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宋詞鑑賞    P 5

作者:蘇軾等
頁數:5 / 521
類別:古典詞曲

 

《宋史》、《東都事略》、《名臣碑傳琬琰集》均有傳。逋善行書,喜為詩,其詩風格淡遠,有《林和靖詩集》四卷,《補遺》一卷。《全宋詞》錄其詞三首。


●點絳唇  林逋

金谷年年,亂生春色誰為主?

余花落處,滿地和煙雨。

又是離歌,一闋長亭暮。

王孫去。萋萋無數,南北東西路。

林逋詞作鑒賞

此為詠物詞中的佳作。全詞以清新空靈的筆觸,物中見情,寄寓深意,借吟詠春草抒寫離愁別緒。整首詞熔詠物與抒情於一爐,淒迷柔美的物象中寄寓惆悵傷春之情,渲染出綿綿不盡的離愁。

金谷,即金谷園,指西晉富豪石崇洛陽建造的一座奢華的別墅。石崇《金谷詩序》裡說,征西將軍祭酒王詡回長安時,他曾金谷澗為其餞行。所以後來南朝江淹的《別賦》中就有「送客金谷」之說,成了典故。「金谷年年,亂生春色誰為主?」人既去,園無主,草木無情,依舊年復一年逢春而生。

曾經是錦繡繁華的麗園,如今已是雜樹橫空、蔓草遍地了。寫春色用「亂生」二字,可見荒蕪之狀,其意味,與杜牧《金谷園》詩中的「流水無情草自春」相近。「誰為主」之問,除點明園的荒涼無主外,還蘊含著作者對人世滄桑、繁華富貴如過眼煙雲之慨嘆。

「余花」兩句,寫無主荒園細雨中春色凋零,絢爛的花朵已紛紛墜落,連枝頭稀疏的余花,也隨濛濛細雨而去。「滿地和煙雨」,境界闊大而情調哀傷,雖從雨中落花着筆,卻包含着草盛人稀之意。眼看「匆匆春又歸去」,詞人流露出無可奈何的惆悵情懷。

過片直寫離情。長亭,亦稱十里長亭。古代為親人送行,常長亭設宴餞別,吟詠留贈。此時別意綿綿,難捨難分,直到太陽西下。

「又是離歌,一闋長亭暮”,詞人正是抓住了黯然銷魂的時刻,攝下了這幅長亭送別的畫面。最後「王孫」三句,活用《楚辭意,是全詞之主旨。「王孫」本是古代對貴族公子的尊稱,後來詩詞中,往往代指出門遠遊之人。凝望着親人漸行漸遠,慢慢消失了,唯見茂盛的春草通往四方之路,茫茫無涯。

正如李煜》清平樂《詞所說:“離恨恰如春草,更行更遠還生。」


●長相思  林逋

吳山青,越山青。

兩岸青山相送迎,誰知離別情?

君淚盈,妾淚盈。

羅帶同心結未成,江頭潮已平。

林逋詞作鑒賞

此詞採用民歌中常見的復沓形式,以迴旋往複、一唱三嘆的節奏和清新優美的語言,托為一個女子聲口,抒寫了她因愛情生活受到破壞,被迫與心上人江邊訣別的悲懷。

上片起首兩句,用民歌傳統的起興手法,疊下兩個「青」字,色彩鮮明地描畫出錢塘江兩岸山明水秀的江南勝景。接下來兩句,以擬人化手法移情寄怨,借青山無情反襯離人有恨,深切道出了有情人訣別時的痛苦。

過片兩句由寫景轉入抒情。寫行者與送者。臨別之際,淚眼相對,哽咽無語。結拍兩句含蓄點出了他們悲苦難言的底蘊,並以分別後的一江恨水抒寫有情人的離情別緒。

古代男女定情時,往往用絲綢帶打成一個心形的結,叫做「同心結」。「結未成」,喻示他們愛情生活橫遭不幸。不知是什麼強暴的力量,使他們心心相印而難成眷屬,只能各自帶著心頭的纍纍創傷,來此灑淚而別。這兩句以景語作結,創造出一個雋永空茫、餘味無窮的藝境。

楊億詞作鑒賞 生平簡介

楊億(9741020)字大年,浦城(今屬福建)人,少有才名。年十一,宋太宗聞其名,詔送闕下試詩賦,授秘書省正字。淳化三年(992),賜進士及第,任翰林學士兼史館修撰。天禧四年卒,年四十七,謚文。

《宋史》、《東都事略》、《名臣碑傳琬琰集》有傳。相傳其為文風格雄健,才思敏捷,對客談笑,揮毫不輟。性耿介,尚名節。與劉筠、錢惟演等時相唱和,為「西崑體」代表作家之一。

著有《武夷新集》二十卷、《楊文公談苑》。詞存《少年游》一首,見《梅苑》卷一○。

●少年游  楊億

江南節物,水昏雲淡,飛雪滿前村。

千尋翠嶺,一枝芳艷,迢遞寄歸人。

壽陽妝罷,冰姿玉態,的的寫天真。

等閒風雨又紛紛,更忍向、笛中聞。

楊億詞作鑒賞

此為詠梅之作。全詞以寫景始,以抒情終,通過風雪交加之際不畏風刀霜劍的梅花這一物象,抒寫了作者別有懷抱的人生感慨。詞中借景言情,即景發感,營造出一個深婉蘊藉、若即若離、空朦柔美的意境。

上片起首三句,點明地點江南,時令為嚴冬,刻划出風雪肅殺中的景象,為寫迎冰雪而開的早梅作鋪墊。此處既沒有點破梅,又沒有刻畫梅,卻從「水昏雲淡」中、前村飛雪中,烘托出梅的「冰姿玉態」來,把梅的傲雪精神表現得淋漓盡致。後面三句,開始直接寫梅花。「翠嶺」,指位於粵、贛交界處的梅嶺,據傳張九齡為相,令人開鑿新路,沿途植梅,故有是稱。

「迢遞寄歸人」,暗用南朝宋人陸凱贈范曄的詩:「折梅逢驛使,寄與隴頭人。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

下片具體描繪梅的「芳艷」,並風雨摧殘的物象中寄託詞人的惆悵和傷感,達到托物抒懷、借景言情的目的。「壽陽妝罷」,用壽陽公主梅落額上的典故。據唐韓鄂《歲華紀麗。人日梅花妝》云:南朝宋武帝女壽陽公主曾經睡含章殿的檐下,梅花落到她的額上,成五出之花,怎麼拂拭也留着花的印痕,宮中爭相摹仿,於是有所謂梅花妝。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