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蜀山劍俠 卷一上    P 5

作者:平江不肖生
頁數:5 / 158
類別:武俠科幻

 

我不由心中大怒,正待進房去質問他,他與老師有什麼冤仇,這樣背後罵人?他要不說理,我就打他個半死。誰想我正想下房時,好像有人把我背上一捏,我便做聲不得,忽然覺得身子起在半空。一會到了平地,一看已在三官廟左近,把我嚇了一大跳。


我本是瞞着我母親出來,我怕她老人家醒了尋我,預備先回去看一看再說。我便回家一看,我母親還沒有醒,只見桌子上有一張紙條,字寫得非常好。紙上道:'燕兒好大膽,背母去涉險。明早急速上峨眉,與師送信莫遲緩。

‘我見了此條,仔細一想:’我有老母在堂,是不應該涉險。照這留字人的口氣中,那個和尚一定本領高,我絶不是對手。我在那房上忽然被人提到半空,想必也是此人所為。'想了一夜,次日便告知母親。

母親叫我急速與老師送信。這幾天正考月課,我還怕馬老師不准我來。誰想我到學房,尚未張口,馬老師就把我叫在無人處,命我與老師送信,並且還給了我三錢銀子做盤費。我便急速動身。

剛走出十幾裡,就見前面有兩個人正在吵架。我定睛一看,一個正是那和尚,一個是一位道人,不由把我嚇了一大跳。且喜相隔路遠,他們不曾注意到我,我於是舍了大路,由山坡翻過去,抄山路趕了來。不知老師可知道這個和尚的來歷麼?"要知周淳怎樣回答,且看下回分解。

第 三 回

雲中鶴深山話前因
多臂熊截江逢俠士


話說周淳聽了燕兒之言大驚,說道:"好險!好險!燕兒,你的膽子真是不小。我常對你說,江湖上最難惹的是僧、道、乞丐同獨行的女子。遇見這種人孤身行走,最要留神。幸而有人指點你,不曾造次;不然,你這條小命已經送到在死城中去了。

「李寧便道:」信中之言,我也不大明白,幾時聽見你說是同和尚結過冤仇?你何妨說出來,我聽一聽。「周淳道:」你道這和尚是誰?他就是十年前名馳江南的多臂熊毛太呀!「李寧聽了,不禁大驚道:」要是他,真有點不好辦呢。「周淳道:」當初也是我一時大意,不曾斬草除根,所以留下現在的禍患。可憐我才得安身之所,又要奔走逃亡,真是哪裡說起!"李寧尚未答言,英瓊、燕兒兩個小孩子,初出犢兒不怕虎,俱各心懷不服。

燕兒還不敢張口就說。英瓊氣得粉面通紅,說道:「世叔也太是滅自己的威風,增他人的鋭氣了!他狠上天也是一個人,我們現在有四人在此,懼他何來,何至于要奔走逃亡呢?」

周淳道:"賢侄女你哪裡知道。事隔多年,你父雖知此事,也未必記得清楚。待我把當年的事說將出來,也好增你們年輕人一點閲歷。在十幾年前,我同你父親、你楊叔父,在北五省真是享有盛名。

你父的劍法最高,又會使各種暗器,能打能接,江湖人送外號‘通臂神猿’。你楊叔父使一把樸刀,同一條鏈子鏢,人送外號‘神刀楊達’。彼時我三人情同骨肉,練習武藝俱在一塊。為叔因見你父親練輕身功夫,是我別出心裁,用白綢子做了兩個如翅膀的東西,纏在臂上。

哪怕是百十丈的高山,我用這兩塊綢子藉著風力往上跳,也毫無妨礙。我因為英雄俠義,作事要光明正大,我夜行時都是穿白,因此人家與了我一個外號,叫作‘雲中飛鶴’。又叫我們三人為‘齊魯三英’。我們弟兄三人,專做行俠仗義的事。

那一年正值張、李造反,我有一個好友,是一個商人,由陝西回揚州去,因道路不安靖,請我護送,這當然是義不容辭。誰想走在路上,便聽見南方出了一個獨腳強盜,名叫多臂熊毛太。綠林中的規矩:路上遇見買賣,或是到人家偷搶,只要事主不抵抗,或者沒有仇怨,絶不肯輕易殺人,姦淫婦女尤為大忌。誰想這個毛太心狠手辣,無論到哪裡,就是搶完了殺一個鷄犬不留;要遇見美貌女子,更是先姦後殺。

我聽了此言,自然是越發當意。

"誰想走到南京的北邊,正在客店打尖,忽然從人送進一張名帖,上面並無名姓,只畫了一隻人熊,多生了八隻手。我就知道是毛太來了,我不得不見,便把隨身兵器預備停妥,請他進來,我以為必有許多麻煩。及至會面,看他果然生得十分凶惡,可是他並未帶著兵器。後來他把來意說明,原來是因為慕我的名,要同我結盟兄弟。

我縱不才,怎肯與淫賊拜盟呢?我便用極委婉的話謝絶了他。他並不堅持,談了許多將來彼此照應,綠林中常行的義氣話,也自告辭。我留神看他腳步,果然很有功夫,大概因酒色過度的關係,神弱一點。我送到門口,正一陣風過,將一扇店門吹得半掩。

他好似不經意地將門摸了一下,他那意思,明明是在我面前賣弄。我懶得和他糾纏,偏裝不知道。他還以為我真不知道,故意回頭對店家說道:‘你們的門這樣不結實,留心賊人偷啊。’說時把門一搖。

只見他手摸過的地方,紛紛往下掉木末,現出五個手指頭印來。我見他如此賣弄,真氣他不過。一面送他出店,忽然抬頭看見對面屋上有兩片瓦,被風吹得一半露在屋檐下,好像要下墜的樣子。我便對他說:

‘這兩塊瓦,要再被風吹落下來,如果有人走過,豈不被它打傷麼?"說時,我用一點混元氣,張嘴向那兩塊瓦一口痰吐過去,將那瓦打得粉碎,落在地上。他才心服口服,對我說道:’齊魯三英,果然是名不虛傳。你我後會有期,請你千萬不要忘了剛纔所說的義氣。'我當時也並不曾留意。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