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散文集》    P 27


作者:沈從文
頁數:27 / 276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散文集》

作者:沈從文
第27,共276。
青島的五月,是個希奇古怪的時節,從二月起的交換季候風忽然一息後,陽光熱力到了地面,天氣即刻暖和起來。樹林深處,有了啄木鳥的蹤跡和黃鶯的鳴聲。公園中梅花、桃花、玉蘭、郁李、棣棠、海棠和櫻花,正像約好了日子,都一齊開放了花朵。到處都聚集了些遊人,穿起初上身的稱身春服,攜帶酒食和糖果,坐在花木下邊草地上賞花取樂。就中有些從南北大都市來看櫻花作短期旅行的,從外表上一望也可明白。這些人為表示當前為自然解放後的從容和快樂,多仰臥在草地上,用手枕著頭,被天上雲影、壓枝繁花弄得發迷。口中還輕輕吹著忽哨,學林中鳴禽喚春。女人多站在草地上為孩子們照相,孩子們卻在花樹間各處亂跑。
就在這種陽春煙景中,我偶然看到一個人的一首小詩,大意說:地上一切花果都從陽光取得生命的芳馥,人在自然秩序中,也只是一種生物,還待從陽光中取得營養和教育。因此常常歡喜孤獨伶俜的,帶了幾個硬綠蘋果,帶了兩本書,向陽光較多無人注意的海邊走去。照習慣我是對準日出方向,沿海岸往東走。誇父追日我卻迎趕日頭,不擔心半道會渴死。走過了浴場,走過了炮台,走過了那個建築在海灣石堆上俄國什麼公爵的大房子……一直到太平角凸出海中那個黛色大石堆上,方不再向前進。這個地方前面已是一片碧綠大海,遠遠可看見水靈山島的灰色圓影,和海上船隻駛過時在淺紫色天末留下那一縷淡煙。我身背後是一片馬尾松林,好像一個一個翠綠掃帚,掃拂天雲。矮矮的疏疏的馬尾松下,到處有一叢叢淡藍色和黃白間雜野花在任意開放。花叢間常常可看到一對對小而伶俐麻褐色野兔,神氣天真爛漫,在那裡追逐遊戲。這地方還無一座房子,遊人稀少,本來應分算是這些小小生物的特別區,所以與陌生人互相發現時,必不免抱有三分好奇,眼珠子骨碌碌的對人望望。望了好一會,似乎從神情間看出了一點危險,或猜想到「人」是什麼,方憬然驚悟,猛回頭在草樹間奔竄。逃走時恰恰如一個毛團彈子一樣迅速,也如一個彈子那麼忽然觸著樹身而轉折,更換個方向繼續奔竄。這聰敏活潑生物,終於在綠色馬尾松和雜花間消失了。我於是好像有點抱歉,來估想它受驚以後跑回窠中的情形。它們照例是用埋在地下的引水陶筒作家的,因為裡面四通八達,合乎傳說上的三窟意義。進去以後,必擠得緊緊的,為求安全準備第二次逃奔,因為有時很可能是被一匹狗追逐,狗尚徘徊在水道口。過一會兒心定了一點,小心謹慎從水道口露出那兩個毛茸茸的小耳朵和光頭來,聽聽遠近風聲,從經驗明白「天下太平」後,方重新到草樹間來遊戲。

我坐的地方八尺以外,便是一道陡峻的懸崖,向下直插入深海中。若想自殺,只要稍稍用力向前一躍,就可墜崖而下,掉進海水裡餵魚吃。海水有時平靜不波,如一片光滑的玻璃。有時可看到兩三丈高的大浪頭,載著皺折的白帽子,直向岩石下撲撞,結果這浪頭卻變成一片銀白色的水沫,一陣帶鹹味的霧雨。我一面讓和暖陽光烘炙肩背手足,取得生命所需要的熱和力,一面卻用面前這片大海教育我,淘深我的生命。時間長,次數多,天與樹與海的形色氣味,便靜靜的溶解到了我絕對單獨的靈魂裡。我雖寂寞卻並不悲傷。因為從默會遐想中,感覺到生命智慧和力量。心臟跳躍節奏中,即儼然有形式完美韻律清新的詩歌,和調子柔軟而充滿青春紀念的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