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沈從文全集《山鬼》    P 15


作者:沈從文
頁數:15 / 19
類別:文學

 

沈從文全集《山鬼》

作者:沈從文
第15,共19。
  「萬萬,你看誰個生得黑點誰就是你哥!」
  萬萬不再回頭也就聽出這是頂憋賴的儺巴聲音了。故作還不注意的萬萬,並不停止他歌喉,一面唱,一面斜斜走過去,剛剛走到儺巴身邊時,猛伸手來扳著儺巴的肩只一摜,閃不知腳還是那麼一拐,儺巴就拉斜跌倒,大眾哄然笑了起來。
  儺巴爬起便撲到萬萬身上,想打個猛不知,但精伶便捷的萬萬隻一讓,加上是一掌,儺巴便又給人放倒到土坪上了。
  儺巴可不爬起了,只在地下蓄力想乘勢驟抱萬萬的腳桿。

  「起來吧,起來吧,看這個!」一個退伍副爺大叔從他皮兜子內夾取一個銀角子,高高舉起給儺巴助威。儺巴像一匹獅子,一起身就纏著萬萬的腰身。
  「黑小鬼,你跟老子遠去罷,」萬萬身一擺,儺巴登不住,彈出幾步以外又躺下了。
  「爬起再來呀!看這裡,是袁世凱呀!」袁世凱也罷,魯智深也罷,今天的儺巴,成了被孫大聖痛毆的豬八戒,坐在地上只是哼,說是承認輸。真是三百斤野豬,只是一張嘴,儺巴在萬萬面前除了嘴毒以外沒有法寶可亮了。

  大叔把那角子丟到半空去,又用手接住,「好兄弟,這應歸萬萬——誰來同我們武士再比拚一番吧。」
  「慢一點,我也有份的!」不知是誰在土堆上故意來搗亂,始終又不見人下。
  「來就來,不然我可要去吃夜飯去了。」因此才知萬萬原是空肚子來專門告眾人的癲子消息的。
  「慢一點,不忙!」但是仍然不見下。
  不久,一個經紀家的長年唱起櫓歌來,天已全黑了。在一些星子擁護業已打斜的上弦月的夜景中,大家儼然如同坐在一隻大麻陽烏篷船上順水下流的歡樂,小孩子們幫同吆喝打號子,櫓歌唱到洞庭湖時,鉤子樣的月已下沉了。
  五
  雖然說,癲子本身有了下落,證明了他是還好好的活在這世界上面。但是不是在明天後天就便可以如所預料的歸來?
  這無從估定。因此這癲子,依舊遠遠的走去,是不是可能的?
  在這事上毛弟的娘也是依然全無把握的,土地得了一隻雞,也正如同供奉母雞一隻於本地鄉約一個樣:上年紀的神,並不與那上年紀的人能幹多少,就是有力量,凡事也都不大肯負責來做的。天若欲把這癲子趕到另一個地方去,未必就能由這老頭子行使權勢為把這癲子趕回!
  但是,癲子當真可就在這時節轉到家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