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楚辭    P 8

作者:屈原
頁數:8 / 17
類別:古典詩

 

願一見兮道余意,君之心兮與余異。


車既駕兮朅而歸,不得見兮心傷悲。

倚結軨兮長太息,涕潺湲兮下霑軾。

慷慨絶兮不得,中瞀亂兮迷惑。

私自憐兮何極?心怦怦兮諒直。

皇天平分四時兮,竊獨悲此廩秋。

白露既下百草兮,奄離披此梧楸。

去白日之昭昭兮,襲長夜之悠悠。

離芳藹之方壯兮,余萎約而悲愁。

秋既先戒以白露兮,冬又申之以嚴霜。

收恢台之孟夏兮,然欿傺而沉藏。

葉菸邑而無色兮,枝煩挐而交橫。

顏淫溢而將罷兮,柯彷彿而萎黃。

萷櫹椮之可哀兮,形銷鑠而瘀傷。

惟其紛糅而將落兮,恨其失時而無當。

攬騑轡而下節兮,聊逍遙以相佯。

歲忽忽而遒盡兮,恐余壽之弗將。

悼餘生之不時兮,逢此世之俇攘。

澹容與而獨倚兮,蟋蟀鳴此西堂。

心怵惕而震盪兮,何所憂之多方。

卬明月而太息兮,步列星而極明。

竊悲夫蕙華之曾敷兮,紛旖旎乎都房。

何曾華之無實兮,從風雨而飛颺!

以為君獨服此蕙兮,羌無以異於眾芳。

閔奇思之不通兮,將去君而高翔。

心閔憐之慘悽兮,願一見而有明。

重無怨而生離兮,中結軫而增傷。

豈不鬱陶而思君兮?君之門以九重!

猛犬狺狺而迎吠兮,關梁閉而不通。

皇天淫溢而秋霖兮,后土何時而得漧?

塊獨守此無澤兮,仰浮雲而永嘆!

何時俗之工巧兮?背繩墨而改錯!

郤騏驥而不乘兮,策駑駘而取路。

當世豈無騏驥兮,誠莫之能善禦。

見執轡者非其人兮,故駒跳而遠去。

鳧雁皆唼夫梁藻兮,鳳愈飄翔而高舉。

圜鑿而方枘兮,吾固知其鉏鋙而難入。

眾鳥皆有所登棲兮,鳳獨遑遑而無所集。

願銜枚而無言兮,嘗被君之渥洽。

太公九十乃顯榮兮,誠未遇其匹合。

謂騏驥兮安歸?謂鳳皇兮安棲?

變古易俗兮世衰,今之相者兮舉肥。

騏驥伏匿而不見兮,鳳皇高飛而不下。

鳥獸猶知懷德兮,何雲賢士之不處?


驥不驟進而求服兮,鳳亦不貪餧而妄食。

君棄遠而不察兮,雖願忠其焉得?

欲寂漠而絶端兮,竊不敢忘初之厚德。

獨悲愁其傷人兮,馮鬱鬱其何極?

霜露慘悽而交下兮,心尚幸其弗濟。

霰雪雰糅其增加兮,乃知遭命之將至。

願徼幸而有待兮,泊莽莽與野草同死。

願自直而徑往兮,路壅絶而不通。

欲循道而平驅兮,又未知其所從。

然中路而迷惑兮,自厭按而學誦。

性愚陋以褊淺兮,信未達乎從容。

竊美申包胥之氣晟兮,恐時世之不固。

何時俗之工巧兮?滅規矩而改鑿!

獨耿介而不隨兮,願慕先聖之遺教。

處濁世而顯榮兮,非余心之所樂。

與其無義而有名兮,寧窮處而守高。

食不媮而為飽兮,衣不苟而為溫。

竊慕詩人之遺風兮,願託志乎素餐。

蹇充倔而無端兮,泊莽莽而無垠。

無衣裘以禦冬兮,恐溘死不得見乎陽春。

靚杪秋之遙夜兮,心繚悷而有哀。

春秋逴逴而日高兮,然惆悵而自悲。

四時遞來而卒歲兮,陰陽不可與儷偕。

白日<日宛>晚其將入兮,明月銷鑠而減毀。

歲忽忽而遒盡兮,老冉冉而愈弛。

心搖悅而日幸兮,然怊悵而無冀。

中憯惻之悽愴兮,長太息而增欷。

年洋洋以日往兮,老嵺廓而無處。

事亹亹而覬進兮,蹇淹留而躊躇。

何氾濫之浮雲兮?猋廱蔽此明月。

忠昭昭而願見兮,然霠曀而莫達。

願皓日之顯行兮,雲蒙蒙而蔽之。

竊不自料而願忠兮,或黕點而汙之。

堯舜之抗行兮,了冥冥而薄天。

何險巇之嫉妒兮?被以不慈之偽名。

彼日月之照明兮,尚黯黮而有瑕。

何況一國之事兮,亦多端而膠加。

被荷裯之晏晏兮,然潢洋而不可帶。

既驕美而伐武兮,負左右之耿介。

憎慍惀之修美兮,好夫人之慷慨。

眾踥蹀而日進兮,美超遠而逾邁。

農夫輟耕而容與兮,恐田野之蕪穢。

事綿綿而多私兮,竊悼後之危敗。

世雷同而炫曜兮,何毀譽之昧昧!

今修飾而窺鏡兮,後尚可以竄藏。

願寄言夫流星兮,羌儵忽而難當。

卒廱蔽此浮雲,下暗漠而無光。

堯舜皆有所舉任兮,故高枕而自適。

諒無怨於天下兮,心焉取此怵惕?

乘騏驥之瀏瀏兮,馭安用夫強策?

諒城郭之不足恃兮,雖重介之何益?

邅翼翼而無終兮,忳惛々而愁約。

生天地之若過兮,功不成而無效。

願沉滯而不見兮,尚欲布名乎天下。

然潢洋而不遇兮,直怐而自苦。

莽洋洋而無極兮,忽翱翔之焉薄?

國有驥而不知乘兮,焉皇皇而更索?

甯戚謳於車下兮,桓公聞而知之。

無伯樂之相善兮,今誰使乎譽之?

罔流涕以聊慮兮,惟著意而得之。

紛純純之願忠兮,妒被離而鄣之。

願賜不肖之軀而別離兮,放游志乎雲中。

乘精氣之摶摶兮,騖諸神之湛湛。

驂白霓之習習兮,歷群靈之豐豐。

左朱雀之茇茇兮,右蒼龍之躣々。

屬雷師之闐闐兮,通飛廉之衙衙。

前輕輬之鏘鏘兮,後輜乘之從從。

載雲旗之委蛇兮,扈屯騎之容容。

計專專之不可化兮,願遂推而為臧。

賴皇天之厚德兮,還及君之無恙。

招魂

作者:屈原

朕幼清以廉潔兮,身服義而未沬。

主此盛德兮,牽於俗而蕪穢。

上無所考此盛德兮,長離殃而愁苦。

帝告巫陽曰:“有人在下,我欲輔之。

魂魄離散,汝筮予之。”

巫陽對曰:“掌夢上帝其命難從。

若必筮予之,恐後之謝,不能復用巫陽焉。”

乃下招曰:魂兮歸來!

去君之恆幹,何為乎四方些?

舍君之樂處,而離彼不祥些。

魂兮歸來!東方不可以託些。

長人千仞,惟魂是索些。

十日代出,流金鑠石些。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