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風子》    P 33


作者:沈從文
頁數:33 / 60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風子》

作者:沈從文
第33,共60。
那總爺說:「老師,你太客氣了點。你明白,這些空話,是只有你來到這裡,才給我一個機會談到的。平常時節,我不作興把思想徘徊到這個理論上面。你意思是以為我們聰明了一點,從別個民族進步上看來,已到了不能夠相信神的程度,但同時自己能力卻太薄弱了,又薄弱得沒有力量去單獨相信我們自己,結果將發生一點社會的悲劇,結果一切秩序會因此而混亂,結果將有一時期不安。老師,這是一定的,不可免的。但這個悲劇,只會產生於都會上,同農村無關。預言是無味的,不可靠的,但這預言若根據老師那個理由,則我們不妨預言,中國的革命,表面上的統一不足樂觀。中國是信神的,少數受了點科學富國強種教育的人,從國外回來,在能夠應用科學以前,先來否認神的統治,且以為改變組織即可以改變信仰,社會因此在分解,發生不斷的衝突,這種衝突,恐怕將給我們三十年混亂的教訓。這預言我大膽的同你談到,我們可以看看此後是什麼樣子。」
城市中人微笑著,總爺從他朋友的微笑上,看得出那個預言,是被「太大膽了一點的假定」那種意思否認到的,他於是繼續了下面的推理。
「老師,照這預言看來,農村的和平自然會有一日失去的。
農民的動搖不是在信仰上,應當是在經濟上。可是這不過我們一點預言,這預言從一點露水而來,我們不妨還歸到露水的討論吧。請你注意那邊,那一叢白色的禾梗旁,那點黃花,如何驚人!是誰說過這樣體面的言語:自然不隨意在一朵花上多生一根毫毛。你瞧,真是……「兩人合併起來應有八十年的壽命,但卻為那點生命不過數日、在晨光積露中的草花顏色與配置吸引了過去,徘徊了約十分鐘左右。兩人一面望到這黃花作了一些愉快而又坦白的談話,另外遠處一個女人的歌聲,才把他們帶回到」人事「上來。

歌聲如一線光明,清新快樂浮蕩在微濕空氣中,使人神往情移。
城市中人說:「總爺,××地方使人言語華麗的理由,我如今可明白了,因為你們這地方有一切,還有這種悅耳的歌聲!」
總爺微微笑著,望到歌聲所在一方,「老師,你這句話應當留下來說給那些唱歌人聽的,這是一句誠實的話。可是你得謹慎一點,因為每一滴放光的露珠,都可以濕了你的鞋子,莫讓每一句歌聲,在你情感上中毒,是一件要緊的事。」
城市中人說:「我盼望你告我在這些事上,神所持的見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