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風子》    P 49


作者:沈從文
頁數:49 / 60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風子》

作者:沈從文
第49,共60。
「從一個城市中人見地說來,若我們裝成聰明一點,就應當作詩,若我們當真聰明,就應當沉默。」
「是的,是的,老師。你記起我上一次所說那個話,你同意我那種解釋了。在這情形下面,文字是糟粕之糟粕。在這情形裡口上沉默是必需的,正因為口上沉默,心靈才能歡呼。
(他望了一下月光)不過這時還稍早了一點,等一等,你會聽到那些年青喉嚨對於這良夜訴出的感謝與因此而起愛悅。若果我們可以坐到前面一點那個草積上去,我們不妨聽到二更或三更。在這些歌聲所止處,有的是放光的眼睛,柔軟的手臂,以及那個同夜一樣柔和的心。我們還應當各處走去,因為可以從各種鳥聲裡,停頓在最悅耳那一個鳥身邊。「
「在新鮮的有香味的稻草積上,躺下來看天上四隅拋擲的流星,我夢裡曾經過那麼一次。」

「老師,快樂是孿生的,你不妨溫習一下舊夢。」
兩人於是就休息到平田中一個大草積上面,仰面躺下了。
深藍而沉靜的天空,嵌了一些稀稀的蒼白色星子,覆在頭上美麗溫柔如一床繡花的被蓋,月光照及地方與黑暗相比稱,如同巧匠作成的圖案。身旁除草蟲合奏外,只聽到蟲類在夜氣中振翅,如有無數生了小小翅膀的精靈往來。
那城市中人說:「總爺,恢復了你××人的風格,用你那華麗的語言,為這景色下的傳說,給一張美麗圖畫罷。」

堡上總爺便為他的朋友說了一些××人在月光下所常唱的歌,以及這歌的原來產生傳說。那種敘述是值得一聽的,敘述的本身同時就是一首詩歌,城市中人聽來忘了時間的過去。
若不為了遠處那點快樂而又健康的男子歌聲截斷了談話,兩個人一定還不會急於把這談話結束。
我不問烏巢河有多少長,
我不問螢火蟲能放多少光。
你要去你莫騎流星去,
你有熱你永遠是太陽。
你莫問我將向那兒飛,
天上的宕鷹雅雀都各有巢歸。
既是太陽到時候也應回山後,
你只問月亮「明夜裡你來不來?」
這歌聲只是一片無量無質滑動在月光中的東西,經過了堡上總爺的解釋,城市中人才明白這是黃昏中男女分手時節對唱的歌,才明白那歌詞的意義。總爺等候歌聲止了以後,又說:「老師,你注意一下這歌尾曳長的『些』字,這是跟了神巫各處跑去那個僕人口中唱出的,三十年來歌詞還鮮明如畫!
這是《楚辭》的遺音,足供那些專門研究家去討論的。這種歌在××農莊男女看來是一點補劑,因為它可以使人忘了過分的疲倦。「
城市中人則說因了總爺的敘述,使聽者實在就忘了疲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