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山鬼》    P 5


作者:沈從文
頁數:5 / 19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山鬼》

作者:沈從文
第5,共19。
  沒有空,毛弟是在同娘說話,抱不平就不能兼顧這邊的事情,但是見娘在作揖,毛弟回了頭,喝一聲「好混賬東西!」
  奔過去,腳還不著身,花雞明白三十六計走為上計,稍慢一點便吃虧,於是就逃了。
  那不成,逃也不成,還要追。雞忙著飛上了草積上去避難,毛弟爬草積。其餘的雞也顧不得看毛弟同花雞作戰了,一齊就奔集到盆邊來聚餐。
  要說出毛弟的媽得到消息是怎樣的歡喜,是不可能的事情。事情太難了,尤其是毛弟的媽這種人,就是用顏色的筆來畫,也畫不出的。這老娘子為了癲子的下落,如同吃了端午節羊角粽,久久不消化一樣;這類乎粽子的東西,橫在心上已五天。如今的消息,卻是一劑午時茶,一服下,心上東西就消融掉了。

  一個人,一點事不知,平白無故出門那麼久,身上又不帶有錢,性格又是那麼瘋瘋癲癲象代寶(代寶是著名的瘋漢),萬一一時頭腦發了迷,憑癲勁,一直向那自己亦莫名其妙的遼遠地方走去,是一件可能的事情!或者,到山上去睡,給野狗豹子拖了也說不定!或者,夜裡隨意走,不小心掉下一個地窟窿裡去,也是免不了的危險!癲子自從失心癲了後,悄悄出門本來是常有的事。為了看桃花,走一整天路;為了看木人頭戲,到別的村子住過夜,這是過去的行為。但一天,或兩天,自然就又平安無事歸了家,是有一定規律的。因有了先例,毛弟的媽對於癲子的行動,是並不怎樣不放心。不過,四天呢?五天呢?——若是今天還不得消息,以後呢?在所能想到的意外禍事,至少有一件已落在癲子頭上了。倘若是命運菩薩當真是要那麼辦,作弄人,毛弟的媽心上那塊積痞就只有變成眼淚慢慢流盡的一個方法了。
  在峒裡,老虎峒,離此不過四里路,就像在眼前,遠也只像在對門山上,毛弟的媽釋然了。毛弟爬上草積去追雞,毛弟的媽便用手摩挲那個水罐子。

  毛弟擒著了雞了,雞懂事,知道故意大聲咖呵咖呵拖長喉嚨喊救命。
  「毛毛,放了它吧。」
  媽是昂頭視,見到毛弟得意揚揚的,一隻手抓雞翅膊,一隻手捏雞喉嚨,雞在毛弟刑罰下,叫也叫不出聲了。
  「不要捏死它,可以放得了!」
  聽媽的話開釋了那惡霸,但是用力向地上一摜,這花雞,多靈便,在落地以前,還懂得怎樣可以免得回頭骨頭疼,就展開翅子,半跌半飛落到毛弟的媽身背後。其他的雞見到這惡霸已受過苦了,怕報仇,見到它來就又躲到一邊瞧去了。
  毛弟想跳下草積,娘見了,不准。
  「慢慢下,慢慢下,你又不會飛,莫讓那雞見你跌傷腳來笑你吧。」
  毛弟變方法,就勢溜下來。
  「你是不是見到你哥?」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翰林院不只用讀的,還可以用聽的。
翰林院已優化版面配置,使聽小說更純淨。
搭配PC 版Chorme擴充功能 (文字語音朗讀助理)或手機版 朗讀APP,翰林院的內容不只可以用來閱讀,還可以用來聆聽。適度調整朗讀速度與音調,就可以享受到最美妙的聽小說的體驗。

翰林院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