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宋詞鑑賞    P 11

作者:蘇軾等
頁數:11 / 521
類別:古典詞曲

 

「雨歇」一句,不但是寫登臨時天氣的實況,而且補出紅翠衰敗乃是風雨所致。「望斷」句既是寫實,又是寓意。講雨過天開,視界遼闊,極目所見,惟有山嶺重疊,連綿不斷,坐實了「人千里」。講那位「旦為朝雲,暮為行雨」的巫山神女,由天氣轉晴,雲收雨散,也不見了,是寫虛。


「望斷翠峰十二」,也是徒然。這又不但暗抒了相思之情,而且暗示了所思之人。

「盡無言」兩句,深進一層。「憑高」之意,無人可會,惟有默默無言而已。「憑高」,總上情景而言,「無言」、「誰會」,就「眽眽人千里」極言之。憑高念遠,已是堪傷,何況又無人可訴此情,無人能會此意呢?結兩句是說,此意既然此時此地無可訴、無人會,那麼這「離腸萬種」,就只有寫寄之一法。

可是,縱然寫了,又怎麼能寄去,托誰寄去呢?一種無可奈何之情,千迴百轉而出,有很強的感染力。「歸雲」,漢、晉人習用,「憑歸雲」即乘歸去之雲的意思,此處是無人為乘雲寄書之意。

此詞藝術上的特色主要是襯托渲染的手法和宛轉往複的情思。詞的上片,取正襯的手法,以苦景寫悲懷,同時又將淒怨之情灌注到客觀的景物中去,以悲寫悲,渲染烘托出濃烈的悲苦氣氛;下片寫出了詞人感情上的波瀾起伏,採取了總起總收、間以分述的筆法,以使感情的抒發層層逼進,步步加深。

●婆羅門令  柳永

昨宵裡恁和衣睡,今宵裡又恁和衣睡。

宣歸來,初更過,醺醺醉。

中夜後、何事還驚起?

霜天冷,風細細,觸疏窗、閃閃燈曳。

空床展轉重追想,雲雨夢、任攲枕難繼。

寸心萬緒,咫尺千里。

好景良天,彼此,空有相憐意,未有相憐計。

柳永詞作鑒賞


此詞通過描寫覊旅者中宵酒醒的情景,抒寫了他的離愁和他對情人的相思。全詞通篇寫中宵夢醒情景,卻從睡前、睡夢、醒後幾方面敘來,有倒插、有伏筆、有補筆,前後照應;從一已相思寫起,而以彼此相思作結,寫得飛揚靈動,層次清晰,清新質樸,凝煉生動。

開頭二句從「今宵」聯繫到「昨宵」,說昨夜是這樣和衣而睡,今夜又這樣和衣而睡。連寫兩夜,而景況如一。從覊旅生活中選擇「和衣睡」這樣一個典型的細節,就寫盡了遊子苦辛和孤眠滋味。兩句純用口語,几乎逐字重複,于次句着一「又」字,傳達出一種因生活單調膩味而極不耐煩的情緒。

以下三句倒插,寫入睡之前,先喝過一陣悶酒。「宣」,可見未盡興,因為客中獨酌毫無意趣可言。但一飲飲到「初更過」,又可見有許多愁悶待酒消遣,獨飲雖無意興,仍是醉醺醺歸來。「醺醺醉」三字,既承上說明了何以和衣而睡的原因,又為下面寫追尋夢境伏筆。

「何事還驚起」用設問的語氣,便加強了表情作用,使讀者感到夢醒人的滿腔幽怨。「霜天冷,風細細」是其膚覺感受:「閃閃燈曳」則是其視覺感受。上片寫孤眠驚夢的情事,語極渾成,造境淒清。

過片撇開景語,繼驚夢寫孤眠寂寞的心情。主人公此時展轉反側不能成眠,想要重溫舊夢,而不復可得。「重追想」三字對上片所略過的情事作了補充,原來醉歸後短暫的一覺中,他曾做上一個好夢,與情人同衾共枕、備極歡洽。此處作者用反襯手法,夢越好,越顯得夢醒後的可悲。

相思情切與好夢難繼成了尖鋭的矛盾。緊接兩個對句就極寫這種複雜的心緒,每一句中又有強烈對比:「寸心」對「萬緒」寫出其感情負荷之沉重難堪:「咫尺」對「千里」則表現出夢見而醒失之的無限惆悵。此下一氣蟬聯,謂彼此天各一方,空懷相思之情而無計相就,辜負如此良宵。所謂「好景良天」,也就是「良辰美景虛設」之省言。

「彼此」二字讀斷,更能產生「人成各,今非昨」的意味。全詞至此,由寫一已的相思而牽連到對方同樣難堪的處境,意藴便更深入一層。「空有相憐意,未有相憐計」兩句意思對照,但只更換首尾二字,且于尾字用韻。由於數字相同,則更換的字特別是作韻腳的末一字大為突出,「有意」、「無計」的內心矛盾由此得到強調。

結尾巧用重複修辭的手法,前後照應,層次豐富,而意境渾然,頗耐人尋味。

●歸朝歡  柳永

別岸扁舟三兩隻。

葭葦蕭蕭風淅淅。

沙汀宿雁破煙飛,溪橋殘月和霜白。

漸漸分曙色。

路遙山遠多行役。

往來人,只輪雙槳,儘是利名客。

一望鄉關煙水隔。

轉覺歸心生羽翼。

愁雲恨雨兩牽縈,新春殘臘相催逼。

歲華都瞬息。

浪萍風梗誠何益。

歸去來,玉樓深處,有個人相憶。

柳永詞作鑒賞

此詞以白描和鋪敘的手法,情景相生地抒寫作者冬日早行而懷念故鄉的思緒和浪跡江湖的苦悶情懷。

作者工致地以白描手法描繪旅途景色,創造一個特定的抒情環境。前四句以密集的意象,表現江鄉冬日晨景,所寫的景物都是主體真切地感受到的。「別岸」是稍遠的江岸,「蕭蕭」為蘆葦之聲,「淅淅」乃風的聲響。遠處江岸停着三兩隻小船,風吹蘆葦發出細細的聲音,此處寫景如畫般地寫出了江鄉的荒寒景象。

「沙汀」即水間洲渚,為南來過冬的雁群留宿佳處。宿雁之衝破曉煙飛去,當是被早行人們驚起所致。江岸、葭葦、沙汀、宿雁,這些景物極為協調,互相補襯,組成江南水鄉的畫面。「溪橋」與「別岸」相對,旅人江村陸路行走,遠望江岸,走過溪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