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自傳》    P 32


作者:沈從文
頁數:32 / 96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自傳》

作者:沈從文
第32,共96。
這教師就是個奇人趣人,不拘向任何一方翻觔斗時,毫不用力,只需把頭一偏,即刻就可以將身體在空中打一個轉折。他又會爬樹,極高的桅子,頃刻之間就可上去。他又會拿頂,在城牆雉堞上,在城樓上,在高桅半空棋枓上,無地無處不可以身體倒豎把手當成雙腳,來支持很久的時間。他又會泅水,任何深處都可以一汆子到底,任何深處都可以泅去。他又會摸魚,釣魚,叉魚,有魚的地方他就可以得魚。他又明醫術,誰跌碰傷了手腳時,隨手採幾樣路邊草藥,搗碎敷上,就可包好。他又善於養雞養鴨,大門前常有許多高貴種類的鬥雞。他又會種花,會接果樹,會用泥土捏塑人像。
這舊式的一組能夠存在,且居然能夠招收許多子弟,實在說來,就全為的是這個教練的奇才異能。他雖同那麼一大堆小孩子成天在一處過日子,卻從不拿誰一個錢,也從不要公家津貼一個錢。他只屬於中營的一個老戰兵,他作這件事也只因為他歡喜同小孩子在一處。全城人皆喊他為「滕師傅」,他卻的的確確不委屈這一個稱呼。他樣樣來得懂得,並且無一事不精明在行,你要騙他可不成,你要打他你打不過他。最難得處就是他比誰都和氣,比誰都公道。但由於他是一個不識字的老戰兵,見「額外」「守備」這一類小官時也得謙謙和和的喊一聲「總爺」。他不單教小孩子打拳,有時還鼓勵小孩子打架;他不只教他們擺陣,甚至於還教他們洗澡、賭博。因此家中有規矩點的小孩,卻不大到他這裡來,到他身邊來的,多數是些寒微人家子弟。

他家裡藏了漆朱紅花紋的牛皮盾牌,帶紅櫻的標槍,鍍銀的方天畫戟,白檀木的齊眉棍。他家中有無數的武器,同時也有無數的玩具:有鑼、有鼓、有笛子胡琴,漁鼓簡板,骨牌紙牌,無不齊全。大白天,家中照例當常有人唱戲打牌,如同一個俱樂部。到了應當練習武藝時,弟子兒郎們便各自扛了武器到操坪去。天氣炎熱不練武,吃過飯後就帶領一群小孩,並一籠雛鴨,拿了光緻緻的小魚叉,一同出城下河去教練小孩子泅水,且用極優美姿勢鑽進深水中去摸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