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風俗通義    P 14


作者:應劭
頁數:14 / 22
類別:社會紀錄

 

風俗通義

作者:應劭
第14,共22。
謹按世本「神農作琴。」尚書「舜彈五弦之琴,歌南風之詩,而天下治。」詩云:「我有嘉賓,鼓瑟鼓琴。」雅琴者,樂之統也,與八音並行。然君子所常禦者,琴最親密,不離于身,非必陳設于宗廟鄉黨,非若鐘鼓羅列于++也。雖在窮閻陋巷陋巷,深山幽谷,猶不失琴。以為琴之大小得中而聲音和,不聲不+人而流漫,小聲不湮滅而不聞,適足以和人意氣,感人善心。故琴之為言禁也,雅之為言正也,言君子守正以自禁也。夫以正雅之聲,動感正意,故善心勝,邪惡禁。是以古之聖人君子,慎所以自感,因邪禁之適,故近之。間居則為從容以致思焉,+有所窮困,其道閉塞,不得施行,及有所通達而用事,則著之於琴,以抒其意,以下後人。其道行和樂而作者,命其曲曰暢。暢者,言其道之美暢,猶不敢自安,不驕不溢,好禮不以,暢其意也。其遇閉塞憂愁而作者,命其曲曰操。操者,言遇+畜遭害,因厄窮迫、雖怨恨失意,猶守禮義,不懼不懾,樂道而不失其操者也。伯子牙方鼓琴,鐘子期聽之,而意在高山,子期曰:「善哉乎!巍巍若太山。」頃之問而意在流水,鐘子又曰:「善哉乎!」湯湯若江、河。”子期死,伯牙破琴絶弦,終身不復鼓,以為世無足為音者也。今琴長四尺五寸,法四時五行也。七弦者,法七星也。大弦為君,小弦為臣,文王、武王加二弦,以合君臣之恩。

空侯


謹按漢書:孝武皇帝賽南越,禱祠太乙、後土,始用樂人侯調依琴作坎坎之樂,言其坎坎應節奏也,侯以姓冠章耳。或說空侯取其空中。琴瑟皆空,何調坎侯耶,斯論是也。詩云:「坎坎鼓我。」是其文也。



謹按禮樂記:「箏,五弦築身也。」今並、涼二州箏形如瑟,不知誰所改作也。或日秦蒙恬所造。



謹按太史公記:燕太子丹遣荊軻欲西刺秦王,與客送之易水而設祖道。高漸離擊築,荊軻和歌,為變徵之音,士皆垂髮涕+。復為羽聲慷慨,而士皆瞠目,發盡上指冠。荊軻入秦,事敗而死,漸離變名易姓為人庸保,匿作於宋子。久之,作苦,聞其家堂上客擊築,伎+,不能毋出言,曰:「彼有善不善。」從者告主曰:「彼庸乃知音,竊言是非。」家丈人作樂,乃前使擊+,一坐稱美,賜酒。而漸離念久畏約毋窮已時,乃退,出裝匣中鞏與其善衣,更容貌而前。莫不驚愕,不與亢禮,以為上客。使擊築歌,無不涕位而去者。宋子客傳之,聞于秦始皇。始皇召見,人有識者,乃高漸離。始皇惜其善擊築,重殺之,乃+其目。使擊鞏,未嘗不稱善。稍益近之,漸離乃以+置築木中,後進得近,舉築樸始皇,不中,於是遂誅。



謹按易稱:「日+之離,不鼓缶而歌。」詩云:「坎其擊缶,宛丘之道。」缶者,瓦器所以盛酒漿,秦人鼓之以節歌。太史公記::趟惠王與秦昭王會于繩池,秦王飲酒酣,曰:「寡人竊聞趙王好音,請奏瑟。」趙王鼓瑟,秦御史前曰:「某日秦王與趙王飲,令趙王鼓瑟。」藺相如前曰:「竊聞秦王善為秦聲,請奏缶以相樂。」秦王怒,不許。於是相+進曰:「五步之內,相如請得以頸血濺大玉矣!」左右欲刃,相+張目叱之,皆靡。於是秦王不+,為一擊缶。相如顧召御史書曰:「秦王為趙王擊缶也。」




謹按禮樂記:武帝時丘仲之所作也。笛者,+也,所以蕩+邪穢,納之於雅正也。長一尺四寸,七孔,其後又有羌笛。馬融笛賦曰:“近世雙笛從羌起,羌人伐竹未及已。龍鳴水中不見己,截竹吹之音相似。+其上孔通洞之,材以當+便易持。涼君明賢批把謹按此近世樂家所作,不知誰也。以手批把,因以為名。長三尺五寸,法天地人與五行,四弦象四時。



謹按禮樂記:「管,三十六簧也,長四尺二寸。」今二十三管。



謹按世本:「女媧作簧。」簧,笙中簧也。詩云:「吹笙鼓簧,承筐是將。」

謹按周禮:「+ 師氏掌教國子吹+」詩云:「以+ 不+」樂之器竹管三孔,所以和眾聲也。

鹿

謹按世本:「蘇成公作+。」管樂,長尺一寸。詩云:「伯氏吹+,仲氏吹+。」

簫謹按尚書:舜作「蕭韶九成,鳳凰來儀。」其形參差,像凰之翼,十管,長一尺。

籟 謹按禮樂記:「三孔+也。大者謂之笙,小者謂之+。」+

謹按漢書舊註:「+,吹+也。」+者,撫也,言其節撫威義。



謹按漢書註:「+,+也。」言其聲音++,名自定也。

第七

窮通

<<易>.稱:「懸象著明,莫大乎於日月。」然時有昏晦。<<詩>>美「滔滔江、漢,南北之紀」。然時有壅滯。<<論語>>:「固天縱之,莫盛於聖。」然時有困否。日月不失其體,故蔽而復明;江、 漢不失其源,故窮而復通;聖人不失其德,故廢而復興。非唯聖人俾爾¤厚,夫有恆者亦允臻矣。是故君子厄窮而不閔,勞辱而不苟,樂天知命,無怨尤焉。故錄先否後喜曰窮通也。

孔子困於陳、蔡之間,七日不嘗粒,藜羹不糝,而猶絃琴於室。顏回釋菜於戶外,子路、子貢相與言曰「夫子逐於魯,削跡於衛,拔樹於宋,今復見厄於此。殺夫子者無罪,籍夫子者不禁,夫子絃歌鼓舞,未嘗絶音。蓋君子之無恥也,若此乎!」顏淵無以對,以告孔子。孔子恬然推琴,喟然而嘆曰「由與賜,小人也。召,吾語之。」子路與子貢入,子路曰:「如此可謂窮矣。」夫子曰:“由,是何言也!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翰林院不只用讀的,還可以用聽的。
翰林院已優化版面配置,使聽小說更純淨。
搭配PC 版Chorme擴充功能 (文字語音朗讀助理)或手機版 朗讀APP,翰林院的內容不只可以用來閱讀,還可以用來聆聽。適度調整朗讀速度與音調,就可以享受到最美妙的聽小說的體驗。

翰林院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