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蜀山劍俠 卷二下    P 6


作者:平江不肖生
頁數:6 / 368
類別:武俠科幻

 

蜀山劍俠 卷二下

作者:平江不肖生
第6,共368。
然後起身與二鳳交拜天地道祖之後,再行分別與眾行禮。

眾人除慧珠早經初鳳說明外,三鳳、冬秀俱都蒙在鼓裡。加上金須奴得寶不私,恰好又是六件,正好各得其一,不由減了敵視之心。不料初鳳說出這番話。現時初鳳不但道力高深,不由眾人不服。


對於眾姊妹更是言溫理正,身端容肅,儼然表率,三鳳、冬秀本已日益敬畏。再加事起倉猝,初鳳又說出本人已為宮中之長,言出法隨等語。二人事前沒有商量,一心只在盤算寶物,聞言雖甚為駭異,誰也不願首先發難。見初鳳說時,二鳳滿面淚容,以為她以主配奴,必不甘願,料初鳳決難勉強。

滿想等二鳳一開口,再行群起出言阻撓。誰知二鳳只流了兩行珠淚,竟是一言不發,就隨了金須奴交拜起來。幾次想發話,又不好出口。末後想要勸阻,已是不及,只得隱忍過去。

初鳳等二鳳、金須奴與眾人分別行禮之後,又對眾人道:"後苑之中,已由慧珠姊姊設下酒食。那酒也是慧姊從人間學來方法,用宮中異果制的。我們雖不必效那世俗排場,禮節總不可廢。加以妹夫多年勞苦功高,今日總算劫難完滿,又新得了許多寶物,正好給他夫婦二人賀喜,就便大家也嘗嘗新。

我還有許多話,且到後苑落座之後再說吧。"

眾人便隨初鳳到了後苑。三鳳見一張珊瑚案上,早排滿了酒果之類,怪不得適纔黃晶殿煉寶,初鳳、慧珠俱不在側。這才知道初鳳、慧珠固是早有安排,便連二鳳也久已承諾了,所以初鳳一說,便無異詞,只瞞着她和冬秀二人。越想越氣,只是不好出口,不住朝冬秀以目示意,陪坐在旁,一言不發。


初鳳明白二人心意,不願大家日後還是犯心,只想不出用甚法兒給雙方釋嫌修好。二鳳見初鳳歡飲中間,忽然停杯尋思,偶想起那六件寶物尚在前殿,便問初鳳怎樣分配。初鳳聞言,猛想起適纔金須奴獻那六寶時,三鳳神氣甚是垂涎,只要把她一人感動,冬秀自無話說。便命三鳳往前殿取來,大家看了,再行定奪。

三鳳巴不得自己先挑選一番,便笑道:「那些寶物件件霞光閃閃,想必不是尋常。如能知道用法,豈不更好?」金須奴便將得寶時,壁間所載用法,大半俱已記下,只龍雀環、璇光尺兩件,原嵌在一處,剛取到手,便聽白真人示警,匆匆遁走,沒顧得細看壁間符偈用法等語說了。三鳳好以小人之心度人,暗忖:"白、朱二人既以全寶相贈,怎便忙在一時?偏是自己愛那柄短尺,他卻不知用法,哪有這種巧事?分明知道這兩件寶物最好,故意不肯說,以便別人不要,據為己有。少時分配,定和冬秀要這兩件,豁出去自己再破些時苦功,重行祭煉,也是一樣使用。

"主意打定,推說要冬秀相陪,以便搬取,拉了冬秀徑往前殿。

二人走後,金須奴不敢瞞着初鳳,便將寶物實數說了,只靈丹一層未說。初鳳正覺寶物乃金須奴所得,他雖謙讓,分與眾人,於理不合,但又想借贈寶給大家釋隙和好,一時難以委決,聞言甚喜。一會三鳳和冬秀各捧三寶回席,交與初鳳。初鳳重給大家傳觀之後,說道:"妹夫親身犯險跋涉一場,此寶又經白、朱二仙指明贈他一人,論情理原不該分給大家。

一則今日妹夫、二妹嘉禮之期;二則妹夫情意殷殷,定要分給每人一件,過分謙謝,反倒不似自家人情分。家庭私誼,俱是以大讓小,不比修道守法,以長為尊。這些寶物,俱是新得,我等俱未用過,莫測高深。且由妹夫說明用處,再由冬秀、三妹、慧珠姊姊依次挑取,我與寶主殿後如何?"三鳳、冬秀早已在前殿商量好要哪兩件,正愁初鳳分配不能隨心所欲,此舉正合心意,高興自不必說。

別人知道初鳳用意,更無異詞。便由金須奴取寶在手,一一解說試演。

除那兩件不知用法以外,其餘四件,以一件名為煉剛柔的,看去最為厲害。此寶形如一個鷄心,中有鵝卵大小,顏色鮮紅,表裡透明,只有許多芝麻大小的黑點,通身細孔密佈,其軟如棉,也不知是甚麼東西煉成。一經使用,便飛出一片脂香,萬縷彩絲。另由那針眼細孔中射出一種又粘又膩,顏色清明,香中略帶腥咸之味的汁水。

敵人法寶飛劍,除了一種西方太乙純金之精煉成之寶,是它的剋星外,餘下只一沾上,立時百煉鋼化為繞指柔,墜落地上。另三件一名銷魂鑒;一名煩惱圈;一名遁形符,是兩面竹簡,可以分合。具有妙用,且待後文詳敘。

三鳳、冬秀等金須奴說完,仍是取那預定之寶:三鳳取了那璇光尺,冬秀取了那龍雀環。慧珠倒取了那煉剛柔,初鳳取了那遁形竹簡,將剩下的銷魂鑒、煩惱圈仍還給金須奴與二鳳。重新開懷暢飲。

眾人取完寶物之後,金須奴見三鳳只管拿着那璇光尺擺弄,霞光閃閃,幻成無數連環光圈,與別的寶物不同。暗忖:"此寶取時,最後嵌在龍雀環的後面,甚是隱秘,正看偈語用法,便即聞警遁走,彷彿壁間有‘璇功萬象’幾字。起初沒打算將寶物隱起一半,適纔在宮外和二鳳見面,匆匆挑選,只檢那名好和自己略知深淺的藏起,不曾細考。因為這尺不知用法,沒有在意。

及至出了手,才覺出珍奇有異,偏又落在三鳳手中。「不由便對那尺多望幾眼。三鳳原就留心,這一來,更以為不出自己所料,兩下嫌隙始終仍未解除。初鳳在席上又說:」據我連日暗中參悟,眾人只能修到散仙地步。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翰林院不只用讀的,還可以用聽的。
翰林院已優化版面配置,使聽小說更純淨。
搭配PC 版Chorme擴充功能 (文字語音朗讀助理)或手機版 朗讀APP,翰林院的內容不只可以用來閱讀,還可以用來聆聽。適度調整朗讀速度與音調,就可以享受到最美妙的聽小說的體驗。

翰林院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