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自傳》    P 24


作者:沈從文
頁數:24 / 96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自傳》

作者:沈從文
第24,共96。
有時這好人明知道我在河中,當時雖無法擒捉,回頭卻常常隱藏在城門邊,坐在賣蕎粑的苗婦人小茅棚裡,很有耐心的等待著。等到我十分高興的從大路上同幾個朋友走近身時,他便風快的同一隻公貓一樣,從那小棚中躍出,一把攫住了我衣領。於是同行的朋友就大嚷大笑,伴送我到家門口,才自行散去。不過這種事也只有三兩次,從經驗上既知道這一著棋時,我進城時便常常故意慢一陣,有時且繞了極遠的東門回去。
我人既長大了些,權利自然也多些了,在生活方面我的權利便是,即或家中明知我下河洗了澡,只要不是當面被捉,家中可不能用爬搔皮膚方法決定我應否受罰了。同時我的游泳自然也進步多了。我記得,我能在河中來去泅過三次,至於那個名叫熊澧南的,卻大約能泅過五次。

下河的事若在平常日子,多半是三點晚飯以後才去。如遇星期日,則常常幾人先一天就邀好,過河上游一點棺材潭的地方去,泡一個整天,泅一陣水又摸一會魚,把魚從水中石底捉得,就用枯枝在河灘上燒來當點心。有時那一天正當附近十里長寧哨苗鄉場集,就空了兩隻手跑到那地方去玩一個半天。到了場上後,過賣牛處看看他們討論價錢盟神發誓的樣子,又過賣豬處看看那些大豬小豬,查看它,把後腳提起時必銳聲呼喊。又到賭場上去看那些鄉下人一隻手抖抖的下注,替別人擔一陣心。又到賣山貨處去,用手摸摸那些豹子老虎的皮毛,且聽聽他們談到獵取這野物的種種危險經驗。又到賣雞處去,欣賞欣賞那些大雞小雞,我們皆知道什麼雞戰鬥時厲害、什麼雞生蛋極多。我們且各自把那些鬥雞毛色記下來,因為這些雞照例當天全將為城中來的兵士和商人買去,五天以後就會在城中鬥雞場出現。我們間或還可在敞坪中看苗人決鬥,用扁擔或雙刀互相拚命。小河邊到了場期,照例來了無數小船和竹筏,竹筏上且常常有長眉秀目臉兒極白奶頭高腫的青年苗族女人,用繡花大衣袖掩著口笑,使人看來十分舒服。我們來回走二三十里路,各個人兩隻手既是空空的,因此在場上什麼也不能吃。間或誰一個人身上有一兩枚銅元,就到賣狗肉攤邊去割一塊狗肉,蘸些鹽水,平均分來吃吃。或者無意中誰一個在人叢中碰著了一位親長,被問道:「吃過點心嗎?」人家正餓著,互相望了會兒,羞羞怯怯的一笑。那人知道情形了,便說:「這成嗎?不喝一杯還算趕場嗎?」到後自然就被拉到狗肉攤邊去,切一斤兩斤肥狗肉,分割成幾大塊,各人來那麼一塊,蘸了鹽水往嘴上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