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風子》    P 32


作者:沈從文
頁數:32 / 60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風子》

作者:沈從文
第32,共60。
我們這地方的神不像基督教那個上帝那麼頑固的。神的意義在我們這裡只是『自然』,一切生成的現象,不是人為的,由於他來處置。他常常是合理的,寬容的,美的。人作不到的算是他所作,人作得的歸人去作。人類更聰明一點,也永遠不妨礙到他的權力。科學只能同迷信相衝突,或被迷信所阻礙,或消滅迷信。我這裡的神並無迷信,他不拒絕知識,他同科學無關。科學即或能在空中創造一條虹霓,但不過是人類因為歷史進步聰明了一點,明白如何可以成一條虹,但原來那一條非人力的虹的價值還依然存在。人能模仿神跡,神應當同意而快樂的。「
「但科學是在毀滅自然神學的。」
「老師,這有什麼要緊?人是要為一種自己所不知的權力來制服的,皇帝力量不能到這偏僻地方,所以大家相信神在主宰一切。在科學還沒有使人人能相信自己以前,仍然盡他們為神所管束,到科學發達夠支配一切人的靈魂時候,神慢慢的隱藏消滅,這一切都不須我們擔心。但神在××人感情上佔的地位,除了他支配自然以外,只是一個抽像的東西,是正直和誠實和愛。科學第一件事就是真,這就是從神性中抽出的遺產,科學如何發達也不會拋棄正直和愛,所以我這裡的神又是永遠存在,不會消滅的。」

那城市中人在這理論上,顯然同意了。那個神的說明,卻不願意完全承認完全同意的。在朋友說完以後,他接著就說:「總爺,從另外一個見解上看來,科學雖是求真的事情,他的否認力量和破壞力量,對以神為依據的民族所生的影響,在接受時,轉換時,人民的感情上和習慣上,是會發生騷亂不安的。我想請你在這一點上,稍稍注意一下。我對這問題在平時缺少思索,我現在似乎作著拋磚引玉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