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自傳》    P 17


作者:沈從文
頁數:17 / 96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自傳》

作者:沈從文
第17,共96。
於是我就在道尹衙門口平地上看到了一大堆骯髒血污人頭,還有衙門口鹿角上,轅門上,也無處不是人頭。從城邊取回的幾架雲梯,全用新毛竹作成(就是把這新從山中砍來的竹子,橫橫的貫了許多木棍),雲梯木棍上也懸掛許多人頭。看到這些東西我實在希奇,我不明白為什麼要殺那麼多人。我不明白這些人因什麼事就被把頭割下。我隨後又發現了那一串耳朵,那麼一串東西,一生真再也不容易見到過的古怪東西!叔父問我:「小東西,你怕不怕?」我說「不怕。」我原先已聽了多少殺仗的故事,總說是「人頭如山,血流成河」,看戲時也總說是「千軍萬馬分個勝敗」,卻除了從戲台上間或演秦瓊哭頭時可看到一個木人頭放在朱紅盤子裡托著舞來舞去,此外就不曾看到過一次真的殺仗砍下什麼人頭。現在卻有那麼一大堆血淋淋的從人頸脖上砍下的東西。我並不怕,可不明白為什麼這些人就讓兵士砍他們,有點疑心,以為這一定有了錯誤。
為什麼他們被砍?砍他們的人又為什麼?心中許多疑問,回到家中時問爸爸,爸爸只說這是「造反打了敗仗」,也不能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我當時以為爸爸那麼偉大的人,天上地下知道不知多少事,居然也不明白這件事,倒真覺得奇怪。到現在我才明白這事永遠在世界上不缺少,可是誰也不能夠給小孩子一個最得體的回答。
這革命原是城中紳士早已知道,用來對付鎮筸鎮和辰沅永靖兵備道兩個衙門裡的旗人大官同那些外路商人,攻城以前先就約好了的。但臨時卻因軍隊方面談的條件不妥誤了大事。

革命算已失敗了,殺戮還只是剛在開始。城防軍把防務佈置周密妥當後,就分頭派兵下鄉去捉人,捉來的人只問問一句兩句話,就牽出城外去砍掉。平常殺人照例應當在西門外,現在「造反」的人既從北門來,因此應殺的人也就放在北門河灘上殺戮。當初每天必殺一百左右,每次殺五十個人時,行刑兵士還只是二十人,看熱鬧的也不過三十左右。有時衣也不剝,繩子也不捆縛,就那麼跟著趕去的。常常有被殺的站得稍遠一點,兵士以為是看熱鬧的人,就忘掉走去。被殺的差不多全從鄉下捉來,糊糊塗塗不知道是些什麼事,因此還有一直到了河灘被人吼著跪下時,才明白行將有什麼新事,方大聲哭喊驚惶亂跑,劊子手隨即趕上前去那麼一陣亂刀砍翻的。

這愚蠢殘酷的殺戮繼續了約一個月,才漸漸減少下來。或者因為天氣既很嚴冷,不必擔心到它的腐爛,埋不及時就不埋,或者又因為還另外有一種示眾意思,河灘的屍首總常常躺下四五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