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宋詞鑑賞    P 10

作者:蘇軾等
頁數:10 / 521
類別:古典詞曲

 

從謀篇佈局上看,第一、二片,花開兩枝,分別述說現與過去的情事;至第三片,既由過去回到現,又從現想到將來,設想將來如何回憶現,使情感活動向前推進一層。全詞三片,從不同角度、不同方位,多層次、多姿態地展現主人公的心理狀態和情思活動,具有一定的立體感。


●晝夜樂  柳永

洞房記得初相遇。

便只合、長相聚。

何期小會幽歡,變作離情別緒。

況值闌珊春色暮。

對滿目、亂花狂絮。

直恐好風光,盡隨伊歸去。

一場寂寞憑誰訴。

算前言,總輕負。

早知恁地難拚,悔不當時留住。

其奈風流端正外,更別有、系人心處。

一日不思量,也攢眉千度。

柳永詞作鑒賞


這是一首回憶往昔歡聚和抒寫相思的詞。作者詞中塑造了一個獨居索寞、傷春懷人的思婦形象。詞中以長調的形式,縱橫馳騁,鋪敘展衍,層層遞進,把女主人公細膩深婉的內心世界表現得曲折往複,使讀者清晰地感覺到了她的個性與生命的真實存。

詞化抒情女主人公敘述其短暫而難忘的愛情故事。她從頭到尾,絮絮訴說其無盡的懊悔。作者以追憶的方式從故事的開頭說起,不過省略了許多枝節,直接寫她與情人的初次相會。這次歡會就是他們的初次相遇。

初遇即便「幽歡」,正表現了市民戀愛直捷而大膽的特點。這樣的初遇,自然給女性留下特別難忘的印象,她一心認定「便只合,長相聚」。但事與願違,初歡即又是永久的分離。暮春時節所見到的是「亂花狂絮」,春事闌珊。

春歸的景象已經令人感傷,而恰恰這時又觸動了對往日幽歡幸福與離別痛苦的回憶,愈加令人感傷了。「況值」兩字用得極妙,一方面表示了由追憶回到現實的轉換,另一方面又帶出了見景傷情的原因。「直恐好風光,盡隨伊歸去」之「伊」為第三人稱代詞,既可指男性,也可指女性。柳永的俗詞是供女藝人演唱的,故其中的「伊」一般都用以指男性,此詞的「伊」亦指男性。

女主人公將春歸與情人的離去聯繫起來,美好的春光她的感受中好象是隨他而去了。「直恐」兩字使用得很恰當,事實上春歸與人去是無內聯繫的,她所作的主觀懷疑性的判斷,將二者聯繫起來純是情感的附着作用所致,說明思念之強烈。「一場寂寞憑誰訴」,詞情的發展中具有承上啟下的作用。「一場寂寞」是春歸人去後最易感到的,但寂寞和苦惱的真正原因是無法向任何人訴說的,也不宜向人訴說,只有深深地埋藏自己內心深處。

於是整個下片轉入抒寫自身懊悔的情緒。作者「算前言,總輕負」,是由於她的言而無信,或是損傷了他的感情,這些都未明白交代,但顯然責任是女方;於是感到自責和內疚,輕易地辜負了他的情意。再講「早知恁地難拚,悔不當時留住。」可以看出她當初未考慮到離別後情感上竟如此難於割捨。

他不僅舉措風流可愛,而且還品貌端正,遠非一般浮滑輕薄之徒可比,實是難得的人物。而這個人「更別有、系人心處」,寫說她才能體驗到的好處,也是她「難拚」的最重要的原因。結句「一日不思量,也攢眉千度」,非常形象地表現了這位婦女悔恨和思念的精神狀態。攢眉即愁眉緊鎖,是「思量」時憂愁的表情。

意思是,每日都思量,而且總是憂思千次的,可想見其思念之深且切了。這兩句的表述方式很別緻,正言反說,語轉曲而情益深。不思量已是攢眉千度了,則每日思量時又將如何,如此造語不但深刻,而且俏皮,十分傳神。

●卜算子漫  柳永

江楓漸老,汀蕙半凋,滿目敗紅衰翠。

楚客登臨,正是暮秋天氣。

引疏碪、斷續殘陽裡。

對晚景、傷懷念遠,新愁舊恨相繼。

脈脈人千里。

念兩處風情,萬重煙水。

雨歇天高,望斷翠峰十二。

盡無言、誰會憑高意?

縱寫得、離腸萬種,奈歸雲誰寄?

柳永詞作鑒賞

此詞為摹寫覊旅行役和離情別緒的佳作。全詞以真摯、濃厚的情意和流利的詞筆,描寫了遊宦異鄉的客子暮秋時節登高懷人的情事,抒發了異鄉客子對伊人的深切懷念和望而不見、傳書無憑的淒苦情懷。

詞的上片以客觀景物描寫為主,下片以抒情為主。

起首兩句,是登臨所見。「敗紅」就是「漸老」的「江楓」,「衰翠」就是「半凋」的「汀蕙」,而「滿目」,則是舉楓樹、蕙草以概其餘,說明其已到了深秋了,所以接以「楚客」兩句,引用宋玉《九辯》悲秋之意,用以點出登臨,並暗示主題。「引疏碪」句,續寫所聞。秋色凋零,已足發生悲感,保況耳中又引進這種斷斷續續、稀稀朗朗的碪杵之聲,殘陽中迴蕩呢。

古代婦女,每逢秋季,就用碪杵搗練,制寒衣以寄外的徵人。所以他鄉作客的人,每聞碪聲,就生旅愁。這裡也是暗寓長期漂泊,「傷懷念遠」之意。「暮秋」是一年將盡,「殘陽」則是一日將盡,都是「晚景」。

下面即正面揭出「傷懷念遠」的主旨。「新愁」句是對主旨的補充,說明這種「傷」和「念」並非偶然觸發,而是本來心頭有「恨」,才見景生「愁」。「舊恨」難忘,「新愁」又起,故曰「相繼」。

過片接上,直寫愁恨之由。「脈脈」,用《古詩十九首》:「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之意。相視,則是兩人對認,也就是彼此懷念之意。「兩處風情」,從「眽眽」來:「萬重煙水」,從「千里」來。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