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西廂記    P 16


作者:王實甫
頁數:16 / 23
類別:古典詞曲

 

西廂記

作者:王實甫
第16,共23。
姐姐在這裡等着,我過去。說過呵,休歡喜,說不過,休煩惱。[紅見夫人科][夫人云]小賤人,為甚麼不跪下!你知罪麼?[紅跪雲]紅娘不知罪。[夫人云]你故自口強哩。若實說呵,饒你;若不實說呵,我直打死你這個賤人!誰着你和小姐花園裡去來?[紅雲]不曾去,誰見來?[夫人云]歡郎見你去來,尚故自推哩。[打科][紅雲]夫人休閃了手,且息怒停嗔,聽紅娘說。

[鬼三台]夜坐時停了針綉,共姐姐閒窮究,說張生哥哥病久。咱兩個背着夫人,向書房問候。[夫人云]問候呵,他說甚麼?[紅雲]他說來,道 「老夫人事已休,將恩變為仇,着小生半途喜變做憂」。他道:「紅娘你且先行,教小姐權時落後。」


[夫人云]他是個子孩兒家,着他落後怎麼![紅唱]

[禿廝兒]我則道神針法灸,誰承望燕侶鶯儔。他兩個經今月餘則是一處宿,何須你一一問緣由?

[聖藥王]他每不識憂,不識愁,一雙心意兩下投。夫人得好休,便好休,這其間何必苦追求?常言道「女大不中留」。

[夫人云]這端事都是你個賤人。[紅雲]非是張生小姐紅娘之罪,乃夫人之過也。[夫人云]這賤人倒指下我來,怎麼是我之過?[紅雲]信者人之根本,「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大車無囗,小車無(車兀),其何以行之哉?」當日軍圍普救,夫人所許退軍者,以女妻之。張生非慕小姐顏色,豈肯區區建退軍之策?兵退身安,夫人悔卻前言,豈得不為失信乎?既然不肯成就其事,只合酬之以金帛,令張生舍此而去。卻不當留請張生於書院,使怨女曠夫,各相早晚窺視,所以夫人有此一端。目下老夫人若不息其事,一來辱沒相國家譜;二來張生日後名重天下,施恩於人,忍令反受其辱哉?使至官司,老夫人亦得治家不嚴之罪。官司若推其詳,亦知老夫人背義而忘恩,豈得為賢哉?紅娘不敢自專,乞望夫人台鑒:莫若恕其小過,成就大事,(扌閏)之以去其污,豈不為長便乎?

[麻郎兒]秀才是文章魁首,姐姐是仕女班頭;一個通徹三教九流,一個曉盡描鸞刺繡。

[么篇]世有、便休、罷手,大恩人怎做敵頭?起白馬將軍故友,斬飛虎叛賊草寇。

[絡絲娘]不爭和張解元參辰卯酉,便是與崔相國出乖弄醜。到底干連着自己骨肉,夫人索窮究。


[夫人云]這小賤人也道得是。我不合養了這個不肖之女。待經官呵,玷辱家門。罷罷!俺家無犯法之男,再婚之女,與了這廝罷。紅娘喚那賤人來![紅見旦雲]且喜姐姐,那棍子則是滴溜溜在我身上,吃我直說過了。我也怕不得許多,夫人如今喚你來,待成合親事。[旦雲]羞人答答的,怎麼見夫人?[紅雲]娘根前有甚麼羞?

[小桃紅]當日個月明才上柳梢頭,卻早人約黃昏後。羞得我腦背後將牙兒襯着衫兒袖。猛凝眸,看時節則見鞋底尖兒瘦。一個恣情的不休,一個啞聲兒廝耨。呸!那其間可怎生不害半星兒羞?

[旦見夫人科][夫人云]鶯鶯,我怎生抬舉你來,今日做這等的勾當;則是我的孽障,待怨誰的是!我待經官來,辱沒了你父親,這等不是俺相國人家的勾當。罷罷罷!誰似俺養女的不長進!紅娘,書房裡喚將那禽獸來![紅喚末科][末雲]小娘子喚小生做甚麼?[紅雲]你的事發了也,如今夫人喚你來,將小姐配與你哩。小姐先招了也,你過去。[末雲]小生惶恐,如何見老夫人?當初在誰在老夫人行說來?[紅雲]休佯小心,過去便了。

[么篇]既然漏怎干休?是我相投首。俺家裡陪酒陪茶倒(扌閏)就。你休愁,何須約定通媒媾?我棄了部署不收,你原來「苗而不秀」。呸!你是個銀樣 (邋為金旁)槍頭。

[末見夫人科][夫人云]好秀才呵,豈不聞「非先王之德行不敢行」。我待送你去官司裡去來,恐辱沒俺家譜。我如今將鶯鶯與你為妻,則是俺三輩兒不招白衣女媚,你明日便上朝取應去。我與你養着媳婦,得官呵,來見我;駁落呵,休來見我。[紅雲]張生早則喜也。

[東原樂]相思事,一筆勾,早則展放從前眉兒皺,美愛幽歡恰動頭。既能夠,張生,你覷兀的般可喜娘龐兒也要人消受。

[夫人云]明日收拾行裝,安排果酒,請長老一同送張生到十里長亭去。[旦念]寄語西河堤畔柳,安排青眼送行人。[同夫人下][紅唱]

[收尾]來時節畫堂簫鼓鳴春晝,列着一對兒鸞交鳳友。那其間才受你說媒紅,方吃你謝親酒。[並下]

第三折

[夫人長老上雲]今日送張生赴京,十里長亭,安排下筵席。我和長老先行,不見張生小姐來到。[旦、末、紅同上][旦雲]今日送張生上朝取應,早是離人傷感,況值那暮秋天氣,好煩惱人也呵!悲歡聚散一杯酒,南北東西萬里程。

[正宮][端正好]碧雲天,黃花地,西風緊。北雁南飛。曉來誰染霜林醉?總是離人淚。

[滾繡球]恨相見得遲,怨歸去得疾。柳絲長玉驄難系,恨不倩疏林掛住斜暉。馬兒(辶屯)辶屯的行,車兒快快的隨,卻告了相思迴避,破題兒又早別離。聽得道一聲去也,鬆了金釧;遙望見十里長亭,減了玉肌:此恨誰知?

[紅雲]姐姐今日怎麼不打扮?[旦雲]你那知我的心裡呵?

[叨叨令]見安排着車兒、馬兒,不由人熬熬煎煎的氣;有甚麼心情花兒、厴兒,打扮得嬌嬌滴滴的媚;準備着被兒、枕兒,則索昏昏沉沉的睡;從今後衫兒、袖兒,都(扌溫)幫重重疊疊的淚。兀的不悶殺人也麼哥!兀的不悶殺人也麼哥!久已後書兒、信兒,索與我淒淒惶惶的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