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風子》    P 50


作者:沈從文
頁數:50 / 60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風子》

作者:沈從文
第50,共60。
且說他明白了一種真理,就是從那些吃肉喝酒的都會人口裡,只會說出粗俗鄙俚的言語,從成日吃糙米飯的人口中,聽出纏綿典雅的歌聲,這種巧妙的處置,使他為神而心折。
他們離開草積後,走過了上次城市中人獨自來過的栗林,上了長隴,在隴脊平路上慢慢的走著,遊目四矚,大地如在休息,一匹大而飛行迅速的螢火蟲,打兩人的頭上掠過去,城市中人說:「這個攜燈夜行者,那麼顯得匆忙。」
總爺說:「這不過是一個跑差趕路的螢火蟲罷了。你瞧那一邊,鳳尾草同山梔子那一方面,不是正有許多同我們一樣從容盤桓的小火炬嗎?它們似乎並不為照自己的路而放光,它們只為得是引導精靈遊行。」
兩人那麼說著笑著,把長隴已走盡了,若再過去,便應向堡後森林走去了。城市中人擔心在那些大樹下面遇著大蛇,因此請求他的朋友向原來的路走回。他們在栗林前聽到平田內有蘆管奏曲的聲音,兩人緩緩的向那個聲音所在處走去,到近身時在月光下就看到一個穿了白色衣褲的農莊漢子,翻天仰臥在一個草積上,極高興的吹他那個由兩枝蘆竹做成的管,兩人不欲驚動這個快樂的人,不欲掃他的興,就無聲無息,站到月光下,聽了許久。

月光中露水潤濕了一切,那個蘆管聲音,到半夜後,在月下似乎為露水所濕,向四方飛散而去,也微微沉重一點。
十、神之再現
那個城裡來的客人,擁著有乾草香味的薄棉被,躺在細麻布帳子裡,思索自己當前的地位,覺得來到這個古怪地方,真是一種奇遇。人的生活與觀念,一切和大都市不同,又恰恰如此更接近自然。一切是詩,一切如畫,一切鮮明凸出,然而看來又如何絕頂荒謬!是真有個神造就這一切,還是這裡一群人造就了一個神?本身所在既不是天堂,也不像地獄,倒是一個類乎抽像的境界。我們和某種音樂對面時,常常如同從抽像感到實體的存在,綜合興奮,悅樂,和一點輕微憂鬱作成張無形的搖椅,情感或靈魂,就儼然在這張無形椅子上搖蕩。目前卻從現實中轉入迷離。一切不是夢,唯其如此,所得正是與夢無異的迷離。
感官嶄新的經驗,彷彿正在啟發他,教育他。他漫無頭緒這樣那樣的想:……是誰派定的事?倘若我當真來到這個古怪地方,愛上了一個女孩子,我是留在這裡享受荒唐的熱情,聽這個神之子支配一生,還是把她帶走,帶她到那個被財富,權勢,和都市中的禮貌,道德,成衣人,理髮匠,所扭曲的人間去,虐待這半原始的生物肉體與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