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散文集》    P 13


作者:沈從文
頁數:13 / 276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散文集》

作者:沈從文
第13,共276。
走到後,一切同前年,水同兩岸的房子,全是害著病一 樣。若是單把這些破舊房子陳列在眼前,教人分不出時季。冬天這些門前也是有著那糞肥味與乾草味,小小的成群飛著的蟲子,似乎是在春夏秋三個節候裡都還存在。光身的蹲在補鍋匠的爐邊看熱鬧的小孩子,見了人來就把眼睛睜得多大,來看這些不認識的體面的來客。船夫在我們身上做起小小的夢了。趕騾人在我們身上做起夢來了。孩子們有些本來披著衣服在閘上蹲著望水的,開始脫下一切沿著那堤坎旁邊一株下垂的樹跳下水去了。因了我們來此,至少有二十個人做著發「小洋財」的好夢。這些夢,在各人臉上,在各人和藹的話語裡,在一切叫嚷空氣中,都可以看出。
在閘邊稍呆一會,於是便有個很有禮貌的孩子挨到身邊來,說有一毛錢,便可以從這三丈高的堤上下擲到水中。可我們並不需要瞧的。於是這孩子又致詞,說是把錢擲丟到水瀑下去,哥兒們能找到。也頻按照他的建議,試擲了一錢,即刻便為一個猴兒精小子把錢用口銜著了。再擲了一錢,便又見到這四個五個如同故事上所傳海和尚一樣的孩子鑽進瀑下去即刻又出來。
「先生,你把你那銀角子扔下去,呆會兒,大家就全下水了。」
全下水,總有二十個以上吧。一枚銅子有四人競爭,一 枚銀角便有二十人搶奪,從這裡我可以瞭解錢在此地的意義。

十個二十個人全下水,萬一因搶奪不已,其中一個為水所淹沒,怎麼辦?為了莫太使那大一點的狡猾的孩子得意,也頻雖身邊有錢也不擲了。但為了莫過分給那不中用的孩子失望,我故意把錢拋到較淺水中去,待到最小那一個口中也銜著一 枚銅子時,我們跳上回頭的船了。
我們還為他們帶了一些歡喜來,這是我們先前所想不到的。但是像這種天氣,能夠從城中為二閘的人帶些小小幸福來,人像是已越來越少了。因此到了那鐵橋邊遇到第二批四 個男女學生模樣的人時,我就為那些孩子高興。

「怎麼二閘這樣荒涼地方也值得人稱道?」
這疑惑,在我心上咬著,如同陶然亭一樣,我真不明白。
此時得我們的舵公給了一個詳確解釋了。
這老者,一面不忘用兩手掯著那可憐舵把——舵把用「可憐」字樣,不是我誇張,我總疑心那是別個人家廢轆轤上一段朽木頭。——他說道:「先前幾年,雖不算熱鬧,但並不荒涼,一年四季來這玩的人多著啦。」
「怎麼來?」我問,想得到這原由。「說不定這又同三官廟、鸚鵡塚一樣,因為是有著公主或郡主屬於女子一類艷聞傳說而來的。」我心想。
話匣子,先是只揭去封條,如今可為我給掀開蓋子了。除了用一些話幫助他敘述下去以外,我們用手扶著船棚架子只是靜靜聽。
從他口中我們才知道,以前運糧大船,長達十來丈。一 些生長在北方的老鄉,單為看船,也就有走到二閘一趟的需要了。那時內城既「閒人免入」,其他如戲嘗市嘗天橋又全不曾有什麼玩的地方,所以把喝茶一類北方式的雅興全部寄托到這運河最後一段的二閘,也是自然的結果。因此我們又才明白二閘賦予北京人的意義,且寓雅俗共賞的性質,比之陶然亭,單在適於新舊詩迷作詩卻大不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