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自傳》    P 19


作者:沈從文
頁數:19 / 96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自傳》

作者:沈從文
第19,共96。
革命使我家中也起了變化。不多久,爸爸與一個姓吳的競選去長沙會議代表失敗,心中十分不平,賭氣出門往北京去了。和本地闕祝明同去,住楊梅竹斜街酉西會館,組織了個鐵血團謀刺袁世凱,被偵探發現,闕被捕當時槍決。我父親因看老譚的戲,有熟人通知,即逃出關,在熱河都統姜桂題、米振標處隱匿(因為相熟),後改名換姓在赤峰、建平等縣作科長多年,袁死後才和家裡通信。只記到借人手寫信來典田還賬。到後家中就破產了。父親的還鄉,還是我哥哥出關萬里尋親接回的。哥哥會為人畫像,借此謀生,東北各省都跑過,最後才在赤峰找到了父親。爸爸這一去,直到十一年後當我從湘邊下行時,在辰州又見過他一面,從此以後便再也見不著了。
我爸爸在競選失敗離開家鄉那一年,我最小的一個九妹,剛好出世三個月。
革命後地方不同了一點,綠營制度沒有改變多少,屯田制度也沒有改變多少,地方有軍役的,依然各因等級不同,按月由本人或家中人到營上去領取食糧與碎銀。守兵當值的,到時照常上衙門聽候差遣。馬兵仍照舊把馬養在家中。衙門前鐘鼓樓每到晚上仍有三五個吹鼓手奏樂。但防軍組織分配稍微不同了,軍隊所用器械不同了,地方官長不同了。縣知事換了本地人,鎮守使也換了本地人。當兵的每家大門邊釘了一小牌,載明一切,且各因兵役不同,木牌種類也完全不同。道尹衙門前站在香案旁宣講聖諭的秀才已不見了。
但革命印象在我記憶中不能忘記的,卻只是關於殺戮那幾千無辜農民的幾幅顏色鮮明的圖畫。

民三左右地方新式小學成立,民四我進了新式小學,民六夏我便離開了家鄉,在沅水流域十三縣開始過流蕩生活,接受另外一種人生教育了。
第一部分 從文自傳第6節 我上許多課仍然不放下那一本大書(1)
我改進了新式小學後,學校不背誦經書,不隨便打人,同時也不必成天坐在桌邊,每天不只可以在小院子中玩,互相扭打,先生見及,也不加以約束,七天照例又還有一天放假,因此我不必再逃學了。可是在那學校照例也就什麼都不曾學到。每天上課時照例上上,下課時就遵照大的學生指揮,找尋大小相等的人,到操坪中去打架。一出門就是城牆,我們便想法爬上城去,看城外對河的景致。上學散學時,便如同往常一樣,常常繞了多遠的路,去城外邊街上看看那些木工手藝人新雕的佛像貼了多少金。看看那些鑄鋼犁的人,一共出了多少新貨。或者什麼人家孵了小雞,也常常不管遠近必跑去看看。一到星期日,我在家中寫了十六個大字後,就一溜出門,一直到晚方回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