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容齋隨筆    P 11


作者:洪邁
頁數:11 / 144
類別:古典散文

 

作者:洪邁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容齋隨筆

翰苑親近白樂天《渭村退居寄錢翰林詩》,敘翰苑之親近云:「曉從朝興慶,春陪宴柏梁。分庭皆命婦,對院即儲皇。貴主冠浮動,親王轡閙裝。金鈿相照耀,朱紫間熒煌。毯簇桃花騎,歌巡竹葉觴。窪銀中貴帶,昂黛內人妝。賜禊東城下,頒酺曲水傍。樽罍分聖酒,妓樂借仙倡。」蓋唐世宮禁與外廷不至相隔絶,故杜子美詩:「戶外昭容紫袖垂,雙瞻禦座引朝儀。」又云:「舍人退食收封事,宮女開函近禦筵。」而學士獨稱內相,至于與命婦分庭,見貴主冠服、內人黛妝,假仙倡以佐酒,他司無比也。

寧馨阿堵「寧馨」、「阿堵」,晉宋間人語助耳。後人但見王衍指錢云:「舉阿堵物卻。」又山濤見衍曰:「何物老媼生寧馨兒?」今遂以阿堵為錢,寧馨兒為佳兒,殊不然也。前輩詩「語言少味無阿堵,冰雪相看有此君」,又「家無阿堵物,門有寧馨兒」,其意亦如此。宋廢帝之母王太后疾篤,帝不往視, 後怒謂侍者:「取刀來剖我腹,那得生寧馨兒!」觀此,豈得為佳?顧長康畫人物,不點目睛,曰:「傳神寫照正在阿堵中。」猶言「此處」也。劉真長譏殷淵源曰:「田舍兒,強學人作爾馨語。」又謂桓溫曰:「使君,如馨地寧可鬥戰求勝?」王導與何充語曰:「正自爾馨。」王恬撥王胡之手曰: 「冷如鬼手馨,強來捉人臂。」至今吳中人語言尚多用寧馨字為問,猶言「若何」也。劉夢得詩:「為問中華學道者,幾人雄猛得寧馨。」蓋得其義。以寧字作平聲讀。

鳳毛宋孝武嗟賞謝鳳之子超宗曰:「殊有鳳毛。」今人以子為鳳毛,多謂出此。按《世說》,王劭風姿似其父導,桓溫曰:「大奴固自有鳳毛。」其事在前,與此不同。

牛米燕慕容皝以牛假貧民,使佃苑中,稅其什之八;自有牛者,稅其七。參軍封裕諫,以為魏、晉之世,假官田牛者不過稅其什六,自有牛者中分之, 不取其七八也。予觀今吾鄉之俗,募人耕田,十取其五,而用主牛者,取其六,謂之牛米,蓋晉法也。

為文矜誇過實文士為文,有矜誇過實,雖韓文公不能免。如《石鼓歌》極道宣王之事偉矣,至云:「孔子西行不到秦,掎摭星宿遺羲娥。陋儒編詩不收拾,《二雅》褊迫無委蛇。」是謂三百篇皆如星宿,獨此詩如日月也。「《二雅》褊迫」之語,尤非所宜言。今世所傳石鼓之詞尚在,豈能出《吉日》、《車攻》之右?安知非經聖人所刪乎? 送孟東野序韓文公《送孟東野序》云:「物不得其平則鳴。」然其文云:「在唐、虞時,咎陶、禹其善鳴者,而假之以鳴。夔假於《韶》以鳴,伊尹鳴殷,周公鳴周。」又云:「天將和其聲,而使鳴國家之盛。」然則非所謂不得其平也。


  



  
噴嚏今人噴嚏不止者,必唉唾祝雲「有人說我」,婦人尤甚。予按《終風》詩:「寤言不寐,願言則嚏。」鄭氏箋云:「我其憂悼而不能寐,女思我心如是,我則嚏也。今俗人嚏,雲『人道我』,此古之遺語也。」乃知此風自古以來有之。

野史不可信野史雜說,多有得之傳聞及好事者緣飾,故類多失實,雖前輩不能免, 而士大夫頗信之。姑摭真宗朝三事于左。

魏泰《東軒錄》云:“真宗次澶淵,語寇萊公曰:『虜騎未退,何人可守天雄軍?』公言參知政事王欽若。退即召王於行府,諭以上意,授敕俾行。

王未及有言,公遽酌大白飲之,命曰『上馬杯』,且曰:『參政勉之,回日即為同列也。』王馳騎入魏,越十一日虜退,召為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或雲王公數進疑詞于上前,故萊公因事出之。”予按澶淵之役乃景德元年九月, 是時萊公為次相,欽若為參政;閏九月,欽若判天雄,二年四月,罷政;三年,萊公罷相,欽若復知樞密院,至天禧元年始拜相,距景德初元凡十四年。

其二事者,沈括《筆談》云:「向文簡拜右仆射,真宗謂學士李昌武曰: 『朕自即位以來,未嘗除仆射,敏中應甚喜。』昌武退朝,往候之,門闌悄然。明日再對,上笑曰:『向敏中大耐官職。』」存中自註云:「向公拜仆射,年月未曾考于國史,因見中書記,是天禧元年八月,而是年二月王欽若亦加仆射。」予按真宗朝自敏中之前拜仆射者六人:呂端、李沆、王旦皆自宰相轉,陳堯叟以罷樞密使拜,張齊賢以故相拜,王欽若自樞密使轉。及敏中轉右仆射,與欽若加左仆射同日降制,是時李昌武死四年矣。昌武者,宗諤也。

其三事者,存中《筆談》又云:「時丁晉公從真宗巡幸,禮成,詔賜輔臣玉帶。時輔臣八人,行在祗候庫止有七帶,尚衣有帶,謂之『比玉』,價直數百萬,上欲以足其數。公心欲之,而位在七人之下,度必不及己,乃諭有司:『某自有小私帶可服,候還京別賜可也。』既各受賜,而晉公一帶僅如指闊,上顧近侍速易之,遂得尚衣禦帶。」予按景德元年,真宗巡幸西京, 大中祥符元年,巡幸泰山,四年,幸河中,丁謂皆為行在三司使,未登政府。

七年,幸毫州,謂始以參知政事從。時輔臣六人,王旦、向敏中為宰相,王欽若、陳堯臾為樞密使,皆在謂上,謂之下尚有樞密副使馬知節,即不與此說合。且既為玉帶,而又名「比玉」,尤可笑。魏泰無足論,沈存中不應爾也。「越十一日」,一作「越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