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風子》    P 20


作者:沈從文
頁數:20 / 60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風子》

作者:沈從文
第20,共60。
一個好事的人,若從二百年前某種較舊一點的地圖上去找尋,當可在黔北,川東,湘西,一處極偏僻的角隅上,發現了一個名為「鎮筸」的小點。那裡同別的小點一樣,事實上應有一個城市,在那城市中,安頓了三五千人口。不過一切城市的存在,大部分皆在交通,物產,經濟活動的情形下面,成為那個城市榮枯的因緣,這一個地方,卻以另外一種意義無所依附而獨立存在。試將那個用粗糙而堅實巨大石頭砌成的圓城作為中心,向四方展開,圍繞了這邊疆僻地的孤城,約五百左右的碉堡,二百左右的營汛。碉堡各用大石塊堆成,位置在山上,隨了山嶺的脈絡蜿蜒各處走去;營汛各位置在驛路上,佈置得極有秩序。這些東西在一百七十年前,是按照了一種精密的計劃,各保持到相當距離,在周圍數百里內,平均分配下來,解決了退守一隅常作「蠢動」的邊苗「叛變」的。兩世紀來滿清人的暴政,以及因這暴政而引起的反抗,血染紅了每一條官路同每一個碉堡。到如今,一切完事了,碉堡多數業已毀掉了,營汛多數成為民房了,人民已大半同化了。落日黃昏時節,站到那個巍然獨在萬山環繞的孤城高處,眺望那些遠近殘毀碉堡,還可依稀想見當時角鼓火炬傳警告急的光景。這地方到今日,已因為變成另外一種軍事重心,一切皆以一種迅速的姿勢,在改變,在進步,同時這種進步也就正在消滅到過去一切隔閡和仇恨……凡是有機會,追隨了屈原溯江而行那條常年澄清的沅水,向上走去的旅客和商人,若打量由陸路入黔入川,不經古夜郎國,不經永順龍山,都應當明白「鎮筸」是個可以安頓他的行李最可靠也最舒服的地方。那裡土匪的名稱不習慣於一般人的耳朵。兵卒純善如平民,與人無侮無擾。農民勇敢而安分,且莫不敬神守法。商人各負擔了花紗同貨物,灑脫的向深山村莊裡走去,同平民作有無交易,謀取什一之利。地方統治者分數種:最上為天神,其次為官,又其次才為村長同執行巫術的神的侍奉者。人人潔身信神,守法愛官。每家皆有兵役,可按月各自到營上領取一點銀子,一份米糧,且可從官家領取二百年前被政府所沒收的公田播種。城中人每年各按照家中有無,殺豬,宰羊,磔狗,獻雞,獻魚,求神保佑五穀的繁殖,六畜的興旺,兒女的長成,以及疾病婚喪的禳解。人人皆很高興擔負官府所分派的捐款,又自動的捐錢給廟祝或單獨執行巫術者。一切事保持一種淳樸習慣,遵從古禮。春秋二季農事起始與結束時,照例有年老人向各處人家斂錢,為社稷神唱木傀儡戲。旱歎祈雨,便有小孩子各抬了活狗,帶上柳條,或紮成草龍,各處走去。春天常有春官,穿黃衣各處念農事歌詞。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