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甌北詩話    P 24

作者:趙翼
頁數:24 / 62
類別:文學評論

 

夜與邵民瞻步月,聞老婦哭聲。詢之,以賣宅將徙故(即坡所買宅地),乃折券不復居;而往常州,借顧塘橋孫氏宅寓焉。七月二十八日,遂卒於寓。"然則坡居常不過元豐八年之四月、五月,及建中靖國元年之五月至七月而已。


按東坡自海外北歸,到雷州,《與鄭靖老書》云:「某意欲歸蜀,若不能歸,則杭州為佳。」又《與謝民師書》:「不住許下,則歸陽羡。」是卜居尚未定也。

到虔州,始有定居常州之意。《與錢濟明》常州人《書》云:「此行決往常州,不知郡中有屋可典買否?聞霍大夫虔守言:常州東門外裴氏宅出賣,乞為一問其直。度力所能,徑往議之,當與公杖履相從也。」同時又《與蘇伯固書》云:「住處非舒即常。聞舒州有一官莊可買,已遣人問之矣。」是亦尚未定居也。及至南康,接子由書,始定歸許之計。《與王幼安書》云:「子由勸歸潁昌,已決計從之。」又《與程德孺書》:「近得子由書,苦勸相聚,不忍違之,已決計往許。約程四月未可到真州,不知德孺可因巡按常、潤,來同遊金山否?又乞其借漕司一坐船,泊常州城下,俟遣兒子邁往宜興取行李乘來。」又《與錢濟明書》云:「某本欲居常,因子由苦勸歸許,以此未定。承示孫君宅子,甚感其意,且為多謝。」先托濟明覓宅,濟明為借得孫氏宅覆之,故有此謝。蓋即顧塘橋宅也。

到太平州,又有《與胡郎修仁》常州人,坡之婿。書中所云小二娘者,坡之女也。


《書》云:「須一到金山,但無由至常州相晤。」是太平途次,尚欲歸許也,然是時仍有居常之意。途中《與滕達道》湖州守《書》云:「某至楚、泗間,當入一文字,乞居常州,若得請,則從公有期。」是此時雖有赴許之約,仍有居常之思。觀其《與黃師是》子由姻家《書》云:「聞子由亦甚窘,不忍以三百指累之。」蓋改計居常,實為此耳。及至真州後,《與子由書》云:兄已決計從弟之言;程德孺來會金山,一二親故在坐,皆言地近京師,必不可往,將又致排擊,不靜。

今已決計居常州,借得一孫氏宅子,極佳,且此休息。「自是居常之計始定。蓋先本有田在陽羡,坡貶嶺外時,其家屬已在陽羡僦居。坡在惠時,《與曹司勛書》」某惟少子隨侍,餘皆在宜興「是也。到惠之二年,長子邁始從陽羡挈眷屬到惠,則已視陽羡為故鄉;且親友有錢濟明、胡修仁等逢迎,頗不寂寞;而是時舉家在舟中,已半年,又時屈盛暑,急思得一息肩之地,遂居常也。按錢濟明先為借孫氏宅,坡《與子由書》亦云」常州孫氏宅極佳";則自真州到常,應即入居孫宅,何以方勺《泊宅編》又云先到宜興買宅,因老婦哭徙而折券還之,始來居孫宅耶?

或傳聞之忄吳也。

又按:途中又有《與湖守滕達道書》云:「承示宜興田,已問去,若得稍佳者,當扁舟往視,遂一至湖見公。然事未可料,若得請居常,當至治下攪擾數月也。」尋又《與賈耘老》亦湖州人《書》云:「某已買田陽羡,當上章,若許於此安置,將築室以老焉。」又《與千之侄書》:「近於陽羡買得少田,今奏乞居常,得邸報,已許之矣。」是未奏之前,已在陽羡買田。坡先有田在陽羡,至此時,又增買。《與王定國書》云:「近在常,買得一小莊田,歲可得百石。似可足食。」坡是年四月末到真州,五月因病至常州,六月上章致仕,乞居常州之奏,當即在此時。七月之末,即捐館。則陽羡增買田畝之事,當在五月中初到常州時也。

《烏台詩案》:元豐二年三月二十七日,御史何大正《續通鑒綱目》作何正臣疏劾蘇軾,自徐州移守湖州,謝表內有云:「愚不識時,難以追陪新進;老不生事,或能收養小民。」以為語含諷刺。並謂「軾詩文傳於人者甚眾,今獨取鏤版而鬻於市者進呈」。是坡詩早有刻本行世,故大正得據以入奏也。然是時奉旨,但送中書。按坡作《張氏園亭記》:「余自徐州移守吳興,由宋登舟,三日而至。」正是三月二十七日所作,而大正即以是日掇《湖州謝表》劾奏。蓋三月初奉有移守湖州之命,即上表謝。徐距京不遠,故表一出,即聞於京師。可見坡之名震爆一時,凡有所作,無不爭先睹之為快,而其一脫稿即付梓,俾大正得據以劾奏,亦太急於自炫矣。七月二日,御史舒又歷舉其詩中「贏得兒童語音好,一年強半在城中」,「讀書萬卷不讀律,致君堯舜知無術」,「東海若知明主意,應教斥鹵變桑田」,「豈是聞韶解忘味,爾來三月食無鹽」等句,指為謗訕,亦以「印行四冊進呈」,奉旨亦但送中書。是日,御史中丞李定又劾奏,始奉旨送御史台根勘。七月二十八日,中使皇甫遵到湖追攝,以八月十八日赴台獄。自八月二十日至十一月二日,凡訊十一次。其訊先有問目,問自來所作文字,有無忌觸。

坡所供,有即在朝旨降到冊內者,亦有不在冊內者。蓋御史台置獄後,即先行文,坡所歷宦之處,凡有詩文,俱令申送。如北京留守司送到軾寄黃庭堅詩文,杭州送到軾《游風水洞》等詩,王詵申送《開運鹽河》詩。坡亦不知所備,故不得不和盤托出。可見是時李定、舒輩鍛鍊周內,幾欲置之重闢,亦危矣哉!然如坡詩譏切,實亦肆無忌憚。幸而神宗無意殺之,僅責授黃州團練副使,以了此局耳。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