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蜀山劍俠 卷二上    P 111


作者:平江不肖生
頁數:111 / 278
類別:武俠科幻

 

蜀山劍俠 卷二上

作者:平江不肖生
第111,共278。
尤其是除妖時節,穹頂內尚伏有那倪姓的妖婦,雖然封閉嚴密,不能走出,可是笑和尚、石生也是無法飛進。妖婦一見文蛛飛出,誤觸埋伏,必用妖法驚動綠袍老祖。此時下手稍遲,被綠袍老祖飛將回來,玄牝珠綠光一照,靈符便失了效用,不但妖物難斬,還有性命之憂。大敵當前,險難正多,除了石生,餘下三人俱都小心翼翼。

幾番計議籌劃,惟恐閃失。直談到次日黎明,算計時辰快到,笑和尚同了石生,先往柬帖上所說的暗谷裡去探機密。二人走有半個時辰,金蟬、莊易也隨後動身而去。



  
且說笑和尚、石生二人隱形借遁飛往百蠻山主峰的南面,照柬帖所指的暗谷之中落下一看,那谷形勢異常險惡,叢林密莽間,到處都是毒嵐惡瘴,穢氣鬱蒸,陰森森一片可怖的死氣。陽光射到谷裡,都變成了灰色。除了污泥沮泇中,不時遇見毒蟲惡蝎,成圍大蟒,在那裡盤屈婉蜒,追逐跳躍外,靜蕩蕩的,漫說人影,連個鳥獸之跡都無。笑和尚因為時光緊迫,急於尋找綠袍老祖的叛徒,也無心去除那些蟲蟒,拉了石生一同往谷的深處飛去。

那谷是個螺旋形,危崖交覆,怪木參天,古藤蔽日,越往裡走越暗,眼看走到盡頭,了無跡兆。正在着急,忽聽一種怪聲自遠處傳來,側耳細聽,彷彿人語。循聲追去,徑從一處岩壁縫裡發出,外有藤蘿遮蔽。揭藤一看,現出一條寬有二尺的夾衙,壁苔綉合,草氣熏人。

深入了半裡光景,耳聽水聲潺潺,面前忽然開朗,碧樹挺生,野花競麗,水秀山幽,景物甚是清淑。

舉目凝望,隔溪對面山崖腳下有一洞穴,那怪聲便從洞中發出,時發時止,只是聲音尖厲,聽不清說些什麼。

笑和尚知那洞中必有妖異,仗着靈符隱身,不怕被人看破,便同石生往洞中飛去。裡面一片暗紅,光焰閃閃。定睛一看,那洞深廣約有數丈。當中洞壁上釘着一個妖人,認出是綠袍老祖門下叛徒之一。


  

面前有四面小幡,妖火熊熊,正在圍着那妖人身子焚燒。雖沒見燒傷哪裡,看神氣卻是異常苦痛,不住呼號,掙扎悲嘯。心想柬上所說,必是此人。還未及上前問訊,那妖人已經覺出有了生人進洞,忽然停了悲嘯,怪聲慘氣地說道:"來的生人,莫不是想除綠袍老鬼的麼?你的隱身法很好,老鬼法術厲害,你也無須現身。

如能應允我一件事,我便助你一臂之力。「笑和尚見他覺出形跡,便喝道:」綠袍老祖凶惡狠毒,你們是他門下,一有不對,便受這種暴虐非刑,想必已知悔悟。如能改惡向善,向我等泄了機密,相助成功,我便救你脫難。「那人聞言,冷笑道:」我雖不知你們有何本領,要說除他,除了極樂真人還在人間管閒事,別人再也休想,救我脫難更是休提。

要不是他如此厲害,我等或逃或叛,早已下手,不再受這種度日如年的痛苦,還等你來?我不過想和你們交換,少受些罪罷了。「笑和尚道:」既不能除他,助我何用?"

言還未了,妖人已搶着說道:"以前曾有一個小和尚和一個小孩來盜文蛛,想是受了高人指教,怕他將來如虎添翼,先期下手。他迷戀女色,自恃本領,沒人敢捋虎鬚。彼時又恰巧我大師兄辛辰子前來報仇,本可乘他不備,如願以償。不想來人不明地理與這裡機密,未盜成文蛛,差點送了性命,還害我們多受老鬼一番疑忌。

雖說未等他下手禁制,見機逃走的也有好些,早晚仍是要遭他毒手。昨日他因討好淫婦,將我等二次喚入寢宮,去喂文蛛。我等明知逃走不脫,不過當時進內既是必死,何如暫且避開。萬一事過境遷,他想起正在用人之際,不宜多殘同類,饒了我們,豈不又可苟延殘喘?誰知老鬼真個心毒,事後一個也未倖免。

因為元神早被禁制,容易追尋,一個個俱被他用法術分別釘住身軀,用各種惡毒非刑,先擺佈了個夠。未後再將我等生魂元神去煉一種厲害法術。現在他用陰火燒我,並非沒有破法。只是此火一滅,他立刻現身追來,那時連你也逃不脫,要想救我,如何能成?我只希望早死,只盼有人能暗入他的寢宮後面陰風前洞,將妖物文蛛除了。

一是去掉他的羽翼,稍息心頭之忿;二則妖物一死,他那種狠毒妖法便煉不成,留下我等無用,必然早日處死,可以少受許多罪苦。那陰風洞有他法術封鎖,即使進去,不識途徑,誤走陰風洞後戶金峰崖,那裡有蠻僧雅各達幻化的假文蛛為餌,更埋伏有極厲害的妖法。一中埋伏,地水火風同時發動,必將來人化為灰粉。要進此洞,非會本門法術和我們用的六陽定風幡不可。

昨日老鬼處治我們,色蒙了心,竟然沒有收去我們隨身的法寶。那文蛛藏身的空壁上面有一石匣,內中有十來根三寸六分長的小針,每根針上釘着一小塊血肉。你從右至左,數到第六根針上,下面釘着的便是我的元神。你只要將針一拔去,我這裡雖然軀殼被陰火焚化,身遭慘死,元神卻得遁走轉劫,不致消滅。

不過拔那根針,比除文蛛還難得多。此針一拔,老鬼就到,被他玄牝珠照住,休想脫身,最是危險。我將死之人,自知罪大惡極,該有惡報。不說明,連累了你,也救不了我,所以明說在先。

如自問法力不行,就作罷論。你如敢去,你只要答應我除了文蛛之後,代我將那根針拔去,不但傳你解法和那面六陽定風幡,萬一僥倖,脫劫轉生,異日相遇,必報大德。我知你們正教中人不打誑語,如能應允,現在正是老鬼行法入定之際。你如到了他的寢宮,必見他端坐在那裡,似有知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