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宋詞鑑賞    P 9

作者:蘇軾等
頁數:9 / 521
類別:古典詞曲

 

江波之上,籠罩着一層翠色的寒煙。煙靄本呈白色,但由於上連碧天,下接綠波,遠望即與碧天同色而莫辨,如所謂「秋水共長天一色」,所以說「寒煙翠」。「寒」字突出了這翠色的煙靄給予人的秋意感受。這兩句境界悠遠,與前兩句高廣的境界互相配合,構成一幅極為寥廓而多彩的秋色圖。


上片結尾三句進一步將天、地、山、水通過斜陽、芳草組接一起,景物自目之所接延伸到想象中的天涯。這三句寫景中帶有強烈的主觀感情色彩,着一「情」字,更為上片的寫景轉為下片的抒情作了有力的渲染和鋪墊。

過片緊承芳草天涯,直接點出「鄉魂」、「旅思」。鄉魂,即思鄉的情思,與「旅思」意近。兩句是說自己思鄉的情懷黯然淒愴,覊旅的愁緒重疊相續。上下互文對舉,帶有強調的意味,而主人公覊泊異鄉時間之久與鄉思離情之深自見。

下片三、四兩句,表面上看去,好象是說鄉思旅愁也有消除的時候,實際上是說它們無時無刻不橫梗心頭。如此寫來,使詞的造語奇特,表情達意更為深切婉曲。「明月」句寫夜間因思旅愁而不能入睡,儘管月光皎潔,高樓上夜景很美,也不能去觀賞,因為獨自一人倚欄眺望,更會增添悵惘之情。

結拍兩句,寫因為夜不能寐,故藉酒澆愁,但酒一入愁腸,卻都化作了相思之淚,欲遣相思反而更增相思之苦了。這兩句,抒情深刻,造語生新而又自然。寫到這裡,鬱積的鄉思旅愁外物觸發下發展到最高潮,詞至此黯然而止。

上片寫景,下片抒情本是詞中常見的結構和情景結合方式。這首詞的特殊性于麗景與柔情的統一,即闊遠之境、穠麗之景與深摯之情的統一。寫鄉思離愁的詞,往往借蕭瑟的秋景來表達,這首詞卻反其道而行之,景色寫得闊遠而穠麗。它一方面顯示了詞人胸襟的廣闊和對生活對自然的熱愛,反過來襯託了離情的可傷,另一方面又使下片所抒之情顯得柔而有骨,深摯而不流于頽靡。

柳永詞作鑒賞 生平簡介

柳永(987?—1055後)原名三變,字景莊,後改名永,字耆卿。排行第七,人稱「柳」,祖籍河東(今山西永濟),徙居崇安(今福建)。祖父柳崇,以儒學名,父柳宜,曾仕南唐,為監察御史,入宋後授沂州費縣令,官終工部侍郎。永少時流連于汴京,秦樓楚館中恣情游宴。

後曾西遊成都、京兆,遍歷荊湖、吳越。景祐元年(1034)登進士第,歷任睦州團練推官、餘杭令、定海曉峰鹽場監官、泗州判官、太常博士,終官屯田員外郎,世稱「柳屯田」。晚年流落不偶,卒於潤州(今江蘇鎮江)。為人放蕩不覊,終身潦倒。

《宋史》無傳,事蹟散見筆記、方志。善為詩文,「皆不傳于世,獨以樂章膾灸人口」(《清波雜誌》卷八)。所著《樂章集》凡一百五十餘曲。其詞自成一派,世稱「屯田蹊徑」、「柳氏家法」。


《避暑錄話》卷三記西夏歸朝官語:「凡有井水飲處,即能歌柳詞」可見柳詞影響之大。其詞對後世詞家及金元戲曲、明清小說有重大影響。

●浪淘沙漫  柳永

夢覺、透窗風一綫,寒燈吹息。

那堪酒醒,又聞空階,夜雨頻滴。

嗟因循、久作天涯客。

負佳人、幾許盟言,更忍把、從前歡會,陡頓翻成憂戚。

愁極。再三追思,洞房深處,幾度飲散歌闋。

香暖鴛鴦被,豈暫時疏散,費伊心力。

殢雨尤雲,有萬般千種,相憐相惜。

恰到如今、天長漏永,無端自家疏隔。

知何時、卻擁秦雲態,願低幃昵枕,輕輕細說與,江鄉夜夜,數寒更思憶。

柳永詞作鑒賞

這首詞,衍之為一百三十五字之長篇巨製,共三片。第一片寫主人公夜半酒醒時的憂戚情思;第二片追思以往相憐相借之情事;第三片寫眼下的相思情景。體制擴大,容量增加,主人公全部心理狀態及情思活動過程,都得到了充分的表現。這是柳永創製慢詞的一個範例。

詞作從「夢覺」寫起,說窗風吹息寒燈,夜雨頻滴空階,可知並非天亮覺醒,而是夜半酒醒。其間,于「燈」之上着一「寒」字,于「階」之上着一「空」字,將當時所見、所聞之客觀物景,染上了主人公主觀情感色彩,體現了主人公淒涼孤寂之心理狀態。而「那堪」、「又」,又及「頻」,層層遞進,又便得主人公當時的心境,倍覺淒涼孤寂。接着,主人公直接發出感嘆:「嗟因循、久作天涯客」。

這是造成淒涼孤寂心境的根源。因為久作天涯客,辜負了當時和佳人的山盟海誓,從前的歡會情景,今夜裡一下子都變成了憂愁與悽慼。至此,主人公心中之情思,似乎已經吐盡。

詞作第二片,由第一片之「憂戚」導入,說「愁極」,十分自然地轉入對於往事的「追思」。所思佳人,由「飲散歌闋」句來看,可知是一位待宴歌妓。從「再三」、「幾度」句中可以體會出來,兩人之互相愛戀,已經有了相當長的時期,由此可見,主人公夜半酒醒時為什麼這樣的憂戚。

第三片由回憶過去的相歡相愛回到眼下「天長漏永」,通夜不眠的現實當中來。「無端自家疏隔」,悔恨當初不該出遊,這疏隔乃自家造成,然而內心卻甚感委曲。因此,主人公又設想兩人相聚之時,他就要低垂的幃幕下,玉枕上,輕輕地向她詳細述說他,一個人此高潮,但作者的筆立刻煞住,就此結束全詞。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