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蜀山劍俠 卷二上    P 109


作者:平江不肖生
頁數:109 / 278
類別:武俠科幻

 

蜀山劍俠 卷二上

作者:平江不肖生
第109,共278。
綠袍老祖獰笑了一下,大嘴微動了動,用手朝綠光一指,綠光倏地迸散開來,化成千百點碗大綠火星,包圍着妖物上下左右,不住流轉,只中間有丈許地方,較為空稀。妖婦仍將那半截女屍拾起,再次朝妖物扔去,這次才沒了阻攔。妖物本已等得不甚耐煩,一見食物到來,長爪一伸,抓個正着,似蜘蛛攫食一般,鉗到尖嘴口邊,闊腮張動,露出一排森若刀劍的利齒,一陣啃嚼,連肉帶骨,吞吃了個淨盡。吃完以後,又亂飛亂叫起來。

妖婦早又把地上幾具婦人屍首和一些殘肢剩體,接二連三扔上去,照樣被妖物嚼吃。直到地下只剩一攤攤的血跡,才行住手。那妖物吃了這許多人肉,好似猶未盡興,仍望着綠袍老祖和妖婦張牙舞爪,亂飛亂叫。妖婦又不住向綠袍老祖撒嬌送媚,意思是看著妖物吃人有趣,還要代妖物要些吃的。



  
綠袍老祖忽然面色大變,大嘴一張,怪嘯聲音又從地底透出。不多一會,先前六個妖人又從洞口現身,待要下入穹頂,一眼看到穹頂裡面綠袍老祖神氣,各自狂吼了一聲,比電閃還疾,穿出洞去。氣得綠袍老祖發狠頓足,嘯聲越厲,兩隻鳥爪不住亂伸亂舞。六個妖人想已避去,始終不見再行進來。

笑和尚見這些妖人才一現身,又行退出,正猜不透這一群惡徒是什麼用意。那綠袍老祖見手下妖人竟敢不聽指揮,玄牝珠要照顧妖物,運用元神去追他們,又防妖婦被文蛛傷害,萬分暴怒。猛一眼看見身旁妖牌上面釘着的唐石,立刻面容一變,顫巍巍搖着兩條長臂,慢騰騰搖擺過去。那唐石先前早已觸目驚魂,心寒膽裂,這時一見這般情狀,自知不免慘禍,益發嚇得體顫身搖,一身殘皮敗肢,在令牌上不住掙扎顫動。

綠袍老祖因取媚妖婦,急切間尋不出妖物的食物,門下妖人又揣知他的用意不善,望影逃避。恰巧唐石未曾放入寒泉,正用得着。慘毒行徑原是他的家常便飯,哪有絲毫惻隱之心。妖婦更是居心令他師徒自殘,好減卻他的羽翼,反倒在旁慫恿快些下手。

唐石連絲毫都沒敢抵抗,被綠袍老祖收了牌上妖釘,伸鳥爪一把抓起,先回到位上,摟抱妖婦坐定。然後將綠光收回,罩住自己和妖婦,將唐石扔出手去。那妖物文蛛雖享受了許多殘屍敗體,因受法術禁制,方嫌不甚稱心,一旦恢復了自由,立刻活躍起來,先朝綠袍老祖飛去,飛近綠光,不敢上前,正在氣憤不過,爪舞吻張,大噴毒氣。一眼看見唐石從綠袍老祖手上飛起,如何肯舍,連忙回身就追。


  

人到臨死時節,無不存那萬一的希冀。唐石明知惡師拿他殘軀去喂妖物,穹頂封鎖緊嚴,逃走不出,還是不甘束手去供妖物咀嚼。把心一橫,竟和妖物一面逃避,一在抵抗起來。逃了一會,暗忖:"老鬼如此惡毒,起初不敢和他抗拒,原想他稍動哀憐,早日將自己兵解,可少受許多非刑。

誰知臨死,還要將自己葬身妖物口內。穹頂封閉嚴密,逃也無用,反正免不了這場慘禍,何不拚死將妖物除去,也好滅卻老鬼一些威勢。"想到這裡,不由略遲了一些,妖物已疾如飄風,趕將過來。身還未到,一口毒霧早如萬縷彩絲一般,噴將出來。

唐石元神受禁,本能已失,僅剩一些旁門小術,如何是妖物敵手。未容動手施為,猛覺雙目昏花,一陣頭暈,才知妖物真個厲害。想要轉身已來不及,被妖物兩隻長爪大鉗包圍上來,夾個正着。唐石在昏迷中望見妖物兩隻怪眼凶光四射,身子業已被擒,自知必死,面容頓時慘變。

當時也不暇思索,忙將舌尖咬碎,含了一口鮮血,運用多年苦功煉就的一點殘餘之氣,直朝妖物的頭上噴去。這種血箭,原是邪教中人臨危拚命,準備與敵人同歸於盡的厲害邪法。非遇仇敵當前,萬分危迫,自己沒了活路,連元神都要消滅時,從不輕易使用。

綠袍老祖以為唐石已成瓮中之鱉,又有自己在旁監察,妖物文蛛何等厲害,何況唐石又失了元神,豈是它的對手。一時疏忽,萬沒料到唐石還敢施展這最後一招辣手。眼看妖物長爪大鉗將唐石夾向口邊,忽然紅光一閃,一片血雨似電射一般,從唐石口裡發出。知道不妙,忙將手一指,頭上綠光飛駛過去。

妖物二目已被唐石血箭打中,想是負痛,兩爪往懷裡緊緊一抱,接着又是一扯,唐石竟被妖物扯成兩片,心肝五臟撒了一地。妖物一隻爪上鉗着半片屍身,夾向口邊,闊腮動處,頃刻之間嚼吃了個淨盡。再看妖物,仍在亂叫亂舞,兩隻怪眼凶光黯淡,知道受了重傷。綠袍老祖恨到極處,將手朝綠光指了一指,便見綠光中出現一個小人,相貌身材和唐石一般無二,只神態非常疲倦。

落地以後,似要覓路逃走。逃不幾步,綠袍老祖將口一張,一團笆斗大的火噴將出去,將那小人圍住,燒將起來,先時還見小人左衝右突,手足亂動。那綠火併不停住,小人逃到哪裡,也追燒到哪裡。未後小人影子越燒越淡,頃刻之間,火光純碧,小人卻不知去向,只剩文蛛像鑽紙窗的凍蠅一般,繞着穹頂亂撲亂撞。

綠袍老祖忽又怪嘯兩聲,從穹頂後面壁洞中又飛出一個妖物,輕車熟路般飛到穹頂前面,煙光閃處,飛入穹頂。笑和尚一見那妖物生得大小形狀與文蛛一般無二,只爪上綠火星與圍身煙霧不如遠甚,不由大吃一驚。暗忖:「這妖物聽說世上只有一個,哪裡去尋出這一對來?」正在尋思,那妖物已飛到綠袍老祖面前,闊腮亂動。綠袍老祖獰笑了一下,將手一指,妖物身上妖霧忽然散盡,落下一個紅衣蠻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