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蘇東坡集 上    P 20


作者:蘇東坡
頁數:20 / 223
類別:古典詩

 

蘇東坡集 上

作者:蘇東坡
第20,共223。


【和柳子玉喜雪次韻仍呈述古】


詩翁愛酒長如渴,瓶盡欲沽囊已竭。燈青火冷不成眠,一夜撚鬚吟喜雪。詩成就我覓歡處,我窮正與君彷彿。曷不走投陳孟公,有酒醉君仍飽德。瓊瑤欲盡天應惜,更遣清光續殘月。安得佳人擢素手,笑捧玉碗兩奇絶。艷歌一曲回陽春,坐使高堂生暖熱。

【弔天竺海月辯師三首】

欲尋遺蹟強沾裳,本自無生可得亡。今夜生公講堂月,滿庭依舊冷如霜。

生死猶如臂屈伸,情鐘我輩一酸辛。樂天不是蓬萊客,憑仗西方作主人。

欲訪浮雲起滅因,無緣卻見夢中身。安心好住王文度,此理何須更問人。

【李頎秀才善畫山以兩軸見寄仍有詩次韻答之】

平生自是個中人,欲向漁舟便寫真。詩句對君難出手,雲泉勸我早抽身。年來白髮驚秋速,長恐青山與世新。從此北歸休悵望,囊中收得武林春。

【雪後至臨平與柳子玉同至僧舍見陳尉列】

落帆古戍下,積雪高如丘。強邀詩老出,疏髯散颼。僧房有宿火,手足漸和柔。靜士素寡言,相對自忘憂。銅爐擢煙穗,石鼎浮霜漚。征夫念前路,急鼓催行舟。我行雖有程,坐穩且復留。大哉天地間,此生得浮游。

【夜至永樂文長老院文時臥病退院】

愁聞巴叟臥荒村,來打三更月下門。往事過年如昨日,此身未死得重論。老非懷土情相得,病不開堂道益尊。惟有孤棲舊時鶴,舉頭見客似長言。

【柳氏二外甥求筆跡】

退筆成山未足珍,讀書萬卷始通神。君家自有元和腳,莫厭家鷄更問人。

一紙行書兩絶詩,遂良鬚鬢已如絲。何當火急傳家法,欲見誠懸筆諫時。


【錢安道席上令歌者道服】

烏府先生鐵作肝,霜風卷地不知寒。猶嫌白髮年前少,故點紅燈雪裡看。他日卜鄰先有約,待君投紱我休官。如今且作華陽服,醉唱儂家七返丹。

【除夜野宿常州城外二首】

行歌野哭兩堪悲,遠火低星漸向微。病眼不眠非守歲,鄉音無伴苦思歸。重衾腳冷知霜重,新沐頭輕感發稀。多謝殘燈不嫌客,孤舟一夜許相依。

南來三見歲雲徂,直恐終身走道途。老去怕看新曆日,退歸擬學舊桃符。煙花已作青春意,霜雪偏尋病客須。但把窮愁博長健,不辭醉後飲屠蘇。

【元日過丹陽明日立春寄魯元翰】

堆盤紅縷細茵陳,巧與椒花兩斗新。竹馬異時寧信老,土牛明日莫辭春。西湖弄水猶應早,北寺觀燈欲及辰。白髮蒼顏誰肯記,曉來頻嚏為何人。

【古纏頭曲】

弦鐵撥世無有,樂府舊工惟尚叟。一生喙硬眼無人,坐此困窮今白首。翠鬟女子年十七,指法已似呼韓婦。輕帆渡海風掣回,滿面塵沙和淚垢。青衫不逢湓浦客,紅袖漫插曹綱手。爾來一見哀駘佗,便著臂躬井臼。我慚貧病百不足,強對黃花飲白酒。轉關護索動有神,雷輥空堂戰窗牖。四弦一抹擁袂立,再拜十分為我壽。世人只解錦纏頭,與汝作詩傳不朽。

【刁同年草堂】

不用長竿矯綉衣,南園北第兩參差。青山有約長當戶,流水無情自入池。歲久酴縻渾欲合,春來楊柳不勝垂。主人不用匆匆去,正是紅梅着子時。

【惠山謁錢道人烹小龍團登絶頂望太湖】

踏遍江南南岸山,逢山未免更留連。獨攜天上小團月,來試人間第二泉。石路縈迴九龍脊,水光翻動五湖天。孫登無語空歸去,半嶺松聲萬壑傳。

【錢道人有詩云直須認取主人翁作兩絶戲之】

首斷故應無斷者,冰銷那復有冰知。主人苦苦令儂認,認主人人竟是誰。

有主還須更有賓,不如無境自無塵。只從半夜安心後,失卻當前覺痛人。

【和蘇州太守王規甫侍太夫人觀燈之什余時以劉道原見訪滯留京口不及赴此會二首】

不覺朱幡輾後塵,爭看綉錦纏輪。洛濱侍從三人貴,京兆平反一笑春。但逐東山攜妓女,那知後閣走窮賓。滯留不見榮華事,空作賡詩第七人。

翻翻緹騎走香塵,激激飛濤射火輪。美酒留連三夜月,豐年傾倒五州春。(時浙西皆以不熟罷燈,惟蘇獨盛。)安排詩律追強對,蹭蹬歸期為惡賓。墮珥遺簪想無限,華胥猶見夢迴人。

【成都進士杜暹伯升出家名法通往來吳中】

欲識當年杜伯升,飄然雲水一孤僧。若教俯首隨繮鎖,料得如今似我能。(柳子玉雲,通若及第,不過似我。)

●卷六

◎詩九十九首

【虎丘寺】

入門無平田,石路穿細嶺。陰風生澗壑,古木翳潭井。湛盧誰復見,秋水光耿耿。鐵花秀岩壁,殺氣噤蛙黽。幽幽生公堂,左右立頑礦。當年或未信,異類服精猛。胡為百歲後,仙鬼互馳騁。窈然留新詩,讀者為悲哽。東軒有佳致,雲水麗千頃。熙熙覽生物,春意頗淒冷。我來屬無事,暖日相與永。喜鵲翻初旦,愁鳶蹲落景。坐見漁樵還,新月溪上影。悟彼良自ㄉ,歸田行可請。

【常潤道中有懷錢塘寄述古五首】

從來直道不辜身,得向西湖兩過春。沂上已成曾點服,泮宮初采魯侯芹。休驚歲歲年年貌,且對朝朝暮暮人。細雨晴時一百六,畫船鼉鼓莫違民。

草長江南鶯亂飛,年來事事與心違。花開後院還空落。燕入華堂怪未歸。世上功名何日是,樽前點檢幾人非。去年柳絮飛時節,記得金籠放雪衣。(杭人以放鴿為太守壽。)

浮玉山頭日日風,(即金山也。)湧金門外已春融。二年魚鳥渾相識,三月鶯花付與公。剩看新翻眉倒暈,未應泣別臉消紅。何人織得相思字,寄與江邊北向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