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風子》    P 7


作者:沈從文
頁數:7 / 60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風子》

作者:沈從文
第7,共60。
年青人幻想浴了黃昏的微明,馳騁到生活極遼遠邊界上去。一個其聲低郁來自浮在海上小船的角聲正掠著水面,搖蕩在暮氣裡。沙灘上遠近的人物,在紫色暮氣中,已漸次消失了身體的輪廓。天上一隅,尚殘留一線紫色,薄明媚人。晚潮微有聲息,開始輕輕的嚙咬到邊岸。……那時節殘秋已盡,各處來此的人皆多數已離開了此地,黃昏中到海濱沙上來消磨那個動人黃昏的,人數已不如半月前那麼擁擠。因為捨不得這海邊,故遠遠的山嘴上,海軍學校兵營喇叭聲音飄來時,他反而向更遠一點的地方走去。他旋即休息到一隻擱在沙上的小遊艇邊,孤獨的眺望到天邊那一線殘餘雲彩。
只聽到身近邊,有一個低低的中年男子的聲音,「你瞧,鳳子。你瞧,天上的雲,神的手腕,那麼橫橫的一筆!」
一個女人一面笑著,一面很輕的說了一句話。沒有聽清楚說的是什麼,但從那個情形裡看來,兩人是正向那一線紫色注意,年青人所注意的地方,同時另外還有四隻眼睛望著的。
那兩人似乎還剛從什麼地方過來,坐到沙上不久,女人第二次很輕的說了一句話,就聽到那男子又說:「年青人的心永遠是熱的,這裡的沙子可永遠是涼爽的。」

女人仍然笑著。稍過一陣,那男子接著又說:「先前一時,林杪斜陽的金光,使一個異教徒也不能不默想到上帝。這一線紫色,這一派角色,這一片海,無顏色可塗抹的畫,無聲音可模仿的歌,無文字可寫成的詩!」
那女人,聽到這個學究風度的描畫,就又輕輕的笑了。從這種稍稍顯得放肆了一點快樂笑聲裡,可以知道女人的年齡,還不應當過二十歲。

女人似乎還故意那麼反覆的說著:「無文字的詩,無顏色的畫,這是什麼詩?我永遠讀不熟!」
那男子說:「鳳子,你是小孩子。這種詩原不是為你們預備的,這理由就是因為你們年輕了一點。一個人年輕並不是罪過,不過你們認識世界,就只用得著一雙眼睛,所以我成天聽到你說,這個好看,那個不好看。年青人的眼睛,中意一切放光熱鬧的東西,就因為自己也是一種放光熱鬧的東西!
可是……「
「你要我承認一切是美的,我已承認了!」
男子就說,「你把一切自然的看得太平常,這不是一件很公平的事。」
女人彷彿仍然笑著,且從沙地站起來,距離是那麼近,白色的衣服,在黑暗中便為女人身體畫出一個十分苗條的輪廓。
因為站起了身子,所以說話聲音也清楚多了,女人說,「我承認一切都是美的。甚至於你所稱讚到的,那船上人吹的角聲,搖蕩在這空氣裡,也全是美的。可是什麼美會成為驚人的東西?任什麼我也不至於吃驚。一切都那麼自然,都那麼永遠守著一種秩序,為什麼要吃驚?」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翰林院不只用讀的,還可以用聽的。
翰林院已優化版面配置,使聽小說更純淨。
搭配PC 版Chorme擴充功能 (文字語音朗讀助理)或手機版 朗讀APP,翰林院的內容不只可以用來閱讀,還可以用來聆聽。適度調整朗讀速度與音調,就可以享受到最美妙的聽小說的體驗。

翰林院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