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自傳》    P 27


作者:沈從文
頁數:27 / 96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自傳》

作者:沈從文
第27,共96。
當我轉入高小那年,正是民國五年,我們那地方為了上年受蔡鍔討袁戰事的刺激,感覺軍隊非改革不能自存,因此本地鎮守署方面,設了一個軍官團。前為道尹後改苗防屯務處方面,也設了一個將弁學校。另外還有一個教練兵士的學兵營,一個教導隊。小小的城裡多了四個軍事學校,一切都用較新方式訓練,地方因此氣像一新。由於常常可以見到這類青年學生結隊成排在街上走過,本地的小孩以及一些小商人,都覺得學軍事較有意思,有出息。有人與軍官團一個教官作鄰居的,要他在飯後課餘教教小孩子,先在大街上練操,到後卻借了附近由皇殿改成的軍官團操場使用,不上半月,便招集了一百人左右。
有同學在裡面受過訓練來的,精神比起別人來特別強悍,顯明不同於一般同學。我們覺得奇怪。這同學就告我們一切,且問我願不願意去。並告我到裡面後,每兩月可以考選一次,配吃一份口糧作守兵戰兵的,就可以補上名額當兵。在我生長那個地方,當兵不是恥辱。多久以來,文人只出了個翰林即熊希齡,兩個進士,四個拔貢。至於武人,隨同曾國荃打入南京城的就出了四名提督軍門,後來從日本士官學校出來的朱湘溪,還作蔡鍔的參謀長,出身保定軍官團的,且有一大堆,在湘西十三縣似佔第一位。本地的光榮原本是從過去無數男子的勇敢流血博來的。誰都希望當兵,因為這是年輕人一條出路,也正是年輕人唯一的出路。同學說及進「技術班」時,我就答應試來問問我的母親,看看母親的意見,這將軍的後人,是不是仍然得從步卒出身。
那時節我哥哥已過熱河找尋父親去了,我因不受拘束,生活既日益放肆,不易教管,母親正想不出處置我的好方法,因此一來,將軍後人就決定去作兵役的候補者了。

第一部分 從文自傳第8節 預備兵的技術班

家中聽說我一到那邊去,既有機會考一份口糧,且明白裡面規矩極嚴,以為把我放進去受預備兵的訓練,實在比讓我在外面撒野較好。即或在技術班免不了從天橋掉下的危險,但有人親眼看到掉下來,總比無人照料,到那些空山裡從高崖上摔下來好些,因此當時便答應了。母親還為我縫了一套灰布制服。
我把這消息告給學校那個梁班長時,軍衣還不曾縫好,他就帶我去見了一次姓陳的教官。我第一次見到那個挺著胸脯的人,實在有點害怕。但我卻因為聽說他的槓桿技術曾經得過全省錦標,能夠在天橋上豎蜻蜓用手來回走四五次,又能在槓桿上打大車輪至四十來次,簡直是個新式徐良、黃天霸,因此雖畏懼他卻也歡喜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