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風子》    P 55


作者:沈從文
頁數:55 / 60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風子》

作者:沈從文
第55,共60。
晚飯後兩人果然就騎了馬過黃狗沖,到得莊子前面大松樹下時,已快黃昏。只見莊前一片田坪裡,打掃得乾乾淨淨,許多人正在安排敬神儀式的場面:有人用白灰畫地界,出五方八格;有人縛扎竹竿,豎立拱形竹門;有人安鬥,斗中裝滿五穀;有人劈油柴縛大火燎。另外一方面還有人露天燒了大鍋沸水,刮除供祭品用的豬羊毛,把收拾好了的豬羊掛在梯子上,開膛破腹,掏取內臟。大家都為這儀式準備而忙碌著。一個中年巫師和兩個助手,頭上裹纏紅巾,也來回忙著。
莊主人是個小地主,穿上月藍色家機布大衫,青寧綢短褂,在場指揮。許多小孩子和婦人都在近旁談笑。附近大稻草堆積上,到處都有人。另外還有好幾條狗,也光著眼睛很專心似的蹲在大路上看熱鬧。
預備的原來是一種謝土儀式。等待一切鋪排停當時,已將近戌刻了。那時節從總爺堡寨裡和礦山上邀約來的和歌幫手,也都換了新漿洗過的褲褂,來到場上了。場中火燎全點燃時,忽然顯得場面莊嚴起來。
巫師換上了鮮紅如血的緞袍,穿上青絨鞋,拿一把銅劍,一個牛角,一件用雜色繒帛作成的法物,(每一條彩帛代表一個人名,凡拜寄這個神之子作義父的孩子,都獻上那麼一條彩帛,可望延壽多祜。)助手擂鼓鳴金,放了三個土炮,巫師就全幅披掛的上了常起始吹角,吹動那個呼風喚雨召鬼樂神的鏤花牛角,聲音淒厲而激揚,散播原野,上通天庭。用一種緩慢而嚴肅的姿勢,向斗壇跪拜舞踴。且用一種低郁的歌聲,應和雄壯的金鼓聲,且舞且唱。

第一段表演儀式的起始,準備迎神從天下降,享受地上人旨酒美食,以及人民對神表示敬意的種種娛樂。大約經過一點鐘久,方告完畢。法事中用牛角作主要樂器,因為角聲不特是向神呼號,同時事實上還招邀了遠近村莊男女老幼約三百人,前來參加這個盛會!
法事完畢時主人請巫師到預定座位上去休息。參加的觀眾越來越多,人語轉嘈雜,在較黑暗地方到處是青年女子的首帕,放光的眼睛,和清朗的笑語聲。王杉堡的主人和城裡來客,其時也已經把馬匹交給隨從,坐在田坪一角,成為上賓,喝著主人獻上的蜜糖茶了。城裡有人覺得已被他朋友引導到了一個極端荒唐的夢境裡,所以對當前一切都發生興味。
就一切鋪排看來,准知道這儀式將越來越有意思,所以興致很好的等待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