前。儘力抵禦著迎面而來的最大的巨浪;他的勇敢的頭總是探出在怒潮的上面,而把他那壯健的臂膊以有力的姿勢將自己劃近岸邊:海岸的岸腳已被浪潮侵蝕空了,那倒掛的岩頂似乎在俯向著他,要把他投救起來。我確信他是平安地到了岸上。
阿隆佐:不,不,他已經死了。
西巴斯辛:大王,您給自己帶來這一重大的損失,倒是應該感 謝您自己,因為您不把您的女兒留著賜福給歐洲人,卻寧 願把她捐棄給一個非洲人;至少她從此遠離了您的眼前, 難怪您要傷心掉淚了。
阿隆佐:請你別再說了吧。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