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山鬼》    P 8


作者:沈從文
頁數:8 / 19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山鬼》

作者:沈從文
第8,共19。
  裝束呢,按照湖南西部鄉下小富農的主婦章法,頭上不拘何時都搭一塊花格子布帕。衣裳材料冬天是棉夏天是山葛同苧麻,顏色冬天用藍青,夏天則白的——這衣服,又全是家機織成,雖然粗,卻結實。袖子平時是十九卷到肘以上,那一雙能推磨的強健的手腕,便因了裸露在外同臉是一個顏色。是的,這老娘子生有一對能作工的手,手以外,還有一雙翻山越嶺的大腳,也是可貴的!人雖近中年,卻無城裡人的中年婦人的毛病,不病,不疼,身體縱有小小不適時,吃一點薑湯,內加上點胡椒末,加上點紅糖,乘熱吃下蒙頭睡半天,也就全好了。腰是硬朗的,這從每天必到井坎去擔水可以知道的。說話時,聲音略急促,但這無妨於一個家長的尊嚴。臉龐上,就是我說的那紅紅的瘦瘦的臉龐上,雖不像那類在梨林場上一帶開飯店的內掌櫃那麼永遠有笑渦存在,不過不拘一個大人一個小孩見了這婦人,總都很滿意。凡是天上的神給了中國南部接近苗鄉一帶鄉下婦人的美德,毛弟的媽照例也得了全份。譬如象強健,耐勞,儉省治家,對外復大方,在這個人身上全可以發現。他說話的天才,也並不缺少。我說的「全份」,真是得了全份,是帶有鄉評意味的。
  自從毛弟的爹因了某年的時疫,死到田里後(這婦人還只三十五歲),即便承擔了命運為派定一個寡婦應有的擔子。

  好好的埋葬了丈夫,到廟中念了一些經,從眼裡流了一些淚,帶了三年孝,才把堂屋中丈夫的靈座用火焚化了。毛弟的爹死了後,做了一家之主的她,接手過來管理著一切:照料到田地,照料到兒子,照料到欄裡的牛,照料到菜豬和生卵的一群雞。許多事,比起她丈夫在生時節勤快得多了。對於自己幾畝田,這老娘子都不把他放空,督著長工好好的耕種,天旱雨打不在意。期先預備著了款,按時繳納衙門的糧賦。每月終,又照例到保董處去繳納地方團防捐。春夏秋冬各以其時承受一點小憂愁,同時承受一些小歡喜,又隨便在各樣憂喜事上流一些眼淚。一年將告結束時,就請一個苗巫師來到家裡,穿起繡花衣裳,打鑼打鼓還願為全家祝福。——就這樣,到如今,快十年了,一切依然一樣,而自己,也並不曾老許多。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翰林院不只用讀的,還可以用聽的。
翰林院已優化版面配置,使聽小說更純淨。
搭配PC 版Chorme擴充功能 (文字語音朗讀助理)或手機版 朗讀APP,翰林院的內容不只可以用來閱讀,還可以用來聆聽。適度調整朗讀速度與音調,就可以享受到最美妙的聽小說的體驗。

翰林院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