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自傳》    P 91


作者:沈從文
頁數:91 / 96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自傳》

作者:沈從文
第91,共96。
我因為作事多了些,不可免錯處也多些。好在和「三家村」、「閻王殿」均無關係,當不至於如巴金冰心困難。這自然也只是比較上說的。只有好好學習下去,老老實實等待外批、內檢。解放也大致是上頭有一定安排,即總的安排。例如卞舅舅處,卞舅舅是收信人對詩人卞之琳的稱呼。卞之琳在科學院社會科學部作研究工作。揪了卅多人,津津於《紅樓夢》煩瑣考證的吳世昌,因新回國,即得解放。詩人雖是小頭頭,李健吾在戲劇問題上哇啦哇啦多,和錢鍾書等均已解放。馮至是周揚搞外文重要副手,也聽說要解放。甚至於俞平伯還在解放商討中。協和醫大只有一個權威待批,別的全無事。以彼例此,我們即太不重要,十分渺小了。可是本單位人少,總得要個非黨對立面,好教育青年,所以應放一時不會放。平時既無什麼野心,作的幾件較大事情,又是得到上面點頭的,所以或不至於受過大衝擊。一切可放心。近來血壓還是在二百上下,心臟供血不良,每天經常心痛,頭有時沉重不能使用。此後希望完全恢復工作,大致已不可能,將來總不外「免職」、「退休」二者間擇其一。好些未完成的基本功,在一二年後即有機會完成,也只希望在「顧問」位置上備咨詢,不希望再獨當一面來作費力不討好的傻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