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宋詞鑑賞    P 4

作者:蘇軾等
頁數:4 / 521
類別:古典詞曲

 

笛聲依約蘆花裡,白鳥成行忽驚起。


別來閒整釣魚竿,思入水雲寒。

潘閬詞作鑒賞

此詞是作者回憶杭州西湖旖旎風光之詞。全詞情景交融,先寫西湖光景,後寫憶者之情。詞中正面描寫與側面描寫並用,景中寄情,情中寄景,選景高潔,情調閒雅,用筆淡煉,純用白描,藝術手法甚為高超。

上片首句一方面,顯示西湖風景十分美好,令作者唸唸不忘;另一方面,經「憶」字提示,下文便從現實中脫開,轉入回憶。接下來一句,由今日的不懈思念,引出當年無盡的棲遲,用感情帶動寫景。「憑闌樓上」是詞中熟語,極難出新意,然而用這裡,表明作者終日留戀的同時,還使以下諸景因之入目無遺。「三三兩兩釣魚舟,島嶼正清秋。

」前句寫風物,後句寫背景,相映生輝。「三三兩兩」句點漁舟位置,有悠然自、不擾不喧的意思。

過片兩句,繼續寫當日樓上見聞,上句寫聲,「依約」是隱約、聽不分明的意思,摹笛聲渺茫幽遠、似有若無的韻致;後句寫形,用「忽驚起」狀白鳥(即白鷺)翩然而逝、倏然而驚的形態,色彩明快,頗具情味,樸實的白描中透出空靈。「別來」二字將思路從回憶拉到現實。「閒整釣魚竿」不僅應上片之「釣魚舟」,而且以收拾魚竿、急欲赴西湖垂釣的神情,襯托憶西湖憶得不能忍耐、亟想歸隱湖上的念頭。詞之下片,營造出釣翁漁隱出沒的寥闊蒼茫的背景,以景寓情,寄託了詞人的「出塵」思想。

宋楊湜《古今詞話》云:「潘逍遙狂逸不覊,往往有出塵之語。」此語從此詞中,可見斑。

●酒泉子  潘閬

長憶西山,靈隱寺前三竺後,冷泉亭上舊曾游,三伏似清秋。

白猿時見攀高樹,長嘯一聲何處去?


別來幾向畫圖看,終是欠峰巒!

潘閬詞作鑒賞

此詞以含蓄委婉的筆觸,交替使用白描、繪神、想象、反襯等多種手法,回憶了杭州西山勝景,抒寫了作者對西湖周圍勝地的深摯眷戀。

上片起首一句點明題旨,然後直接進入回憶。第二句用兩個地名詞和兩個方位詞,帶出了寺前山後的一切風景點。第三句是近景小景,展現了廣闊的背景以後,再專門回味遊覽冷泉這一名勝時的情形,自然也有舉一點以見全貌的作用。以上兩句是全篇中唯一正面寫景的地方,但句中只標明地點方位和說明舊日曾經親游,至于這裡的風景到底怎樣美好,作者卻不直說。

這樣寫可以讓讀者馳騁想象,他們有可能填補出比任何筆墨、色彩都多得多、美得多的景象來,這是藝術空白的妙用。上片結尾一句意思是說這裡遊憩,即使酷熱的三伏天也如清爽的秋日。如果說前兩句寫景只點出景哪裡,是使用了藝術的拙筆的話,那麼這一句無邊的美景之上精心捕捉山光物態的神韻,則使用了藝術的巧筆。

過片兩句是想象。冷泉亭左側有呼猿洞,相傳晉代僧人慧理曾蓄白猿于此。這兩句虛事實寫,更添了西山靈氣。從內容上看,作者這兩句中似乎還通過白猿的長嘯而去,懷念杳無蹤跡的慧理,然後再通過對慧理的追緬,遙寄自己許身湖山、與猿為侶的願望。

結拍兩句,意思是說:別後因為甚思西山而不可得,只好找來西山的畫圖頻頻觀看,但那上面終究找不出真山峰的美質來。這裡用圖畫作為反襯,西山的靈姿秀氣因此更為突出了。「欠峰巒」,指缺少峰巒,實際上是說沒有好的峰巒。「畫圖」,別本作「畫闌」(「闌」同「欄」),說詩人所處的地方多次憑闌而望,終是看不到西山那些優美的山峰。

這樣當然也通,但少了西山比圖畫更美麗這層意思。

●酒泉子  潘閬

長憶觀潮,滿郭人爭江上望,來疑滄海盡成空,萬面鼓聲中。

弄潮兒向濤頭立,手把紅旗旗不濕。

別來幾向夢中看,夢覺尚心寒。

潘閬詞作鑒賞

這首詞以豪邁的氣勢和勁健的筆觸,描繪了錢江潮湧的壯美風光。詞的上片描寫觀潮盛況,表現大自然的壯觀、奇偉;下片描寫弄潮情景,表現弄潮健兒與大自然奮力搏斗的大無畏精神,抒發出人定勝天的豪邁氣概。

上片起首兩句,寫杭州人傾城而出,擁擠錢塘江邊,萬頭攢動,爭看江面潮水上漲。為下面潮水的湧現製造了氣氛,作好了鋪墊。上片結尾兩句,運用比喻、誇張等手法,把錢江潮湧的排山倒海、聲容俱壯,渲染得有聲有色、驚險生動。

過片轉而描寫弄潮兒的英勇無畏、搏擊風浪、身手不凡和履險如夷。這兩句純用白描手法,寫得有聲有色,富於動感,眩目驚心。結拍由回憶轉為現實,寫詞人雖離杭已久,但那壯觀的錢江湧潮仍頻頻入夢,以至夢醒後尚感驚心動魄。

此詞對於錢江湧潮的描繪,可謂匠心獨遠,別具神韻。詞中「來疑滄海盡成空」一句採用誇張手法,濃墨重彩,大開大闔,感染力甚強。上片第二句的「爭」、「望」二字,生動地表現了人們盼潮到來的殷切心情,從空間廣闊的角度進行烘托與大潮的壯觀結合得甚為密切。結拍言夢醒後尚心有餘悸,更深化了潮水的雄壯意象。

前後的烘托與中間重點描寫當中的誇張手法配合緊密,使全詞的結構渾然一體。  

林逋詞作鑒賞 生平簡介

林逋(9681028)字君復,錢塘(今浙江杭州)人。少孤力學,恬淡好古。初游江淮間,後歸隱杭州西湖孤山,賞梅養鶴,經身不仕,也不婚娶,舊時稱「梅妻鶴子」。天聖六年卒,仁宗賜謚和靖先生。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