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甌北詩話    P 13


作者:趙翼
頁數:13 / 62
類別:文學評論

 

甌北詩話

作者:趙翼
第13,共62。
《琵琶行》亦是絶作。然身為本郡上佐,送客到船,聞鄰船有琵琶女,不問良賤,即呼使奏技,此豈居官者所為?豈唐時法令疏闊若此耶?蓋特香山藉以為題,發抒其才思耳。然在鄂州,又有《夜聞歌者》一首云:「歌罷繼以泣,泣聲通復咽。尋聲見其人,有婦顏如雪。借問誰家婦,歌泣何淒切?一問一沾襟,低眉終不說。」則聞歌覓人,竟有其事,恬不為怪矣。

香山歷官所得俸入多少,往往見於詩。為校書郎云:「俸錢萬六千,月給亦有餘。」尉云:「吏祿三百石,歲晏有餘糧。」京兆戶曹參軍云:「俸錢四五萬,月可奉晨昏。廩祿二百石,歲可盈倉。」江州司馬云:「官品至第五,俸錢四五萬。」太子賓客分司云:「俸錢七八萬,給受無虛月。」刑部侍郎云:「秋官月俸八九萬。」太子少傅云:「月俸百千官二品,朝廷僱我作人。」刑部尚書致仕云:「半俸資身亦有餘。」又云:「俸隨日計錢盈貫,祿逐年支歲滿。」又有詩云:「壽及七十五,俸г五十千。」此可當《職官》、《食貨》二志也。


香山詩不惟記俸,兼記品服。初為校書郎,至江州司馬,皆衣青綠。有《春去》詩云「青衫不改去年身」,《寄微之》雲「折腰俱老綠衫中」,及《琵琶行》所云「江州司馬青衫濕」,是也。行軍司馬則衣緋,有《寄李景儉唐鄧行軍司馬》云:「四十著緋軍司馬」。為刺史,始得著緋。有《忠州初著緋答友人》詩,有《謝裴常侍贈緋袍魚袋》詩。由忠州刺史除尚書郎,則又脫緋而衣青。有詩云:「便留朱紱還鈴閣,著青袍侍玉除。」時微之已著緋,故贈詩云:「笑我青袍故,饒君茜綬殷。」及除主客郎中知制誥、加朝散大夫,則又著緋,而微之已衣紫,故贈詩云:「我朱君紫綬,猶未得差肩。」除秘書監,始賜金紫。有《拜賜金紫》詩云:「紫袍新秘監,白首舊書生。」太子少傅品服亦同。故詩云:「勿謂身未貴,金章照紫袍」。此又可抵《輿服志》也。


《溪友議》引《本事集》,謂「香山有妓樊素善歌,小蠻善舞,嘗為詩云:‘櫻桃樊素口,楊柳小蠻腰。’」是樊素、小蠻本兩人也。然香山集無此詩,其鬻駱馬、遣楊柳枝,見於《不能忘情吟》者,曰:「駱反廄,素反閨。乃目素兮素兮,為我歌《楊柳枝》,我與爾歸醉鄉去來。」則但有樊素而無所謂小蠻者。

按香山詩云:「菱角執笙簧,谷兒抹琵琶,紅綃信手舞,紫綃隨意歌。」自註:「菱、谷、紅、紫,皆小蠻名。」又《春晚尋夢得》云:「還攜小蠻去,試覓老劉看。」自註:「小蠻,酒名。」則所謂「小蠻」者,乃歌妓及宴具之通稱,非一人專名也。然《別柳枝》詩云:「兩枝楊柳小樓中。」又詩云:「去歲樓中別柳枝。」自註:「樊、蠻也。」二妓皆以柳枝目之。又《天寒晚起》詩云:「十年貧健是樊蠻。」則又實有樊素、小蠻二人。意當時善歌《柳枝》者,素之外又有一人,舊以通稱之「小蠻」呼之,而無專名耳。香山有《代羅樊二妓招舒著作》詩,劉夢得答香山亦云:「今朝停五馬,不是為羅敷。」則能唱《柳枝》之小蠻,當即羅姓也。

香山舉進士試《窗中列遠曲》,省試《玉水記方流詩》,皆無足觀。不過浮詞敷演,初未清切摹寫;在今時詩帖中,尚屬劣等。豈貞元詩家猶未有刻畫一派耶?全集中亦不免有拙句、率句,復調、復意。如《西樓喜雪》云:「散面庶槐市,堆花壓柳橋。」又云:「北市風生飄散面。」以「散面」喻雪,何異「撒鹽」!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翰林院不只用讀的,還可以用聽的。
翰林院已優化版面配置,使聽小說更純淨。
搭配PC 版Chorme擴充功能 (文字語音朗讀助理)或手機版 朗讀APP,翰林院的內容不只可以用來閱讀,還可以用來聆聽。適度調整朗讀速度與音調,就可以享受到最美妙的聽小說的體驗。

翰林院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