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西廂記    P 18


作者:王實甫
頁數:18 / 23
類別:古典詞曲

 

西廂記

作者:王實甫
第18,共23。
[么篇]清霜淨碧波,白露下黃葉。下下高高,道路曲折;四野風來左右亂踅。我這裡奔馳,他何處困歇?

[清江引]獃答孩店房兒裡沒話說,悶對如年夜。暮雨催寒蛩,曉風吹殘月,今宵酒醒何處也?


[旦雲]在這個店兒裡,不免敲門。[末雲]誰敲門哩?是一個女人的聲音。我且開門看咱。這早晚是誰?

[慶宣和]是人呵疾忙快分說,是鬼呵合速滅。[旦雲]是我。老夫人睡了,想你去了呵,幾時再得見,特來和你同去。[末唱]聽說罷將香羅袖兒拽,卻原來是姐姐、姐姐。

難得小姐的心勤!

[喬牌兒]你是為人須為徹,將衣袂不藉。綉鞋兒被露水泥沾惹,腳心兒管踏破也。

[旦雲]我為足下呵,顧不得迢遞。[旦唧唧了]

[甜水令]想著你廢寢忘餐,香消玉減,花開花謝,猶自覺爭些;便枕冷衾寒,鳳只鸞孤,月圓雲遮,尋思來有甚傷嗟。

[折桂令]想人生最苦離別,可憐見千里關山,獨自跋涉。似這般割肚牽腸,倒不如義斷恩絶。雖然是一時間花殘月缺,休猜做瓶墜簪折。不戀豪傑,不羡驕奢;自願的生則同衾,死則同穴。

[外淨一行扮卒子上叫雲]恰才見一女子渡河,不知那裡去了?打起火把者。分明見他走在這店中去也,將出來!將出來![末雲]卻怎了?[旦雲]你近後,我自開門對他說。

[水仙子]硬圍着普救寺下鍬鑊,強當住咽喉仗劍鉞。賊心腸饞眼惱天生得劣。[卒子云]你是誰家女子,夤夜渡河?[旦唱]休言語,靠後些!杜將軍你知道他是英傑,覷不覷着你為了醯醬,指一指教你化做 (艹冖月)血。騎着匹白馬來也。

[卒子搶旦下][末驚覺雲]呀,原來卻是夢裡。且將門兒推開看。只見一天露氣,滿地霜華,曉星初上,殘月猶明。無端燕鵲高枝上,一枕鴛鴦夢不成!


[雁兒落]綠依依牆高柳半遮,靜悄悄門掩清秋夜。疏剌剌林梢落葉風,昏慘慘雲際穿窗月。

[得勝令]驚覺我的是顫巍巍竹影走龍蛇,虛飄飄莊周夢蝴蝶,絮叨叨促織兒無休歇,韻悠悠砧聲兒不斷絶。痛煞煞傷別,急剪剪好夢兒應難捨;冷清清的咨嗟,嬌嘀嘀玉人兒何處也!

[仆雲]天明也。咱早行一程兒,前面打火去。[末雲]店小二哥,還你房錢,鞴了馬者。

[鴛鴦煞]柳絲長咫尺情牽惹,水聲幽彷彿人嗚咽。斜月殘燈,半明不滅。暢道是舊恨連綿,新愁鬱結;別恨離愁,滿肺腑難淘瀉。除紙筆代喉舌,千種相思對誰說。[並下]

[絡絲娘煞尾]都則為一官半職,阻隔得千山萬水。

第五本:張君瑞慶團圓雜劇

楔子

[末引僕人上開雲]自暮秋與小姐相別,倏經半載之際。托賴祖宗之蔭,一舉及第,得了頭名狀元。如今在客館聽候聖旨御筆除授,惟恐小姐掛念,且修一封書,令琴童家去,達知夫人,便如小生得中,以安其心。琴童過來,你將文房四寶來,我寫就家書一封,與我星夜到河中府去。見小姐時說:「官人怕娘子憂,特地先着小人將書來。」即忙接了回書來者。過日月好疾也呵!

[仙呂][賞花時]相見時紅雨紛紛點綠苔,別離後黃葉蕭蕭凝暮靄。今日見梅開,別離半載。琴童,我囑咐你的言語記着!則說道特地寄書來。[下]

[仆雲]得了這書,星夜望河中府走一遭。[下]

第一折

[旦引紅娘上開雲]自張生去京師,不覺半年,杳無音信。這些時神思不快,妝鏡懶抬,腰肢瘦損,茜裙寬褪,好煩惱人也呵!

[商調][集賢賓]雖離了我眼前,卻在心上有;不甫能離了心上,又早眉頭。忘了時依然還又,惡思量無了無休。大都來一寸眉峰,怎當他許多顰皺。新愁近來接着舊愁,廝混了難分新舊。舊愁似太行山隱隱,新愁似天塹水悠悠。

[紅雲]姐姐往常針尖不倒,其實不曾閒了一個綉床,如今百般的悶倦。往常也曾不快,將息便可,不似這一場清減得十他利害。[旦唱]

[逍遙樂]曾經消瘦,每遍猶閒,這番最陡。[紅雲]姐姐心兒悶呵,那裡散心耍咱。[旦唱]何處忘憂?看時節獨上妝樓,手卷簾上玉鈎,空目斷山明水秀;見蒼煙迷時樹,衰草連天,野渡橫舟。

[旦雲]紅娘,我這衣裳這些時都不似我穿的。[紅雲]姐姐正是「腰細不勝衣」。[旦唱]

[掛金索]裙染榴花,睡損胭脂皺;紐結丁香,掩過芙蓉扣;綫脫珍珠,淚濕香羅袖;楊柳眉顰,「人比黃花瘦」。

[僕人上雲]奉相公言語,特將書來與小姐。恰才前廳上見了夫人,夫人好生歡喜,着入來見小姐。早至後堂。[咳嗽科][紅問雲]誰在外面?[見科][紅見仆了][紅笑雲]你幾時來?可知道「昨夜燈花報,今朝喜鵲噪。」姐姐正煩惱哩,你自來?和哥哥來?[仆雲]哥哥得了官也,着我寄書來。[紅雲]你則在這裡等着,我對俺姐姐說了呵,你進來。[紅見旦笑科][[旦雲]這小妮子怎麼?[紅雲]姐姐,大喜大喜,咱姐夫得了官也。[旦雲]這妮子見我悶呵,特故哄我。[紅雲]琴童在門首,見了夫人了,使他進來見姐姐,姐夫有書。[旦雲[慚愧,我也有盼着他的日頭,喚他入來。[仆入見旦科][旦雲]琴童,你幾時離京師?[仆雲]離京一月多,我來時哥哥去吃遊街棍子去了。[旦雲]這禽獸不省得,狀元喚做誇官,遊街三日。[仆雲]夫人說的便是,有書在此,[旦做接書科]

[金菊花]早是我只因他去減了風流,不爭你寄得書來又與我添些兒證候。說來的話兒不應口,無語低頭,書在手,淚凝眸。

[旦開書看科]

[醋葫蘆]我這裡開時和淚開,他那裡修時和淚修,多管閣着筆尖兒未寫早淚先流,寄來的書淚點兒兀自有。我將這新痕把舊痕湮透。正是一重愁翻做兩重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