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蘇東坡集 上    P 16


作者:蘇東坡
頁數:16 / 223
類別:古典詩

 

蘇東坡集 上

作者:蘇東坡
第16,共223。
【湖上夜歸】

我飲不盡器,半酣尤味長。籃輿湖上歸,春風吹面涼。行到孤山西,夜色已蒼蒼。清吟雜夢寐,得句旋已忘。尚記梨花村,依依聞暗香。入城定何時,賓客半在亡。睡眼忽驚矍,繁燈閙河塘。市人拍手笑,狀如失林獐。始悟山野姿,異趣難自強。人生安為樂,吾策殊未良。


【寒食未明至湖上太守未來兩縣令先在】

城頭月落尚啼烏,烏榜紅舷早滿湖。鼓吹未容迎五馬,水雲先已雙鳧。映山黃帽螭頭舫,夾道青煙鵲尾爐。老病逢春只思睡,獨求僧榻寄須臾。

【次韻孫莘老見贈時莘老移廬州因以別之】

爐錘一手賦形殊,造物無心敢忘渠。我本疏頑固當爾,子猶淪落況其餘。龔黃側畔難言政,羅趙前頭且眩書。(莘老見稱政事與書,而莘老書至不工。)惟有陽關一杯酒,慇勤重唱贈離居。

【贈別】

青鳥銜巾久欲飛,黃鶯別主更悲啼。慇勤莫忘分攜處,湖水東邊鳳嶺西。

【次韻代留別】

絳蠟燒殘玉飛,離歌唱徹萬行啼。他年一舸鴟夷去,應記儂家舊住西。

【月兔茶】

環非環,非,中有迷離玉兔兒。一似佳人裙上月,月圓還缺缺還圓,此月一缺圓何年。君不見鬥茶公子不忍鬥小團,上有雙銜綬帶雙飛鸞。

【薄命佳人】

雙頰凝酥發抹漆,眼光入簾珠的。故將白練作仙衣,不許紅膏污天質。吳音嬌軟帶兒痴,無限閒愁總未知。自古佳人多命薄,閉門春盡楊花落。

【吉祥寺花將落而述古不至】

今歲東風巧剪裁,含情只待使君來。對花無信花應恨,直恐明年便不開。

【述古聞之明日即來坐上復用前韻同賦】


仙衣不用剪刀裁,國色初酣卯酒來。太守問花花有語,為君零落為君開。

【李鈐轄坐上分題戴花】

二八佳人細馬馱,十千美酒渭城歌。簾前柳絮驚春晚,頭上花枝奈老何。露濕醉巾香掩冉,月明歸路影婆娑。綠珠吹笛何時見,欲把斜紅插皂羅。

【于潛令刁同年野翁亭】

山翁不出山,溪翁長在溪。(前二令作二翁亭。)不如野翁來往溪山間,上友麋鹿下鳧,問翁何所樂,三年不去煩推擠。翁言此間亦有樂,非絲非竹非蛾眉。山人醉後鐵冠落,溪女笑時銀櫛低。我來觀政問風謡,皆云吠犬足生。但恐此翁一旦舍此去,長使山人索寞溪女啼。(天目山唐道士常冠鐵冠,于潛婦女皆插大銀櫛,長尺許,謂之蓬沓。)

【于潛女】

青裙縞袂于潛女,兩足如霜不穿屨。奢沙鬢髮絲穿檸,蓬沓障前走風雨。老濞宮妝傳父祖,至今遺民悲故主。苕溪楊柳初飛絮,照溪畫眉渡溪去。逢郎樵歸相媚嫵,不信姬姜有齊魯。

【自昌化雙溪館下步尋溪源至治平寺二首】

亂山滴翠衣裘重,雙澗響空窗戶搖。飽食不嫌溪筍瘦,穿林閒覓野芎苗。卻愁縣令知游寺,尚喜漁人爭渡橋。正似醴泉山下路,桑枝刺眼麥齊腰。

每見田園輒自招,倦飛不擬控扶搖。共疑楊惲非鋤豆,誰信劉章解立苗。老去尚餐彭澤米,夢歸時到錦江橋。宦遊莫作無家客,舉族長懸似細腰。

【于潛僧綠筠軒】

可使食無肉,不可居無竹。無肉令人瘦,無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醫。旁人笑此言,似高還似痴。若對此君仍大嚼,世間那有揚州鶴。

【與臨安令宗人同年劇飲】

我雖不解飲,把盞歡意足。試呼白髮感秋人,令唱黃鷄催曉曲。與君登科如隔晨,敝袍霜葉空殘綠。如今莫問老與少,兒子森森如立竹。黃鷄催曉不須愁,老盡世人非我獨。

【寶山晝睡】

七尺頑軀走世塵,十圍便腹貯天真。此中空洞渾無物,何止容君數百人。

●卷五

◎詩一百三首

【僧清順新作垂雲亭】

江山雖有餘,亭榭苦難穩。登臨不得要,萬象各偃蹇。惜哉垂雲軒,此地得何晚。天功爭向背,詩眼巧增損。路窮朱欄出,山破石壁狠。海門浸坤軸,湖尾抱雲。蔥蔥城郭麗,淡淡煙村遠。紛紛烏鵲去,一一漁樵返。雄觀快新獲,微景收昔遁。道人真古人,嘯詠慕嵇阮。空齋臥蒲褐,芒屨每自捆。天憐詩人窮,乞與供詩本。我詩久不作,荒澀旋鋤墾。從君覓佳句,咀嚼廢朝飯。

【五月十日與呂仲甫周僧惠勤惠思清順可久惟肅義詮同泛湖游北山】

三吳雨連月,湖水日夜添。尋僧去無路,瀲瀲水拍檐。駕言徂北山,得與幽人兼。清風洗昏翳,晚景分穠纖。縹緲朱樓人,斜陽半疏簾。臨風一揮手,悵焉起遐瞻。世人騖朝市,獨向溪山廉。此樂得有命,輕薄神所殲。

【會客有美堂周長官與數僧同泛湖往北山湖中聞堂上歌笑聲以詩見寄因和二首時周有服】

藹藹君詩似嶺雲,從來不許醉紅裙。不知野屐穿山翠,惟見輕橈破浪紋。頗憶呼盧袁彥道,難邀罵座灌將軍。(皆取其有服也。)晚風落日元無主,不惜清涼與子分。

載酒無人過子云,掩關晝臥客書裙。歌喉不共聽珠貫,醉面何因作纈紋。僧侶且陪香火社,詩壇欲斂鸛鵝軍。憑君遍繞湖邊寺,漲淥晴來已十分。

【席上代人贈別三首】

淒音怨亂不成歌,縱使重來奈老何。淚眼無窮似梅雨,一番勻了一番多。

天上麒麟豈混塵,籠中翡翠不由身。那知昨夜香閨裡,更有偷啼暗別人。

蓮子劈開須見臆,楸枰著盡更無期。破衫卻有重逢處,一飯何曾忘卻時。

【唐道人言天目山上俯視雷雨每大雷電但聞雲中如嬰兒聲殊不聞雷震也】

已外浮名更外身,區區雷電若為神。山頭隻作嬰兒看,無限人間失箸人。

【追和子由去歲試舉人洛下所寄詩五首暴雨初晴樓上晚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