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散文集》    P 11


作者:沈從文
頁數:11 / 276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散文集》

作者:沈從文
第11,共276。
但我並不照到我的心去做。頭上月亮,同一面鏡子,我從映到地下的影子上起了一個頹唐的自餒的感慨,「不必在未來,眼前的我,已是老了,不中用了,再不配接受一個人的友情了。倘若是,我真有那種力量,竟照我自私的心去辦,到他時,將更給我痛苦。這將成我一個罪孽,我曾沉溺到懺悔的深淵裡,無從自救。」於是,身雖是還留在別人身邊,心卻偷偷悄悄的逃了下來,跑到幽僻到她要找也無從找的一處去了。
Laomei, zuohen!一個春天,全在你的身上。一切光榮,一切幸福,以及字典上一堆為讚美而預備的字句,都全是為你們而有。一切藝術由你們來建設。恩惠由你們頒布給人。剩下來的憂愁苦惱,卻為我們這類男子所有了!
在藍色之廣大空間裡:
月兒半升了銀色之面孔,

超絕之「美滿」在空中擺動,
星光在毛髮上閃爍——如神話裡之表現。
——《微雨·她》

我如同啞子,無力去狂笑,痛哭,寧靜的在夢樣的花園裡勾留,且斜睇無聲長墜之流星。想起《微雨·幽怨》的前段:流星在天心走過,反射出我心中一切之幽怨。不是失望的凝結,抑攻擊之窘迫,和征戰之敗北!……心中有哀戚幽怨,他人的英雄,乃更形成我的無用。我乃留心沙上重新印下之足跡,讓它莫在記憶中為時光拭荊「我全是沉悶,靜寂,排列在空間之隙。」
朋友離我而他去,淡白的衣裙,消失到深藍暗影裡。我不能說生命是美麗抑哀戚。在淡黃色月亮下歸來,我的心塗上了月的光明。倘他日獨行曠野時,將用這永存的光明照我行路。
一九二六年八月二十一日深夜作
【註釋】
1苗語:妹子,真美呀!

游二閘

到晚來,料不到的是天氣會驟變,天空響了雷,催來了急雨。人坐在燈下,聽到院中雷聲雨聲的喧鬧,像是兩人正在那裡爭持一種兩可的意見,懷想著二閘及二閘一切,正因為有雨聲雷聲,人反而更覺寂寞了。
這時的二閘,是不是也正落著像有人在半空用瓢澆下的雨,是使人關心的事。無論雨是否落到了二閘與否,凡是日間在閘下,那些赤精了身體,鑽到水瀑下面去摸遊客擲下銅子的小孩,想來大概都全回家了。家中有著弟妹的,或者還正將著日間從水裡摸到的銅子,炫耀給那弟弟妹妹看。弟妹伸手要,但不成,這是自己的,於是,抱在做母親的手上更小的孩子哭了。於是,作母親的賞哥哥一掌,於是大的也哭起來。從這種推想下,我便依稀聽到一種急劇的短而促的孩子的哭聲,深深悔我當時的吝嗇。多擲下銅子數枚,在我不過少坐一趟車,在別人家庭,不是就可以免掉那不必起的爭端麼?也許其中還有那無父無母的孤兒,這時就正把從我們手下得來的銅子,向附近小鋪子買了燒餅在那廟門下嚼吧。也許在這些孩子當中,有著那病癱的母親,其中孩子的一個,這時就正在他母親炕前跪著呈奉那一枚銅子,領受那病人瘦手在臉部撫摩吧。也許有空手轉家去的孩子,到家時,正為父親責著,說是生來無用,搶不得一錢,挨著罵,低頭在灶邊吃窩窩頭。也許還有用這錢供家中贖當。……在各式各樣的想像下,都使我深悔不多給這些孩子一點錢。我且奇怪起我自己來,為什麼當時明明見到這些人伸手,就能毅然不理,且裝著滑稽口吻,向這些人連說「回頭見!」若這些孩子,這時還能想到遊客中的我們,對我們有所抱怨,也是自然而且應該的事情。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翰林院不只用讀的,還可以用聽的。
翰林院已優化版面配置,使聽小說更純淨。
搭配PC 版Chorme擴充功能 (文字語音朗讀助理)或手機版 朗讀APP,翰林院的內容不只可以用來閱讀,還可以用來聆聽。適度調整朗讀速度與音調,就可以享受到最美妙的聽小說的體驗。

翰林院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