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莎士比亞全集 《暴風雨》    P 12


作者:莎士比亞
頁數:12 / 30
類別:文學

 

莎士比亞全集 《暴風雨》

作者:莎士比亞
第12,共30。
西巴斯辛:那麼為什麼我們的眼皮不垂下來呢?我覺得我自 己一點不想睡。
安東尼奧:我也不想睡;我的精神很興奮。他們一個一個倒 下來,好像預先約定好似的,又像受了電擊一般。可尊敬 的西巴斯辛,什麼事情也許會……?啊!什麼事情也許 會……?算了,不說了;但是我總覺得我能從你的臉上看 出你應當成為何等樣的人。時機全然於你有利;我在強 烈的想像裡似乎看見一頂王冠降到你的頭上了。
西巴斯辛:什麼!你是醒著還是睡著?
安東尼奧:你聽不見我說話嗎?

西巴斯辛:我聽見的;但那一定是你睡夢中說出來的囈語。 你在說些什麼?這是一種奇怪的睡狀,一面睡著,一面 卻睜大了眼睛,站立著,講著話,行動著,然而卻睡得這 樣熟。
安東尼奧:尊貴的西巴斯辛,你徒然讓你的幸運睡去,竟或是 讓它死去;你雖然醒著,卻閉上了眼睛。
西巴斯辛:你清清楚楚在打鼾;你的鼾聲裡卻蘊藏著意義。
安東尼奧:我在一本正經他說話,你不要以為我限平常一樣。 你要是願意聽我的話,也必須一本正經,聽了我的話之 後,你的尊榮將要增加三倍。

西巴斯辛:嘔,你知道我是心如止水。
安東尼奧:我可以教你怎樣讓止水激漲起來。
西巴斯辛:你試試看吧!但習慣的惰性只會教我退落下去。
安東尼奧:啊,但願你知道你心中也在轉這念頭,雖然你表面 上這樣拿這件事取笑!越是排斥這思想,這思想越是牢 固在你的心裡。向後退的人,為了他們自己的膽小和因 循,總是出不出頭來。
西巴斯辛:請你說下去吧,瞧你的眼睛和麵頰的神氣,好像心 中藏著什麼活,而且像是產婦難產似的,很吃力地要把它 說出來。
安東尼奧:我要說的是,大人:我們那位記性不好的大爺—— 這個人要是去世之後,別人也會把他淡然忘卻的——他 雖然已經把王上勸說得幾乎使他相信他的兒子還活 著——因為這個人唯一的本領就是向人家嘮叨勸 說,——但王子不曾死這一口事是絶對不可能的,正像在 這裡睡著的人不會遊泳一樣。
西巴斯辛:我對於他不曾溺死這一句話是不抱一點希望的。
安東尼奧:哎,不要說什麼不抱希望啦,你自己的希望大著 呢!從那方面說是沒有希望,反過來說卻正是最大不過 的希望、野心所能企及而無可再進的極點。你同意不同 意我說:腓迪南已經溺死了?
西巴斯辛:他一定已經送命了。
安東尼奧:那麼告訴我,除了他,應該輪到誰承繼那不勒斯的 王位?
西巴斯辛:克拉莉貝爾。
安東尼奧:她是突尼斯的王後;她住的地區那麼遙遠,一個人 趕一輩子路,可還差五六十里才到得了她的家;她和那不 勒斯沒有通信的可能:月亮裡的使者是太慢了,除非叫太 陽給她捎信,那麼直到新生嬰孩柔滑的臉上長滿鬍鬚的 時候也許可以送到。我們從她的地方出發而遭到了海浪 的吞噬,一部分人幸得生全,這是命中注定的,因為他們 將有所作為,以往的一切都只是個開場的引子,以後的正 文該由我們來幹一番。
西巴斯辛:這是什麼話!你怎麼說的?不錯,我的哥哥的女 兒是突尼斯的王後,她也是那不勒斯的嗣君,倆地之間相 隔著好多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