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蘇東坡集 上    P 220


作者:蘇東坡
頁數:220 / 223
類別:古典詩

 

蘇東坡集 上

作者:蘇東坡
第220,共223。
問:任人而不任法,則法簡而人重。任法而不任人,則法繁而人輕。法簡而人重,其弊也,請謁公行而威勢下移。法繁而人輕,其弊也,人得苟免,而賢不肖均。此古今之通患也。夫欲人法並用,輕重相持,當安所折衷?使近古而宜今,有益而無損乎?今舉于禮部者,皆用糊名易書之法,選于吏部者,皆用長守不易之格。六卿之長,不得一用其意,而胥吏奸人,皆出沒其間。此豈治世之法哉。如使有司皆若唐以前,得自以其意進退天下士大夫,官吏恣擅,流言紛紜之害,將何以止之?夫古之人,何修而免于此?夫豈無術?不講故也。願聞其詳。

【擬殿試策問】


皇帝若曰:嗚呼!維天祐民,實相乃後,錫以多士,咸造在廷,顧朕不德,何以致此?永惟子大夫釋畎畝之安、輕千里之遠而從朕游者,夫豈為利祿哉!聞之於師,而欲獻之於君;修之於家,而欲刑之於國者,子大夫之本意也。朕願聞之。朕即位改元,于今三年,縱未及孔子之有成,猶當庶幾于子路之言有勇且知方者,而風俗未厚,刑政未清,陰陽未和,厥咎安在?朕虛心忘已以來眾言,而朝廷闕失之政,斯民利害之實,有所未聞;含垢藏疾以待四夷,而羌戎未敘,兵不得解;施捨已責,捐利與民,而農民未安,商旅不行。此三者,朕之所疑,日夜以思而未獲者也。其悉言之,無有所隱,朕將親覽焉。

●卷五十


◎南省說書十道

【左傳三道·問供養三德為善】

對:《易》者,聖人所以盡人情之變,而非所以求神于卜筮也。自孔子沒,學者惑乎異端之說,而左丘明之論尤為可怪,使夫伏羲、文王、孔子之所盡心焉者,流而入于卜筮之事,甚可憫也。若夫季友、豎牛之事,若親見而指言之,固君子之所不取矣。雖然,南蒯之說,頗為近正。其卦遇《坤》之《比》,而其繇曰「黃裳元吉」。「黃者,中之色也;裳者,下之飾也;元者,善之長也」。夫以中庸之道,守之以謙抑之心,而行之以體仁之德,以為文王之兆,無以過此矣。雖然,君子視其人,觀其德,而吉凶生焉。故南蒯之筮也,遇《坤》之《比》,而不祥莫大焉。且夫負販之夫,朝而作,暮而息,其望不過一金之儲。使之無故而得千金,則狂惑而喪志。夫以南蒯而得文王之兆,安得不狂惑而喪志哉。故曰:「供養三德為善。」又曰:「參成可筮。」而南蒯無以當之,所以使後世知夫卜筮之不可恃也。穆姜筮于東宮,遇《艮》之《八》。史曰:「是謂《艮》之《隨》。」其繇曰「元亨利貞」。而穆姜亦知其無以當之。故左氏之論《易》,唯南蒯、穆姜之事為近正。而其餘者,君子之所不取也。杜預之論得之矣,以為《洪範》稽疑之說,通龜筮以同卿士之數。學者觀夫左氏之書,而正之以杜氏之說,庶乎其可也。謹對。

【左傳三道·問小雅周之衰】

對:《詩》之中,唯周最備,而周之興廢,于《詩》為詳。蓋其道始於閨門父子間,而施及乎君臣之際,以被冒乎天下者,存乎《二南》。后稷、公劉、文、武創業之艱難,而幽、厲失道之漸,存乎《二雅》。成王纂承文、武之烈,而禮樂文章之備,存乎《頌》。其愈衰愈削而至夷于諸侯者,存乎《王·黍離》。蓋周道之盛衰,可以備見于此矣。《小雅》者,言王政之小,而兼陳乎其盛衰之際者也。夫幽、厲雖失道,文、武之業未墜,而宣王又從而中興之故,雖怨刺並興,而未列于《國風》者,以為猶有王政存焉。故曰:「《小雅》者,兼乎周之盛衰者也。」昔之言者,皆得其偏,而未備也。季札觀周樂,歌《小雅》,曰:「思而不貳,怨而不言,其周之衰乎?」《文中子》曰:「《小雅》烏乎衰?其周之盛乎!」札之所謂衰者,蓋其當時親見周道之衰,而不睹乎文、武、成、康之盛也。文中子之所謂盛者,言文、武之餘烈,曆數百年而未忘,雖其子孫之微,而天下猶或宗周也。故曰:二子者,皆得其偏而未備也。太史公曰:「《國風》好色而不淫,《小雅》怨誹而不亂。」當周之衰,雖君子不能無怨,要在不至于亂而已。《文中子》以為周之全盛,不已過乎。故通乎二子之說,而《小雅》之道備矣。謹對。

【左傳三道·問君子能補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