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千字文    P 2

作者:周興嗣
頁數:2 / 3
類別:學齡前教育

 

罔談彼短 靡恃己長: 不要去談論別人的短處,也不要依仗自己有長處就不思進取。
信使可復 器欲難量: 誠實的話要能經受時間的考驗;器度要大,讓人難以估量。

墨悲絲染 詩贊羔羊: 墨子為白絲染色不褪而悲泣,「詩經」中因此有「羔羊」篇傳揚。
景行維賢 克唸作聖: 高尚的德行只能在賢人那裡看到;要剋制私慾,努力倣傚聖人。
德建名立 形端表正: 養成了好的道德,就會有好的名聲;就像形體端莊,儀表也隨之肅穆一樣。
空谷傳聲 虛堂習聽: 空曠的山谷中呼喊聲傳得很遠,寬敞的廳堂裡說話聲非常清晰。
禍因惡積 福緣善慶: 禍害是因為多次作惡積累而成,幸福是由於常年行善得到的獎賞。
尺璧非寶 寸陰是競: 一尺長的璧玉算不上寶貴,一寸短的光陰卻值得去爭取。
資父事君 曰嚴與敬: 供養父親,待奉國君,要做到認真、謹慎、恭敬。
孝當竭力 忠則盡命: 對父母孝,要盡心竭力;對國君忠,要不惜獻出生命。
臨深履薄 夙興溫凊: 要「如臨深淵,如履薄冰」那樣小心謹慎;要早起晚睡,讓父母冬暖夏涼。
似蘭斯馨 如松之盛: 能這樣去做,德行就同蘭花一樣馨香,同青松一樣茂盛。
川流不息 淵澄取映: 還能延及子孫,像大河川流不息;影響世人,像碧潭清澄照人。
容止若思 言辭安定: 儀態舉止要莊重,看上去若有所思;言語措辭要穩重,顯得從容沉靜。
篤初誠美 慎終宜令: 無論修身、求學、重視開頭固然不錯,認真去做,有好的結果更為重要。
榮業所基 籍甚無竟: 有德能孝是事業顯耀的基礎,這樣的人聲譽盛大,傳揚不已。
學優登仕 攝職從政: 學習出色並有餘力,就可走上仕道〈做官〉,擔任一定的職務,參與國家的政事。
存以甘棠 去而益詠: 召公活着時曾在甘棠樹下理政,他過世後老百姓對他更加懷念歌詠。
樂殊貴賤 禮別尊卑: 選擇樂曲要根據人的身份貴賤有所不同;採用禮節要按照人的地位高低有所區別。

上和下睦 夫唱婦隨: 長輩和小輩要和睦相處,夫婦要一唱一隨,協調和諧。 
外受傅訓 入奉母儀: 在外面要聽從師長的教誨,在家裡要遵守母親的規範。
諸姑伯叔 猶子比兒: 對待姑姑、伯伯、叔叔等長輩,要像是他們的親生子女一樣。
孔懷兄弟 同氣連枝: 兄弟之間要非常相愛,因為同受父母血氣,猶如樹枝相連。
交友投分 切磨箴規: 結交朋友要意相投,學習上切磋琢磨,品行上互相告勉。
仁慈隱惻 造次弗離: 仁義、慈愛,對人的惻隱之心,在最倉促、危急的情況下也不能拋離。
節義廉退 顛沛匪虧: 氣節、正義、廉潔、謙讓的美德,在最窮困潦倒的時候也不可虧缺。
性靜情逸 心動神疲: 品性沉靜淡泊,情緒就安逸自在;內心浮躁好動,精神就疲憊睏倦。
守真志滿 逐物意移: 保持純潔的天性,就會感到滿足;追求物慾享受,天性就會轉移改變。
堅持雅操 好爵自縻: 堅持高尚鐵情操,好的職位自然會為你所有。
都邑華夏 東西二京: 古代的都城華美壯觀,有東京洛陽和西京長安。
背邙面洛 浮渭據涇: 東京洛陽背靠北邙山,南臨洛水;西京長安左跨渭河,右依涇水。
宮殿盤鬱 樓觀飛驚: 宮殿盤旋曲折,重重迭迭;樓閣高聳如飛,觸目驚心。
圖寫禽獸 畫彩仙靈: 宮殿上繪着各種飛禽走獸,描畫出五彩的天仙神靈。
丙舍傍啟 甲帳對楹: 正殿兩邊的配殿從側面開啟,豪華的賬幕對著高高的楹柱。
肆筵設席 鼓瑟吹笙: 宮殿中大擺宴席,樂人吹笙鼓瑟,一片歌舞昇平的景象。
升階納陛 弁轉疑星: 登上台階進入殿堂的文武百官,帽子團團轉,像滿天的星星。
右通廣內 左達承明: 右面通向用以藏書的廣內殿,左面到達朝臣休息的承明殿。
既集墳典 亦聚群英: 這裡收藏了很多的典籍名著,也集着成群的文武英才。
杜稿鐘隷 漆書壁經: 書殿中有杜度的草書、鐘繇的隷書,還有漆寫的古籍和孔壁中的經典。
府羅將相 路俠槐卿: 宮廷內將想依次排成兩列,宮廷外大夫公卿夾道站立。
戶封八縣 家給千兵: 他們每戶有八縣之廣的封地,配備成千以上的士兵。
高冠陪輦 驅轂振纓: 他們戴着高高的官帽,陪着皇帝出遊,駕着車馬,帽帶飄舞着,好不威風。
世祿侈富 車駕肥輕: 他們的子孫世代領受俸祿,奢侈豪富,出門時輕車肥馬,春風得意。
策功茂實 勒碑刻銘: 朝廷還詳盡確實地記載他們的功德,刻在碑石上流傳後世。
磻溪伊尹 佐時阿衡: 周武王磻溪遇呂尚,尊他為「太公望」;伊尹輔佐時政,商湯王封他為「阿衡」。
奄宅曲阜 微旦孰營: 周成王佔領了古奄國曲阜一帶地面,要不是周公旦輔政哪裡能成?
桓公匡合 濟弱扶傾: 齊桓公九次會合諸侯,出兵援助勢單力薄和麵臨危亡的諸侯小國。
綺回漢惠 說感武丁: 漢惠帝做太子時靠綺裡季才倖免廢黜,商君武丁感夢而得賢相傳說。
俊乂密勿 多士寔寧: 能人治政勤勉努力,全靠許多這樣的賢士,國家才富強安寧。
晉楚更霸 趙魏困橫: 晉、楚兩國在齊之後稱霸,趙、魏兩國因連橫而受困于秦。
假途滅虢 踐土會盟: 晉獻公向虞國借路去消滅虢國;晉文公在踐土與諸侯會盟,推為盟主。
何遵約法 韓弊煩刑: 蕭何遵循簡約刑法的精神制訂九律,韓非卻受困于自己所主張的嚴酷刑法。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