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楚辭    P 5

作者:屈原
頁數:5 / 17
類別:古典詩

 

凌陽侯之氾濫兮,忽翱翔之焉薄?


心絓結而不解兮,思蹇產而不釋。

將運舟而下浮兮,上洞庭而下江。

去終古之所居兮,今逍遙而來東。

羌靈魂之慾歸兮,何須臾而忘反!

背夏浦而西思兮,哀故都之日遠。

登大墳以遠望兮,聊以舒吾憂心。

哀州土之平樂兮,悲江介之遺風。

當陵陽之焉至兮,淼南渡之焉如?

曾不知夏之為丘兮,孰兩東門之可蕪?

心不怡之長久兮,憂與愁其相接。

惟郢路之遙遠兮,江與夏之不可涉。

忽若去不信兮,至今九年而不復。

慘鬱鬱而不通兮,蹇侘傺而含慼。

外承歡之汋約兮,訁甚荏弱而難持。

忠湛湛而願進兮,妒被離而鄣之。

堯、舜之抗行兮,了杳杳而薄天。

眾讒人之嫉妒兮,被以不慈之偽名。

憎慍惀之修美兮,好夫人之忼慨。

眾踥蹀而日進兮,美超遠而逾邁。

亂曰:曼余目以流觀兮,冀壹反之何時?

鳥飛反故鄉兮,狐死必首丘。

信非吾罪而棄逐兮,何日夜而忘之?

九章 抽思

作者:屈原

心鬱鬱之憂思兮,獨永嘆乎增傷。

思蹇產之不釋兮,曼遭夜之方長。

悲秋風之動容兮,何回極之浮浮!

數惟蓀之多怒兮,傷余心之憂憂。

願搖起而橫奔兮,覽民尤以自鎮。

結微情以陳辭兮,矯以遺夫美人。

昔君與我成言兮,曰:「黃昏以為期。」

羌中道而回畔兮,反既有此他志。

憍吾以其美好兮,覽余以其修姱。

與余言而不信兮,蓋為余而造怒。

願承閒而自察兮,心震悼而不敢。

悲夷猶而冀進兮,心怛傷之憺々。

茲歷情以陳辭兮,蓀詳聾而不聞。

固切人之不媚兮,眾果以我為患。

初吾所陳之耿著兮,豈不至今其庸亡?

何獨樂斯之蹇蹇兮?願蓀美之可完。

望三五以為像兮,指彭咸以為儀。

夫何極而不至兮,故遠聞而難虧。

善不由外來兮,名不可以虛作。

孰無施而有報兮,孰不實而有獲?

少歌曰:與美人抽怨兮,並日夜而無正。

憍吾以其美好兮,敖朕辭而不聽。

倡曰:有鳥自南兮,來集漢北。

好姱佳麗兮,牉獨處此異域。


既惸獨而不群兮,又無良媒在其側。

道卓遠而日忘兮,願自申而不得。

望北山而流涕兮,臨流水而太息。

望孟夏之短夜兮,何晦明之若歲!

惟郢路之遼遠兮,魂一夕而九逝。

曾不知路之曲直兮,南指月與列星。

願徑逝而不得兮,魂識路之營營。

何靈魂之信直兮,人之心不與吾心同!

理弱而媒不通兮,尚不知余之從容。

亂曰:長瀨湍流,溯江潭兮。

狂顧南行,聊以娛心兮。

軫石崴嵬,蹇吾願兮。

超回志度,行隱進兮。

低徊夷猶,宿北姑兮。

煩冤瞀容,實沛徂兮。

愁嘆苦神,靈遙思兮。

路遠處幽,又無行媒兮。

道思作頌,聊以自救兮。

憂心不遂,斯言誰告兮!

九章 懷沙

作者:屈原

滔滔孟夏兮,草木莽莽。

傷懷永哀兮,汩沮南土。

眴兮杳杳,孔靜幽默。

鬱結紆軫兮,離愍而長鞠。

撫情效志兮,冤屈而自抑。

刓方以為圜兮,常度未替。

易初本迪兮,君子所鄙。

章畫志墨兮,前圖未改。

內厚質正兮,大人所晟。

巧倕不斫兮,孰察其撥正。

玄文處幽兮,矇瞍謂之不章。

離婁微睇兮,瞽謂之不明。

變白以為黑兮,倒上以為下。

鳳皇在笯兮,鷄鶩翔舞。

同糅玉石兮,一概而相量。

夫惟黨人鄙固兮,羌不知余之所臧。

任重載盛兮,陷滯而不濟。

懷瑾握瑜兮,窮不知所示。

邑犬群吠兮,吠所怪也。

非俊疑傑兮,固庸態也。

文質疏內兮,眾不知余之異采。

材樸委積兮,莫知余之所有。

重仁襲義兮,謹厚以為豐。

重華不可遻兮,孰知余之從容!

古固有不併兮,豈知何其故!

湯、禹久遠兮,邈而不可慕。

懲連改忿兮,抑心而自強。

離慜而不遷兮,願志之有像。

進路北次兮,日昧昧其將暮。

舒憂娛哀兮,限之以大故。

亂曰:浩浩沅、湘,分流汨兮。

修路幽蔽,道遠忽兮。

懷質抱情,獨無匹兮。

伯樂既沒,驥焉程兮。

民生稟命,各有所錯兮。

定心廣志,余何畏懼兮!

曾傷爰哀,永嘆喟兮。

世溷濁莫吾知,人心不可謂兮。

知死不可讓,願勿愛兮。

明告君子,吾將以為類兮。

九章 思美人

作者:屈原

思美人兮,攬涕而佇眙。

媒絶路阻兮,言不可結而詒。

蹇蹇之煩冤兮,陷滯而不發。

申旦以舒中情兮,志沉菀而莫達。

願寄言於浮雲兮,遇豐隆而不將。

因歸鳥而致辭兮,羌迅高而難當。

高辛之靈晟兮,遭玄鳥而致詒。

欲變節以從俗兮,媿易初而屈志。

獨歷年而離愍兮,羌馮心猶未化。

寧隱閔而壽考兮,何變易之可為。

知前轍之不遂兮,未改此度。

車既覆而馬顛兮,蹇獨懷此異路。

勒騏驥而更駕兮,造父為我操之。

遷逡次而勿驅兮,聊假日以須時。

指嶓塚之西隈兮,與纁黃以為期。

開春發歲兮,白日出之悠悠。

吾將蕩志而愉樂兮,遵江、夏以娛憂。

攬大薄之芳茝兮,搴長洲之宿莽。

惜吾不及古人兮,吾誰與玩此芳草。

解萹薄與雜菜兮,備以為交佩。

佩繽紛以繚轉兮,遂萎絶而離異。

吾且儃佪以娛憂兮,觀南人之變態。

竊快在其中心兮,揚厥憑而不俟。

芳與澤其雜糅兮,羌芳華自中出。

紛鬱鬱其遠蒸兮,滿內而外揚。

情與質信可保兮,羌居蔽而聞章。

令薜荔以為理兮,憚舉趾而緣木。

因芙蓉而為媒兮,憚褰裳而濡足。

登高吾不說兮,入下吾不能。

固朕形之不服兮,然容與而狐疑。

廣遂前畫兮,未改此度也。

命則處幽吾將罷兮,願及白日之未暮也。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