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續資治通鑑 中    P 254


作者:畢沅
頁數:254 / 518
類別:中國古代史

 

續資治通鑑 中

作者:畢沅
第254,共518。
先是宇文虛中因王倫使還附奏:「若金人來取家屬,願以沒敵為言。」至是宗弼來索虛中家甚急,帝遣內侍許公彥往閩中迎之。恬,虛中子婿也,與其族謀,欲留師瑗一子為嗣,守臣顯謨閣直學士程邁持不可。師瑗乃使恬以海舟夜載其屬之溫陵而身赴行在,邁遣通判州事二人入海邀之,言于朝,故有是命。汲先得衢州通判,旋罷之,至是復去。已而師瑗至行在,上疏懇留,秦檜不許。虛中妻安定郡夫人黎氏,請以所賜田易錢以行,乃賜黃金百兩焉。

庚午,責授向德軍節度使王庶卒於道州,許歸葬。



  
辛未,權工部尚書莫將與侍從、兩省官十一人,以皇太后迴鑾,同班上賀。詔吏部侍郎魏良臣就充館伴使。

金復封太宗子呼魯為王,鎮陝西。

壬辰,命權工部尚書莫將,知合門事曹勛接伴大金第二番人使。甲戌,御史中丞兼侍讀万俟禼為參知政事,充大金報謝使。乙亥,榮州防禦使、帶禦器械邢孝揚充報謝副使。

己卯,帝謂大臣曰:「比聞大金中宮頗恣,權不歸其主,今所須者,無非真珠、靸靸之類,此朕所不顧而彼皆欲之,則侈靡之意可見矣。宜令有司悉與,以廣其欲,侈心一開,則吾事濟矣。」時金人又須白麵猢猻及鸚鵡、孔雀、師子、貓兒,帝亦令搜訪與之。帝曰:「敵使萬里遠來,所須如此,朕何憂哉!」帝又曰:「聞金皇后擅政,三省惟承後旨,其主所言,顧未必聽。且後性侈靡,其珍珠裝被,追集綉婦至數千人,後日更綉衣一襲,直數百緡,其風如此,豈能久耶!」

辛巳,帝奉迎皇太后于臨平鎮。

初,後既渡淮,帝命秦魯國大長公主、吳國長公主迎于道。至是至臨平奉迎,用黃麾半仗二千四百八十三人,普安郡王從。帝初見太后,喜極而泣。軍衛歡呼,聲振天地。時宰相秦檜、樞密使張俊、太傅、醴泉觀使韓世忠及侍從、兩省、三衙管軍從帝行,皆班幄外。太后自北方聞世忠名,特召至簾前,曰:「此為韓相公邪?」慰問良久。其後餉賜無虛月。



  
壬午,皇太后還慈寧宮。

太后聰明有遠慮,帝因夜侍慈寧,語久,冀以順太后意。太后令帝早臥,且曰:「冬月宜早起,不然,恐妨萬幾。」帝不欲遽離左右,太后遂示以倦意,帝乃退。

詔扈從太后官屬左武大夫、忠州防禦使白諤等十二人皆遷官。癸未,百官詣常禦殿門,拜表稱賀。丙戌,以皇太后還宮,遣執政官奏告天地。

戊子,帝服黃袍,乘輦,詣臨平奉迎梓宮,登舟,易緦服,百官皆如之。

己丑,徽宗皇帝、顯肅皇后及懿節皇后梓宮皆至行在,寓于龍德別宮,以故待漏院為之,在行宮南門之東,帝后異殿。始議奉安梓宮之禮,或請姑寓僧坊,太常少卿王賞曰:「孝子之事親,思其居處。宣和內禪,退居龍德,今宜綿蕝仿行殿以治喪儀。」又議百官制服,賞曰:「訃告始至,已成服矣;復服之,非是。特上與執事者當服,改葬,緦而已。」梓宮既入境,則承之以槨,命有司預置袞冕,翠衣以往。及是納槨阝中,不改斂,用安陵故事也。

是日,朝廷答金都元帥宗弼書,許以陝西地界。

川陝宣撫副使鄭剛中,遣選鋒軍統制兼知鳳州楊從儀、鄜延經略使兼知成州王彥、合門祗候、宣撫司幹辦公事范之寧偕割陝西餘地。金人遣直秘閣、朝奉郎、知彰化軍節度使事賀景仁來分畫,乃割商、秦之半,存上津、豐陽、天水三邑及隴西成紀餘地,棄和尚、方山原,以大散關為界。于關內得興趙原,為控扼之所。

先是左武大夫、榮州防禦使邵隆,在商州幾十年,披荊棘,立官府,招徠離散,各得其心,自金人渝盟之後,與敵戰,雖嘗暫棄其城,俄即收復,終不肯去。至是割畀金人。以隆為陝西節制司統制。隆怏怏不已,嘗密遣兵為盜以劫之。秦檜怒,久之,以隆知辰州。

自議和後,川陝宣撫司及右護軍分屯三邊與沿流十七郡。興州,吳璘所部,僅五萬人;興元,楊政所部,僅二萬人;金州,郭浩所部,僅萬人;惟興州屯兵最多,至二萬有奇。興元府、利州魚關各萬,金州六千,洋、閬各五千有奇,西和、劍三千而贏,綿、階三千而弱,成州、大安軍二千而贏,潼川千有奇,文、龍二郡與房州之竹山皆數百。馬之籍萬五千,計興州境內為七千而弱,關外四州為二千而贏,此其大概也。自諸將所屯外,凡關外沿邊待敵去處,則三都統司每春秋二仲遣兵更戍:成州四千六百三十人,照應秦州道路;鳳州界九百二十五人,控扼熙、鞏、秦之道路;鳳州界三千八百五十人,控扼鳳翔府一帶道路;興元府界千二百六十二人,洋州界千一百二十四人,並照應岐、雍一帶道路;金州界一千六百人,控扼商州、永興軍一帶道路;合興州界戍卒,共萬四千人。又置烽燧四路,凡一百六十二烽,早晚舉火,傳報平安。此其大略也。

九月,庚戍朔,帝行奠酹梓宮之禮。

壬辰,金主詔給天水郡王子、侄、婿、天水郡公子俸。

癸巳,有司具送金國禮物,常幣外有金器,極精巧。帝謂宰執曰:「此上皇時所用,朕不欲饗之,交鄰國以息兵養民,朕之志也。」帝又言:「徽宗、顯肅之疾,皇太后躬親伏侍。及啟手足,又與淵聖呼當時禦躬葬事之役者,待其畢集,然後啟贊。其思慮深遠如此。」

乙未,少保、鎮潼軍節度使、信安郡王孟忠厚為樞密使。時秦檜當為山陵使,而不欲行,故用忠厚。

金使殿前左副都點檢完顏宗賢等朝辭,詔參知政事万俟禼就驛伴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