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續資治通鑑 中    P 253


作者:畢沅
頁數:253 / 518
類別:中國古代史

 

續資治通鑑 中

作者:畢沅
第253,共518。
乙巳,軍器臨主薄沈該直秘閣、知盱眙軍,措置榷場之法。商人資百千以下者,十人為保,留其貨之半,赴泗州榷場博易,俟得北物,復易其半以往,大商悉拘之,以待北價之來。兩邊商人各處一廊,以貨呈主管官,牙人往來評議,毋得相見。每交易千錢,各收五厘息錢入官。其後又置場于光州棗陽、安豐軍花黶鎮,而金人亦于蔡、泗、唐、鄧、秦、鞏、洮州、鳳翔府置場,凡棗陽諸場,皆以盱眙為準。

丙午,增築慈寧殿。



  
庚戌,權工部尚書莫將等議大行皇后謚曰懿節。

辛亥,權禮部侍郎施垧等請立別廟于太廟之內,從之。殿室三間,其南為霝星門,不立齋舍、神廚,以地隘故也。

徽猷閣待制、提舉江州太平觀程瑀試尚書兵部侍郎。

乙卯,詔:「禮部依舊制試教官,仍先納所業經義、詩各三首,會刑寺無過,下國子監看詳,禮部覆考,然後許試,附省試院兮兩場,非取士之歲,附吏部銓院,不限人數,以文理優長為合格。」

詔資政殿學士、提舉亳州明道觀鄭億年赴行在奏事。

時簽書樞密院事何鑄等使還,宗弼因索億年及張中孚與杜充、字文虛中、張孝純、王進家屬,且送前觀文殿學士、東京留守孟庚、徽猷閣待制、前知陳州李正文、右迪功郎、前開封府推官畢良使還行在。正文,即正民也,避金主諱,改焉。

己未,言者論夔路有殺人祭鬼之事,請嚴禁之。帝謂宰執曰:「此必有大巫倡之,治巫則自止。」

辛酉,金主宴群臣于五雲樓。左丞完顏勖進酒,金主起立,宰臣曰:「至尊為臣下屢起,禮未安。」金主曰:「朕屈己待臣下,亦何害?」是日,盡醉而罷。

六月,甲子,權工部尚書莫將等言:「奉詔,令待從、台諫、禮官赴尚書集議,梓宮既還,當修奉陵寢,或稱攢宮。竊聞朝廷通使,見議陵寢地。兼據太史局稱,今歲不宜大葬。欲遵景德故事,權行修奉攢宮,以俟定議。」從之。

戊辰,御史中丞万俟禼為攢宮按行使,入內內侍省副都知宋唐卿為副使。


  

戊辰,何鑄還,金都元帥宗弼復求和尚、方山原地。會都統制吳璘圖上形勢,帝乃詔川陝宣撫副使鄭剛中見發國書計議,不得擅便分畫。

辛未,左通議大夫、提舉臨安洞霄宮王庶,責授向德軍節度副使,道州安置。

庶罷政,行至江州,聞再奪職之命,乃買田于敷淺原之上,徙家居焉。至是殿中侍御史胡汝明,論「庶寄居德安,詭占逃田,強市民宅。其譏訕朝政之語,形于詩篇,殆未可悉數。望重行竄逐,以慰一方士民之心而為萬世臣之子戒。」故有是命。

己卯,尚書省言金使明威將軍、少府少監高居安扈從皇太后一行前來,詔容州觀察使、知合門事曹勛充接伴使。初,金主既許皇太后南歸,乃遣居安及內侍二人扈從,又以禦前左副都點檢完顏宗賢、秘書監劉陶為使。宗賢,太宗子,時封沂王。

甲申,鎮西軍節度使、步軍都虞候、秦鳳路經略使、知秦州、兼行營右護軍都統制、同節制陝西諸路軍馬吳璘檢校少師,改充階、秦、岷、鳳四州經略使,仍以漢中田五十頃賜之。

秋,七月,癸巳,右諫議大夫羅汝楫言:「左奉議郎、簽書武威軍節度判官廳公事胡銓,文過飾非,益唱狂妄之說,橫議紛紛,流布遐邇,若不懲艾,殆有甚焉者矣。望陛下重行竄逐,以申邦憲。」詔銓除名,新州編管。

甲午,皇太后迴鑾,自東平登舟,由清河至楚州境上。

回鶻遣使貢于金。

丙申,直秘閣、四川轉運副使井度兼川陝宣撫司參議官,令再任。協忠大夫、郢州防禦使、秦鳳路馬步軍副總管、行營右護軍左部同統制、知鳳翔府兼管內安撫司公事、統制忠義軍楊從儀,改知鳳州。時將割和尚原,故有是命。

丁酉,祔懿節皇后神主于別廟。

金太傅宗弼乞致仕,不許,優詔答之,賜以金券,給人口牛馬各千,駝百,羊萬,仍每歲宋國進貢內給銀絹二千兩匹。

甲辰,按行使万俟禼等請卜攢宮于昭慈聖獻皇后攢宮之西北。

己酉,命有司制常行儀仗。

自南渡,儀物草創;時以皇太后且至,將躬迎于郊,諸王宮大小學教授石延慶以儀衛為請,乃命工部尚書莫將、戶部侍郎張澄與內侍邵諤、董治將等先造玉輅及黃麾仗,用二千二百六十五人,從之。

是月,金北京、廣寧府蝗。

八月,辛酉朔,金國都元帥宗弼復以書來求商州及和尚、方山原地。於是川陝宣撫副使鄭剛中,亦言和尚原自紹興四年後便系劉豫管守,不繫吳玠地分,合割還金,從之。

乙丑,靖州言盜破豐山寨,軍民死者甚眾。帝曰:「蠻夷但當綏撫,不可擾之。」乃詔湖北帥臣劉錡毋得生事。

丙寅,皇太后渡淮。時帝遣後弟平樂郡王韋淵往迓,遂扈從以歸。

端明殿學士、簽書樞密院事何鑄,依舊職提舉江州太平觀。

時御史中丞万俟禼,右諫議大夫羅汝楫,交章論鑄之罪,謂:「鑄,胥吏之子,無聞望。初以廖剛薦為台屬,與孫近、范同締交;逮近、同之敗,自是跡不遑安,乃益合黨與,傾搖國是。去春淮甸警報,日與儇薄之徒張皇敵勢,以為朝廷自當遷避。岳飛反狀敗露,鑄首董其獄,亦無一言敘陳。偶因報聘乏人,陛下置之樞庭,命之出疆,臨行,使親舊謄播,以為議獄不合,遂致遠行,廣坐語人,以脫此自幸。飛之負國,天下所同嫉,鑄長御史,乃黨惡如此,罪將安逃!」章五上;鑄亦累章求去,乃有是命。

右朝散大夫宇文師瑗直顯謨閣,右奉議郎張汲直秘閣,並主管萬壽觀,以將北行也。右宣議郎、福建路提點刑獄司幹辦公事趙恬勒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