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蘇東坡集 上    P 33


作者:蘇東坡
頁數:33 / 223
類別:古典詩

 

蘇東坡集 上

作者:蘇東坡
第33,共223。
《南康八境圖》者,太守孔君之所作也,君既作石城,即其城上樓觀台榭之所見而作是圖也。東望七閩,南望五嶺,覽群山之參差,俯章貢之奔流,雲煙出沒,草木蕃麗,邑屋相望,鷄犬之聲相聞。觀此圖也,可以茫然而思,粲然而笑,既然而嘆矣。蘇子曰:此南康之一境也,何從而八乎?所自觀之者異也。且子不見夫日乎,其旦如盤,其中如珠,其夕如破璧,此豈三日也哉。苟知夫境之為八也,則凡寒暑、朝夕、雨、晦冥之異,坐作、行立、哀樂、喜怒之變,接于吾目而感於吾心者,有不可勝數者矣,豈特八乎。如知夫八之出乎一也,則夫四海之外,詼詭譎怪,《禹貢》之所書,鄒衍之所談,相如之所賦,雖至千萬未有不一者也。後之君子,必將有感於斯焉。乃作詩八章,題之圖上。

坐看奔湍繞石樓,使君高會百無憂。三犀竊鄙秦太守,八詠聊同沈隱侯。


濤頭寂寞打城還,章貢台前暮靄寒。倦客登臨無限思,孤雲落日是長安。

白鵲樓前翠作堆,縈雲嶺路若為開。故人應在千山外,不寄梅花遠信來。

朱樓深處日微明,皂蓋歸時酒半醒。薄暮漁樵人去盡,碧溪青蟑繞螺亭。

使君那暇日參禪,一望叢林一悵然。成佛莫教靈運後,着鞭從使祖生先。

卻從塵外望塵中,無限樓台煙雨。山水照人迷向背,只尋孤塔認西東。

煙雲縹緲鬱孤台,積翠浮空雨半開。想見之罘觀海市,絳宮明滅是蓬萊。

回峰亂嶂鬱參差,雲外高人世得知。誰向空山弄明月,山中木客解吟詩。

【讀孟郊詩二首】

夜讀孟郊詩,細字如牛毛。寒燈照昏花,佳處時一遭。孤芳擢荒穢,苦語余詩騷。水清石鑿鑿,湍激不受篙。初如食小魚,所得不償勞,又似煮彭越,竟日嚼空螯。要當鬥僧清,未足當韓豪。人生如朝露,日夜火消膏。何苦將兩耳,聽此寒蟲號。不如且置之,飲我玉色醪。

我憎孟郊詩,復作孟郊語。饑腸自鳴喚,空壁轉饑鼠。詩從肺腑出,出輒愁肺腑。有如黃河魚,出膏以自煮。尚愛銅鬥歌,鄙俚頗近古。桃弓射鴨罷,獨速短蓑舞。不憂踏船翻,踏浪不踏土。吳姬霜雪白,赤腳浣白。嫁與踏浪兒,不識離別苦。歌君江湖曲,感我長覊旅。

【訪張山人得山中字二首】


魚龍隨水落,猿鶴喜君還。舊隱丘墟外,新堂紫翠間。野麋馴杖履,幽桂出榛菅。灑掃門前路,山公亦愛山。(張故居為大水所壞,新卜此室故居之東。)

萬木鎖雲龍,(山名。)天留與戴公。路迷山向背,人在西東。薺麥余春雪,櫻桃落晚風。入城都不記,歸路醉眠中。

【送孔郎中赴陝郊】

驚風擊面黃沙走,西出崤函脫塵垢。使君來自古徐州,聲振河潼殷關右。十里長亭聞鼓角,一川秀色明花柳。北臨飛檻卷黃流,南望青山如峴首。東風吹開錦繡谷,淥水翻動蒲萄酒。訟庭生草數開樽,過客如雲牢閉口。

【與梁左藏會飲傅國博家】

將軍破賦自草檄,論詩說劍俱第一。彭城老守本虛名,識字劣能欺項籍。風流別駕貴公子,欲把笙歌暖鋒鏑。紅旆朝開猛士噪,翠帷暮卷佳人出。東堂醉臥呼不起,啼鳥落花春寂寂。試教長笛傍耳根,一聲吹裂階前石。

【寒食日答李公擇三絶次韻】

從來蘇李得名雙,只恐全齊笑陋邦。詩似懸河供不辦,故欺張籍隴頭瀧。

簿書鼓不知春,佳句相呼賴故人。寒食德公方上塚,歸來誰主復誰賓。

巡城已困塵埃眯,執樸仍遭蟣虱緣。欲脫布衫攜素手,試開病眼點黃連。(來詩謂仆布衫督役。)

【約公擇飲是日大風】

先生生長匡廬山,山中讀書三十年。舊聞飲水師顏淵,不知治劇乃所便。偷兒夜探赤白丸,奮髯忽逢朱子元。半年群盜誅七百,誰信家書藏九千。春風無事秋月閒,紅妝執樂豪且妍。紫衫玉帶兩部全,琵琶一抹四十弦,客來留飲不計錢。齊人愛公如子產,兒啼臥路呼不還,我慚山郡空留連。牙兵部吏笑我寒,邀公飲酒公無難。約束官奴買花鈿,薰衣理鬢夜不眠。曉來顛風塵暗天,我思其由豈坐慳。作詩愧謝公笑歡,歸來瑟縮愈不安。要當啖公八百里,豪氣一洗儒生酸。

【座上賦戴花得天字】

清明初過酒闌珊,折得奇葩晚更妍。春色豈關吾輩事,老狂聊作座中先。醉吟不耐欹紗帽,起舞從教落酒船。結習漸消留不住,卻須還與散花天。

【夜飲次韻畢推官】

簿書叢裡過春風,酒聖時時且復中。紅燭照庭嘶,黃鷄催曉唱玲瓏。老來漸減金釵興,醉後空驚玉筋工。(畢善篆。)月未上時應早散,免教壑谷問吾公。

【續麗人行】

李仲謀家有周畫背面欠伸內人,極精,戲作此詩。

深宮無人春日長,沉香亭北百花香。美人睡起薄梳洗,燕舞鶯啼空斷腸。畫工欲畫無窮意,前立東風初破睡。若教迴首卻嫣然,陽城下蔡俱風靡。杜陵饑客眼長寒,蹇驢破帽隨金鞍。隔花臨水時一見,只許腰肢背後看。心醉歸來茅屋底,方信人間有西子。君不見孟光舉案與眉齊,何曾背面傷春啼。

【聞李公擇飲傅國博家大醉二首】

兒童拍手閙黃昏,應笑山公醉習園。縱使先生能一石,主人未肯獨留髡。

不肯惺惺騎馬回,玉山知為玉人頽。紫雲有語君知否,莫喚分司御史來。

【起伏龍行(並敘)】

徐州城東二十里,有石潭。父老雲與泗水通,增損清濁,相應不差,時有河魚出焉。元豐元年春旱,或雲置虎頭潭中可以致雷雨,用其說,作《起伏龍行》一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