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山鬼》    P 13


作者:沈從文
頁數:13 / 19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山鬼》

作者:沈從文
第13,共19。
  每一天當太陽從寨西大土坡上落下後,這裡就有人陸續前來了。住在大坳村子裡的人,為了抱在手上的小孩嚷著要到貓貓山去看熱鬧,特意把一頓晚飯提早吃,也是常有的事情。保董有時宣佈他政見,也總選這個處所。要探聽本村消息,這裡是個頂方便地方。找巫師還願,尤其是除了到這裡來找他那兩個徒弟以外,讓你打鑼喊也白費神。另一個說法,這裡是民眾劇場,是地方參事廳,單說是學校,還不能把它的範圍括盡!
  到了這裡有些什麼樣的玩意兒?多得很。感謝天,特為這村裡留下一些老年人,由這些老年人口中,可以知道若干年前打長毛的故事。同輩碩果僅存是老年人的悲哀,因了這些故事的複述,眼看到這些孫曾後輩小小心中為給注入本村光榮的夢以後的驚訝,以及因此而來的人格的擴張,老年人當到此時節,也像即刻又成了壯年奮勇握刀橫槊的英雄了。那些退伍的兵呢,他們能告給人以一些屬於鄉中人所知以外奇怪有趣的事跡,如象草煙作興賣到一塊錢一枚,且未吃以前是用玻璃紙包好。又能很大方的拿出一些銀角子來作小孩子打架勝利的獎品。這小小白色圓東西,便是這本村壯士從湖北省或四川省歸來帶回的新聞。一個小孩子從這銀角子上頭就可以在腦子中描寫一部英雄史。一個小孩子從這銀角子上頭也可以做著無涯境的夢。這小東西的休息處,是那偉大的人物胸前嶄新的黃色麂皮抱兜中。當到一個小孩把同等身材孩子撲倒三次以上時,就成那勝利武士的獎品了。
  遇到唱山歌時節,這裡只有那少壯孤身長年的份。又要俏皮,又要逗小孩子笑,又同時能在無意中掠取當場老婆子的眼淚與青年少女的愛情的把戲,算是長年們最拿手的山歌。
  得小孩們山莓紅薯一類供養最多的,是教山歌的師傅。把少女心中的愛情的火把燃起來,山歌是象引線燈芯一類東西(藝術的地位,在一個原始社會裡,無形中已得到較高安置了)。這些長年們,同一隻陽雀樣子自由唱他編成的四句齊頭歌,可以說是他在那裡施展表現「博取同情的藝術」,以及教小孩子以將來對女子的「愛的技術」。

  猜謎呢,那大多數是為小女孩預備的遊戲。這是在訓練那些小小頭腦,以目中所習見的一切的物件用些韻語說出來,男小子是不大相宜於這事情的。
  男小孩子是來此纏腰,打觔斗,做蛤蟆吃水,栽天樹,做老虎伸腰,同到各對各的打平和架。選出了對子,在大坪壩內,當到公證人來比武,那是這裡男小子的唯一的事業,從這訓練中,養成了強悍的精神以外,還給了老年人以愉快。
  如今是初夏,這晚會,自然比天氣還冷雨又很多的春天要熱鬧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