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蜀山劍俠 卷一上    P 31


作者:平江不肖生
頁數:31 / 158
類別:武俠科幻

 

作者:平江不肖生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蜀山劍俠 卷一上

那後殿旁邊有兩間禪房,正是毛太的臥室。剛剛走到自己窗下,隱隱聽得零雲斷雨之聲。毛太輕輕扒在窗根下一看,几乎氣炸了肺腑。原來他惟一的愛人,他同智通的公妻楊花,白羊似地躺在他的禪床上,智通站在床前,正在餘勇可賈,奮力馳騁,喘吁吁一面加緊工作,一面喁喁細語。

毛太本想闖了進去,問智通為何不守條約,在今天自己該班的日子,來擅撞轅門?後來一想,智通當初本和自己議定公共取樂,楊花原是智通的人,偶爾偷一回嘴吃,也不算什麼。自己寄人籬下,有好多事要找他幫忙,犯不上為一點小事破臉,怒氣便也漸漸平息。倒是楊花背着智通,老說是對自己如何高情,同智通淫樂,是屈于凶威,沒有法子。今天難得看見他二人的活春宮,樂得偷聽他們說些什麼,好考驗楊花是否真情。

便沉心靜氣,連看帶聽。誰想不聽猶可,這一聽,酸氣直攻腦門,几乎氣暈了過去。原來楊花天生淫賤,又生就伶牙俐齒,只圖討對方的好,什麼話都說得出。偏偏毛太要認真去聽,正碰上智通戰乏之際,一面緩衝,一面問楊花道:「我的小乖乖,你說真話,到底我比那廝如何?」

毛太在窗外聽到這一句,越發聚精會神,去聽楊花如何答覆。心想:「她既同我那樣恩愛,就算不能當着智通說我怎麼好,也決不能把我說得太稀鬆。」誰想楊花聽罷智通之言,星眼微揚,把櫻桃小口一撇,做出許多淫聲浪態,說道:"我的乖和尚心肝,你不提起他還好,提起那廝,簡直叫我小奴家氣得恨不能咬你幾口才解恨。想當初自蒙你收留,是何等恩愛,偏偏要犯什麼脾氣,情願當活忘八,把自己的愛人,拿去結交朋友。

後來你又捨不得,要將小奴家要回,人家嘗着甜頭,當然不肯,才說明一家一天。明明是你的人,弄成反客為主。



  
你願當活忘八,那是活該。可憐小奴家,每輪到和那個少指沒手的強盜睡,便恨不得一時就天亮了。你想那廝兩條毛腿,有水桶粗細,水牛般重的身體,壓得人氣都透不過來。也不知他碰到什麼大釘子上,把手指頭給人家割了兩個去,叫人見了都噁心。


  

虧他好意思騙我,還說是小孩時長瘡爛了的,這話只好哄別人,小奴也會一點粗武藝,誰還看不出來,是被兵刃削去了的?我無非是聽你的話,想利用他,將來替你賣命罷了。依我看,那廝也無非是一張嘴,未必有什麼真本事。我恨不能有一天晚上,來幾個有能力的對頭,同他打一仗,倒看他有沒有真本領。如果是稀鬆平常,趁早把他轟走,免得你當活忘八,還帶累小奴家生氣。

"

她只顧討智通的好,嘴頭上說得高興,萬沒想到毛太聽了一個逼真。智通也是一時大意,以為毛太出去尋周淳,也和上回一樣,一去十天半月。兩人說得高興,簡直把毛太罵了個狗血淋頭。毛太性如烈火,再也忍耐不住,不由怒從心上起,惡向膽邊生,再也無心計及利害,喊一聲:「賊淫婦,你罵得我好!」話到人到,手起處一道黃光,直往楊花頭上飛去。

楊花沒曾想到有這一手,喊聲:「噯呀,不好!師父救命!」智通出乎不意,倉猝間,也慌了手腳,一把將楊花提將過來,夾在脅下,左閃右避。毛太已下決心,定取楊花性命,運動赤陰劍,苦苦追逼。幸而這個禪房甚大,智通光着屁股,赤着腳,抱著赤身露體的楊花,來回亂蹦。也仗着智通輕身功夫純熟,跳躍捷如飛鳥,不然慢說楊花性命難保,就連他自己也得受重傷。

可是這種避讓,不是常法,手上還抱著一個人,又在肉搏之後,氣力不佳,三四個照面,已是危險萬分。正在慌張之際,忽然窗外一聲斷喝,說道:「師父何不用劍?」話言未了,一道白光飛將出來,將毛太的劍光敵住。智通因見毛太突如其來,背地說好友陰私,未免心中有些內愧。又見楊花危急萬分,只想到捨命躲閃,急糊塗了,忘卻用劍。

被這人一言提醒,更不怠慢,把腦後一拍,便有三道光華,直奔黃光飛去。楊花趁此機會,搶了一件衣服披在身上,從智通脅下衝出,逃往複壁而去。

毛太忽見對頭到來,大吃一驚,定眼看時,進來的人正是知客了一。原來了一因為來了一個緊要客人,進來稟報智通,誰想走到房門口,聽見楊花哭喊之聲。他本來不讚成他師父種種淫惡勾當,以為楊花同上回一樣觸怒智通,他恨不能他師父將楊花殺死,才對心思。打算等他們吵閙完後,再來通稟。

欲待回去陪那來客,正要轉身走回前殿,忽聽得房中有縱跳聲音,不由探頭去看,正好看見毛太放出劍光,師父同楊花赤身露體的狼狽樣兒,乃是雙方吃醋火併。暗忖師父為何不放劍迎敵?好生奇異。後來看見毛太滿面凶光,情勢危險,師生情重,便放劍迎敵,毛太見了一放劍出來,哪在他的心上。心想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大閙一場吧。

誰想智通的劍也被勾引出來。那智通是五台派鼻祖落雁峰太乙混元祖師嫡傳弟子,深得旁門真傳,毛太哪裡是他的敵手。不到一盞茶時,那青紅黑三道光華,把毛太的劍光絞在一起,逼得毛太渾身汗流。知道命在頃刻,不由長嘆一聲道:「吾命休矣!」幸喜了一見師父出馬,他不願師徒兩個打一個,將劍收回,在旁觀戰,毛太還能支持些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