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人間詞話    P 6

作者:王國維
頁數:6 / 13
類別:文學評論

 

3)陶潛【飲酒詩】見三注。


4)斛律金【敕勒歌】:「敕勒川,陰川下。天似穹廬,籠蓋四野。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

四二

古今詞人格調之高,無如白石。惜不于意境上用力,故覺無言外之味,弦外之響。終不能與于第一流之作者也。

四三

南宋詞人,白石有格而無情,劍南有氣而乏韻。其堪與北宋人頡頏者,唯一幼安耳。近人祖南宋而祧北宋,以南宋之詞可學,北宋不可學也。學南宋者,不祖白石,則祖夢窗,以白石、夢窗可學,幼安不可學也。學幼安者率祖其粗獷、滑稽,以其粗獷、滑稽處可學,佳處不可學也。幼安之佳處,在有性情,有境界。即以氣象論,亦有「橫素波、干青雲(1)」之概,寧後世齷齪小生所可擬耶?

1)蕭統《陶淵明集》序:其文章「橫素波而傍流,干青雲而直上。」

四四

東坡之詞曠,稼軒之詞豪。無二人之胸襟而學其詞,猶東施之效捧心也。

四五

讀東坡、稼軒詞,須觀其雅量高致,有伯夷、柳下惠之風。白石雖似蟬脫塵埃,然終不免侷促轅下。

四六

蘇辛,詞中之狂。白石猶不失為狷。若夢窗、梅溪、玉固、草窗、西麓輩,面目不同,同歸於鄉愿而已。


四七

稼軒「中秋飲酒達旦,用天問體作木蘭花慢以送月」,曰:「可憐今夕月,向何處、去悠悠?是別有人間,那邊才見,光景東頭。(1)」詞人想象,直悟月輪繞地之理,與科學家密合,可謂神悟。

1)辛棄疾【木蘭花慢】(中秋飲酒將旦,客謂:前人詩詞,有賦待月,無送月者。因用【天問】體賦。):「可憐今夕月,向何處、去悠悠?是別有人間,那邊才見,光景東頭。是天外空汗漫,但長風、浩浩送中秋。飛鏡無根誰系?□〔女亙〕娥不嫁誰留?謂經海底問無由。恍惚使人愁。怕萬里長鯨,縱橫觸破,玉殿瓊樓。蝦蟆故堪浴水,問雲何、玉兔解沈浮?若道都齊無恙,雲何漸漸如鈎?」

四八

周介存謂:「梅溪詞中,喜用『偷』字,足以定出其品格。(1)」劉融齋謂:「周旨蕩而史意貪(2)」此二語令人解頤。

1)見周濟《介存齋論詞雜著》。(2)劉熙載《藝概》卷四《詞曲概》:「周美成律最精審。史邦卿句最警煉。然未得為君子之詞者,周旨蕩而史意貪也。」

四九

介存謂:夢窗詞之佳者,如「水光雲影,搖蕩綠波,撫玩無極,追尋已遠。」余覽《夢窗甲乙丙丁稿》中,實無足當此者。有之,其「隔江人在雨聲中,晚風菰葉生愁怨(1)」二語乎?

1)吳文英【踏莎行】:「潤玉籠綃,檀櫻倚扇。綉圈猶帶脂香淺。榴心空壘舞裙紅,艾枝應壓愁鬟亂。午夢千山,窗陰一箭。香瘢新褪紅絲腕。隔江人在雨聲中,晚風菰葉生愁怨。」

五十

夢窗之詞,吾得取其詞中一語以評之,曰:「映夢窗零亂碧。(1)」玉田之詞,余得取其詞中之一語以評之,曰:「玉老田荒。(2)」

1)吳文英【秋思】(荷塘為括蒼名姝求賦其聽雨小閣。):「堆枕香鬟側。驟夜聲,偏稱畫屏秋色。風碎串珠,潤侵歌板,愁壓眉窄。動羅□〔捷去提手加竹頭〕清商,寸心低訴敘怨抑。映夢窗零亂碧。待漲綠春深,落花香泛,料有斷紅流處,暗題相憶。歡酌。檐花細滴。送故人,粉黛重飾。漏侵瓊瑟,丁東敲斷,弄晴月白。怕一曲『霓裳』未終,催去驂鳳翼。歡謝客猶未識。漫瘦卻東陽,鐙前無夢到得。路隔重雲雁北。」

2)張炎【祝英台近】(與周草窗話舊):「水痕深,花信足。寂寞漢南樹。轉首青陰,芳事頓如許。不知多少消魂,夜來風雨。猶夢到、斷紅流處。最無據。長年息影空山。愁入庾郎句。玉老田荒,心事已遲暮。幾回聽得啼鵑,不如歸去。終不似、舊時鸚鵡。」

五一

「明月照積雪(1)」、「大江流日夜(2)」、「中天懸明月(3)」、「長河落日圓(4)」,此種境界,可謂千古壯觀。求之於詞,唯納蘭容若塞上之作,如【長相思】之「夜深千帳燈(5)」,【如夢令】之「萬帳穹廬人醉,星影搖搖欲墜(6)」差近之。

1)謝靈運【歲暮】:「殷憂不能寐,苦此夜難頽。明月照積雪,朔風勁且哀。運往無淹物,年逝覺已催。」

2)謝□〔月兆〕【暫使下都夜發新林至京邑贈同僚】:「大江流日夜,客心悲未央。徒念關山近,終知反路長。秋河曙耿耿,寒渚夜蒼蒼。引顧見京室,宮雉正相望。金波麗□〔支鳥〕鵲,玉繩低建章。驅車鼎門外,思見昭丘陽。馳暉不可接,何況隔兩鄉?風雲有鳥路,江漢限無樑,常恐鷹隼擊,時菊委嚴霜。寄言□〔罡之正換成尉〕羅者,寥廓已高翔。」

3)杜甫【後出塞】(之二):「朝進東門營,暮上河陽橋。落日照大旗,馬鳴風蕭蕭。平沙列萬幕,部伍各見招。中天懸明月,令嚴夜寂寥。悲笳數聲動,壯士慘不驕。借問大將誰?恐是霍嫖姚。」

4)王維【使至塞上】:「單車欲問邊,屬國過居延。征蓬出漢塞,歸雁入胡天。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蕭關逢候騎,都護在燕然。」

5)納蘭性德【長相思】:「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關那畔行,夜深千帳燈。風一更,雪一更。聒碎鄉心夢不成,故園無此聲。」

6)納蘭性德【如夢令】:「萬帳穹廬人醉,星影搖搖欲墜。歸夢隔狼河,又被河聲攪碎。還睡,還睡。解道醒來無味。」

五二

納蘭容若以自然之眼觀物,以自然之舌言情。此初入中原,未染漢人風氣,故能真切如此。北宋以來,一人而已。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